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六十四章 总进攻(2/3)
一本读|WwんW.『yb→du→.co
    这就是韩世忠?

    这个时代的最后一个名将也终于出现。

    方牧眯起眼睛打量远处甲板上这人。

    韩世忠看上去年龄也不算大,但气势很足。

    仔细观察韩世忠的属性,方牧估算了一下,如果达成条件,所有增幅统率的属性叠加在一起居然有120点统率值这么夸张的数字。

    就算比之火力全开的岳飞也只差一点。

    只不过韩世忠想要所有天赋全部激活的条件比岳飞要苛刻很多。

    岳飞只需要效命君主以主帅的身份出征就能激活所有天赋。

    而韩世忠想要同时满足所有天赋的条件就是:韩世忠要率领不足百人的水军设下埋伏然后冲阵,条件不可不谓苛刻。

    而且虽然统率值提升了,但军队却不足百人,有时候反倒不如统率值低几点率领更多的军队正面出征的威胁大。

    方牧收回视线。

    “我去会会他。”阮小二欲要出战,方牧赶紧让人将阮小二拦下。“不可冲动,敌将实力莫测,不可轻敌。”

    两人实力相差有点大,阮小二现在去怕是送人头。

    毕竟阮小二的身份和韩世忠差别太大,一人是中兴四将排名第二的韩世忠,在整个宋史中都位列前茅的顶尖大将,另外一人却只是水泊梁山的水军头领。

    “大帅莫不是看不起我阮小二。”阮小二不服气。

    方牧眉皱眉。

    “你在质疑我?”

    “不敢。”阮小二说道。

    “你要是想去就带上你两位兄弟为你掠阵。”方牧说道。

    “阮小二必为主公取来韩世忠人头。”阮小二志满意得。

    当即阮小二上了船只与两位弟弟一同出战。

    咚、咚、咚~

    两军战鼓擂动。

    见到将军出战,两军将士杀喊震天擂鼓助威。

    “韩当,庞万春,花荣,你们三人做好接应准备。”方牧对身侧三将说道。

    两艘战船缓缓靠近,双方船只上都无人出箭,形成了一种默契。

    咚——

    战船相接甲板碰撞,船上不少普通士兵一个踉跄扶住身旁能扶的东西。

    而站在甲板上的阮小二和韩世忠两人却没有丝毫晃动。

    忽然阮小二跳起,从腰间拔出冷冽的玄铁太岁刀。

    “我乃立地太岁!”银色弯刀划过一道修长的银弧。

    当!

    韩世忠双手持刀交叉格挡下这一刀。

    阮小二借力向后一跃重新落在甲板上重新用力一点脚后跟化作残影冲出!

    一个呼吸间斩出六刀。

    扫、挑、劈、砍、截、挂。

    韩世忠中气十足,呼吸平稳方定。

    动作看上去不快,但却稳扎稳打接下六刀。

    刀锋一转,鸳鸯子母双刀一转,母刀横扫点向阮小二眉心,逼得阮小二不得不招架还退,而子刀却又快又急一刀刺出。

    阮小二手臂被刺伤,韩世忠翻身一脚踢飞阮小二,后脚跟重踩甲板向前一跃,“斩!”

    母刀重劈!

    阮小二一个驴打滚躲过这一刀。

    这一刀劈开甲板,引得木屑轰碎。

    “跑什么!”韩世忠欺身上前就要赶尽杀绝,一侧掠阵的阮小五和阮小七见大哥吃亏赶紧上前救援。

    三招过后阮小七被一刀重伤,阮小五险些毙命。

    远处飞来三箭逼退韩世忠。

    阮小二赶紧带上兄弟两人向后撤退。

    韩世忠没有追杀三人,持刀立于甲板之上,朗声说道:“可还有人敢战。”

    “威武!”“威武!”“威武!”

    岸边朝廷将士见到韩世忠一人逼退三人,顿时士气大振,高喝威武。

    宗泽军上空的军道煞气翻滚壮大了一丝。

    而方牧这边的军道煞气却是被削弱了一丝,削弱的这一丝煞气融入了宗泽军。

    “还请主帅责罚。”阮小二狼狈跪在地上,若不是主帅派人接应他必死无疑。

    “程普,你去。”方牧也不看跪在地上的阮小二,只对身后程普说道。

    程普当即领命。

    那韩世忠虽猛却没有突破炼气化神,只是炼精化气巅峰,程普在这一年里已经突破到了炼气化神,压制韩世忠一头绝对没有问题。

    现在的程普虽然没有达到正常状态下的历史巅峰武力值,但也差不多等同于当初跟随孙坚在虎牢关下的状态。

    反倒是韩世忠现在不过才是少年,离那赫赫有名的韩忠武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甚至和岳飞相比现在的他都要稚嫩许多。

    程普上阵后与韩世忠交手二十回合后就占据上风,四十回合后韩世忠祥装败走然后想杀程普一个回马枪,但硬实力差距在此,尤其是跨了一个大境界,虽然击伤了程普但韩世忠也重伤逃离。

    适才阮小二战败被掠夺的那一丝军道煞气重新回归方牧阵营。

    战败韩世忠后程普归军其他人见他的眼神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尤其是程普所在的水师,军中信奉强者,来到水军一年的程普终于凭借自己实力在战场上立下功劳。

    方牧自是乐见其成,只有立下功劳他才能名正言顺的让程普和韩当领导水军。

    “方腊一方的高手比预料中的还要多。”宗泽说道,眉头紧锁,本以为庆国余孽能牵扯不少兵力,没想到就算如此方腊军也能派出这么多的军队,而且军中还有未曾出现过的高手。

    知道方牧不是虚张声势后宗泽军陷入了冷静。

    接下来一段时日宗泽军继续日夜建造船只,同时依靠河边建立大营。

    同时加强巡逻,尤其是对上游排查更是密集。

    无论是方牧一方还是宗泽都没有再用水攻的想法,他们都只是戒备对方使用水攻。

    这种方法偶尔用用奇计尚可,若是真把这个当成“必修”,怕是把别人都当成傻子。

    两军一直对峙平静了一个月。

    宗泽在等,他在等河边的战船和水战器械建造足够多的数量。

    方牧也在等,他在等张任和张绣和张郃这“三张”将庆国的余孽清理干净,等到内部稳定后率领大军前来汇合,和自己双面夹击宗泽。

    “不能继续等了。”宗泽拿到情报,情报之中讲道原庆国地盘上的叛乱即将被平定。

    等到那边腾出手来自己面对的敌人将会更多。

    “今夜渡河袭营,韩世忠、高冲汉,你们二人领一百战船三万大军为先锋左军先行渡河扰乱敌军大营!”

    宗泽下达命令。

    “关胜、张清,你们二人领手下各部将领率一百战船为先锋右军,与韩世忠配合。”

    “其余诸将随老夫领中军渡河,此战势胜!否国危矣。”宗泽沉声说道。

    “是!”

    营中诸将领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