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七十七章 甄家贤婿(1/3)
一本读|WwんW.『yb→du→.co
    “从今天开始,贤婿你是中山无极县人,因为少有大志精通武略深得我欣赏,所以我将小女嫁与你。”甄逸开口说道。

    “虽然名义上中汉朝廷是不禁止他国人才来投,但却很难获得重用。”甄逸说道,“所以就委屈你了,暂时不能暴露你的身份。”

    方牧点头。

    甄逸心底暗叹,如果真的事成了,他甄家恐怕要背上不少的骂名。

    但相比他们甄家能得到的东西,这些付出都是值得的。

    随后甄逸又叮嘱方牧许多,讲了很多需要注意的东西。

    关于方牧的身份其实还算好隐瞒,毕竟如今世界很多人从出生一辈子都不会走出自己出生地方的方圆百里。

    现如今很多东西都是靠口口相传,以他们甄家在无极县的身份地位,只要他这个上蔡令开口再给方牧做一个无极县的户籍,那方牧的身份就盖棺定论了。

    到了甄家,甄逸让方牧入住他家。

    甄府不少下人都好奇方牧等人的身份,甄逸也不解释。

    他招来甄豫和妻子等人,然后将与方牧的说辞告之于他们,“此事定要守口如瓶,别人问及就说方牧是我们无极县人,其他的不用回答。”

    “父亲放心,孩儿定谨记于心。”甄豫双手作揖。

    甄姜手指轻轻捏着衣角,听着爹爹和大兄讨论自己的夫婿,又是羞涩又是紧张,脸蛋红扑扑的,修长白皙的脖子与耳根染上了一层粉色。

    那个人已经到了甄府了吗,怎么来这么快呀。

    虽然不愿想,但脑海中还是情不自禁的猜测方牧的容貌。

    对别人来说只是一纸婚约,但对她来说却是与她将来共度余生之人。

    见得向来落落大方的大女儿这少女怀春的表情,甄逸心底不仅暗叹,当下柔声说道:“姜儿,这段时日你就待在后院,尽量不要去东院那边,成婚以后爹也就不管了,但现在你们还未成婚明白吗。”

    虽然方牧到来是因为特殊情况提前过来,但未成婚的两人还是要尽量避讳见面的。

    “孩儿明白。”甄姜轻声说道。

    让甄逸松了口气的是他之前虽然对外告之了甄姜已有未婚夫之事,但并未说及男方的身份来历。

    知道的人也就他、甄豫、甄姜还有他夫人。

    当初因为顾忌方牧是别国身份,甄逸就连其他六个儿子女儿都不知道方牧的具体来历,在他们眼中这位姐夫是神秘的。

    大小姐的未婚夫来了~

    小道消息迅速传遍甄府,就连无极县外一些有身份消息灵通之人也得到了消息。

    这自然是甄逸有意而为之。

    他本想为方牧造势,但被方牧拒绝。

    东西太多容易露出马脚,现如今还有什么造势的办法能比得过在黄巾之乱中建功立业。

    甄逸又悄悄去了一趟县府,给方牧伪造了一份户籍,自此方牧的身份就落地了。

    “俨哥儿,听说你大姐的未婚夫来你们甄家了,你姐夫长啥样啊?”无极县的一处瓦舍里,几名少年听着戏曲,喝着小酒。

    “不知道,还没见过。”甄俨对还未见面的姐夫感官有些复杂,毕竟这是将自己大姐抢走的男人。

    “诶,你姐姐不是两年前嫁人了吗,你姐夫怎么样?”甄俨对身旁的青衣少年问道。

    “我那姐夫有些古板,每天就知道说些之乎者也。”青衣少年叹了口气,“他也就每天写些文章,这次黄巾贼出现,他吓得直接躲在府里不敢出门。”

    “那你这姐夫不够英雄好汉。”旁边其他两名少年纷纷笑道。

    “我姐夫可不一样,我姐夫从小习武,听说这次黄巾之乱我姐夫已经率领乡勇去抗贼了。”旁边一红衣少年说道。

    “哇,那你姐夫真厉害。”

    “你姐夫叫什么名字,要是将来名动天下我们也能知道是谁。”其他少年嬉笑道。

    “我姐夫是翼州清河玉面枪王俞涉。”少年傲道。

    其他几名少年虽未听说过这玉面枪王的名号,当并不妨碍他们惊讶。

    回到甄府,甄俨心底痒痒,好奇方牧的长相,自己这姐夫是不是如其他伙伴所说长得青面獠牙身高十尺。

    甄俨知道方牧被安排在哪个院子,他故意走过去,到了院墙外就听见院子里传来阵阵风声。

    他好奇的从门缝中望去,就见到院中两人正在交战,动作快得他都看不清动作。

    只能看见漫天残影还有掀起的劲风吹裂头顶的树枝。

    好厉害。

    甄俨眼底有些兴奋,自己明天一定要在其他伙伴跟前好生吹嘘。

    不过院中一共有六人,哪个是姐夫呢?

    甄俨偷偷观察。

    刘锜首先被他排除,这个看上去年龄有些大,听说姐夫比姐大不了几岁。

    张郃也是年龄稍微有些大,但看上去却很成熟。

    然后张宪、高宠、杨再兴、方牧四人年龄差不多,除了那个有些黑黑的高大少年有点憨以外,另外几人看上去都气质不凡。

    甄俨不禁有些羡慕憧憬他们身上的这种他所没有的气质。

    他不知道这是在沙场上才能磨练出来的杀气。

    除了高宠没有杀过人以外,其他几人谁身上没有在战场上背负几十数百条人命。

    “马上要上战场了,高宠你紧不紧张。”杨再兴将手拍在高宠肩上,一副过来的老大哥模样。

    高宠默默的摇头。

    “不紧张就对了,告诉你上了战场就不要怕死,贪生怕死莫入沙场!”杨再兴大大咧咧的说道。

    “再兴。”方牧没好气的喝止了杨再兴,再让他说下去高宠就要被他带偏了。

    不过演义里高宠好像本来也是一个膨胀帝,明明可以躲开的滑车他不躲,非要在山脚下枪挑滑车,他没事但是骑着的马受不了了,马失前蹄让高宠被滑车碾死。

    “你们上了战场一定要听我命令,千万不要杀得兴起就脱离大队伍。”方牧千叮嘱万嘱咐。“高宠,我可是答应你父亲要将你活着带回去的,你有时候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你父亲着想。”

    高宠眼底闪过一丝异色,闷葫芦终于开口。“好。”

    。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