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六十六章 名将末路
一本读|WwんW.『yb→du→.co
    “咄!咄!”宗泽领军杀来,船只乘风破浪,数万精兵登录战场,宗泽军旗一摇,万军上空一面黑色的军旗虚影浮现。

    黑旗舒展,带来漫天狂风。

    “军道——助风。”宗泽高呼。

    大旗翻滚,下一刻从云端上飞下没入军队之中直接将军队里的所有人全部覆盖。

    随后船只速度骤然加快,顺风而行的将士带着高昂的战意化作洪流。

    “战战战。”受到军魂加持的数万大军势如破竹,连续攻破两道防线,眨眼间宗泽率领的大军就杀至中军。

    岳飞不敢大意,当下也凝聚背嵬军军魂。

    岳家军之最方为背嵬。

    习习谷风,维山崔嵬。无草不死,无木不萎。

    憾山易憾岳家军难,山下枯冢,坟前亡魂,背山而行,方为背嵬。

    背嵬军上空,一道翅生风雷,手持枪旗的军魂昂然而立。

    “这是背嵬军的军魂。”方牧第一次在战场上见到岳飞军队的军魂。

    自上战场后方牧见过也有三种军魂,每一种都是不同的类别。

    比如种师道种虎卫凶虎军魂、宗泽麾下的黑色大旗军魂,岳飞的人形近似神话生物的军魂。

    仅仅这三种就覆盖了兽、神、器的范畴。

    两支精锐撞在一起。

    看得方牧眼皮子一跳。

    不愧是精锐,换做一般的军队受到这么惨烈的战斗就直接军心崩溃四散而逃了。

    但这两支军队就仿佛没有感情的战争机器,钢铁和血肉的洪流碰撞在一起,溅起血液无数。

    喷溅的鲜血覆盖在盾牌、盔甲上。

    两支军队没有丝毫后退的意思,疯狂的咆哮、大吼。

    强壮的军士扛着盾牌重重砸上去,发出咚咚的闷响。

    沉猛的大刀落下,盾牌被砍出豁口,盔甲被掀开。

    后方紧接着刺出粗大的长枪,盔甲扭曲变形,然后砰然破碎。

    杀!杀!杀!

    杀喊声呼啸。

    这里的声势盖过了周围其他的战场。

    背嵬军在扛过最初的一波冲击后逐渐落入下风。

    终究背嵬军成立的时间太短,和宗泽的开封禁军相比差距最大的就是时间。

    这一支开封禁军是新宋这上百年的积累。

    开封府号称拥有八十万禁军,这开封禁军就是从历年历代中挑选的精锐。

    所以这一支精锐足足拥有三万人!

    但也因为开封禁军的特殊之处,能够指挥这支军队的不止宗泽一人。

    因此这一支军魂大军有着一丝缺陷。

    “冲击!冲击!冲击!”宗泽手持长剑立于马背上长啸。

    岳飞眯起眼睛,宗泽虽然指挥三万大军冲击,但他发现宗泽的指挥并不圆润。

    有时候一道命令传递出去需要不短的时间才能反应过来。

    就像是一头反应迟钝的巨兽,虽然神力无穷皮糙肉厚,但大脑却有那么一些迟钝。

    在岳飞指挥下背嵬军分散开。

    然后绕着开封禁军旋转,以游击之势攻击开封禁军。

    开封禁军在岳飞改变了战略后伤亡逐渐加重。

    但相比于开封禁军的整体数量背嵬军还是有所不如。

    宗泽被限制后当即立断破局,选择放弃背嵬军,转而屠杀周围其他普通士兵,以尽可能消灭有生力量。

    关羽领军击溃关胜韩世忠后调转马头杀向宗泽。

    “程普、韩当,你们两将率领水军绕后,截住他们去路。”

    “末将遵命。”

    关羽领兵从斜侧杀入开封禁军之中。

    进入开封禁军后关羽发现这支军队似乎要比他之前遇见的种虎卫要“弱”。

    不是整体战斗力,而是单个战力上要弱一些。

    对他来说这种军队反而更好对付一些,因为他更轻松的就能冲入深处。

    万军之中关羽左右突进,青龙偃月刀极为明显。

    “杀!”

    关羽连斩数将,离宗泽越来越近。

    宗泽皱眉,双手一沉,周围大军之中升腾出氤氲的黑雾,黑雾覆盖方圆数里,下一刻向内收缩,化作黑色雾气囚牢将关羽困在中间。

    “军道——画地为牢。”

    关羽一刀斩出,黑色雾气囚牢很有弹性的向外收缩,关羽哪怕用尽全力也不能寸进分毫,他只好收回青龙偃月刀。

    此刻的关羽只有本身的武力值,他想要施展出刚才那一刀,却不知为何怎么都用不出来。

    而黑色的雾气不止是困住了里面的关羽,也挡住了外面的其他攻击。

    有士兵对关羽射箭,但箭矢落在囚牢上被黑雾挡下。

    这个囚牢没有攻击力,就是单纯的困住关羽,同时也挡住所有想要穿过囚笼的物理形态的攻击。

    “受死!”就在关羽被困住后,斜侧里又杀出杨再兴、杜壆、孙安三将。

    三将单个比较目前比不了关羽勇猛,但联手之下对开封禁军来说威胁不在关羽之下。

    宗泽脸色微变,可惜他身边已无将可用。

    若是能再有两将他都能拦下这三人。对现在的他来说就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唯一的手段画地为牢也用给关羽。

    宗泽长叹一声,有种无力可施的感觉。

    他自信不弱于人,可苦于手中无人可用。

    当杨再兴近了之后宗泽主动持剑迎敌,他不愿逃走,身边左右将士拼死保护宗泽。

    三十招后杨再兴一枪将宗泽击落下马。

    随着宗泽落马,困住关羽的画地为牢也随之消散。

    自此这位庇佑了新宋上百年的老将再无力回天。

    这场战争持续了整整三个时辰。

    尸体飘浮在河面上,遍地浮尸。

    血染红了这段江水。

    宗泽、韩世忠、张清、关胜被俘,其余诸将死伤无数。

    斩敌首五万六千余具,俘虏六万七千人余人。

    剩余敌人尽皆失踪或是逃散,因为就在浑江边上,还有些人沉入江中暂时未被统计出来。

    大营之中,方牧分别单独接见了四人。

    其中张清和关胜倒是被轻松劝降。

    韩世忠态度暧昧,没有轻易投诚。

    宗泽态度坚决,一心求死。

    宗泽淡淡说道,“活了这么久老夫也活够了,功名利禄尽诱惑不了老夫,不过一死而已,你给老夫一把剑,老夫还当你是个汉子。”

    “宗泽老将军不想看看更高层次的风景?我们大永有气运增幅修行,您老绝对能更上一层楼。”方牧说道。

    宗泽平静说道,“若是早三十年或许老夫就心动了,但现在...给老夫一个痛快吧。”

    方牧见宗泽态度坚决,便将自己佩剑交给他。

    宗泽接过剑后毫不犹豫拔剑自刎。

    “先王,臣来了。”

    。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