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八十章 残酷的黄巾(1/4)
一本读|WwんW.『yb→du→.co
    “排兵,列阵。”张郃喝道,从张郃身上散发出一种气度,本来有些惊慌的乡勇们逐渐平静下来。

    尽管布阵有些缓慢,但还是以一个稳定的速度布好军阵。

    “军道——虚实无间。”

    “喝!喝!”

    杀喊声中五千乡勇重重叠叠,恍惚间化作无数个虚影,数量骤然倍增。

    “妖术。”

    “有埋伏。”

    黄巾军里没有见识过军道的平民惊呼。

    杨凤知道这是军道神通,眉宇间闪过一丝阴霾。这伙人不似自己想象中的软柿子,但那又如何,就是拿命堆也要把你们打残。反正这些平民的命也不值钱,死了再招揽蛊惑一下又是一大群。

    “这只是幻术,不要被蛊惑了。”杨凤厉声说道,“全军随我冲击。”

    杨凤一马当先在数十名骑兵的掩护下杀向方牧。

    “谁愿出阵斩这杨凤。”方牧问道。

    “我来解决他!”杨再兴兴奋说道。

    “我......”高宠正好说慢了一拍。

    “高宠第一次上战场,正好看看你实力,就让高宠上吧。”方牧对杨再兴说道。

    杨再兴虽然扫兴但也没有拒绝。“行吧,高宠你可要速度点解决他,如果你解决不了那我就出阵帮你。”

    不善言辞的高宠嗯了一声。

    当下提着海碗粗细的大枪拍马出阵。

    望着高宠这极粗的大枪,杨再兴说道,“高宠这家伙的枪有点粗啊,这种枪他用着不滑手么。”

    高宠的大枪和一般人的枪不同,枪口有海碗粗,长足有两丈二。

    正常人一只手根本握不住这么粗的枪杆。

    唯有高宠手掌比常人要大很多。

    这也是他天赋异禀的地方,而且高宠用枪的方式和一般的枪将不同,他无论是使用枪的方式和枪法都有自己的风格。

    “他的枪很......奇特。”张宪说道。

    在场几人用枪的可不少,张郃、杨再兴、高宠、张宪、方牧使用的兵器都是枪。当然在沙场上使用频率最高的武器就是枪。

    “他的枪好像是把枪当成了狼牙棒。”方牧说道。

    两军阵前高宠单手持枪,他抱枪的姿势略微有些奇怪,身体低伏掌心向上,大枪被右手和胳肢拖住。

    “开!”

    高宠一声暴喝。

    大枪被他如那撞城的攻城擂木重重甩出。

    [高宠当前武力值95,雷霆+4,士气增加高昂+4,当前武力值103】

    杨凤听得风声呼啸,瞳孔收缩,这一枪好......重。

    该死,为什么一柄枪会给他一种开山裂石的错觉!

    可恶啊,这是幻术吗。

    我的刀可不比你的枪弱呢。

    杨凤双手持刀护在胸前,主要是高宠的枪太长了,他就算想要以命搏命武器也根本打不到高宠,所以这一招他只能防守,“给我起啊!!!”杨凤面目狰狞牙关紧咬。

    铿!!!

    大枪重重撞在长刀侧面,狂暴的巨力有如洪荒猛兽猛甩巨尾横扫山峦。

    狂暴的神力贯穿了杨凤周身奇经八脉,胸口一沉如压上了一块巨石。

    “啊!!!”

    杨凤被这一枪直接从马背上顶飞。

    整个人拖着大刀向后倒飞。

    高宠赶着马举着枪一路疾驰,枪尖上是手持大刀的杨凤顺着惯性飞了十几米后被高宠一枪抛飞,摔在地上滚了两圈翻身爬起来,杨凤脸上还有狼狈的尘土。

    刚站起来的他就看见眼前一杆大枪不断放大,下一刻充斥他所有视线。

    杨凤的脑袋被戳爆。

    飞溅的鲜血染在高宠脸上,这个看上去淳朴朴实的乡村少年增添了几分狰狞。

    “吼~”高宠喉咙里发出一声抑制不住的咆哮。

    第一次染血的感觉让他兴奋,狂躁。

    [高宠士气持续高昂,武力值+4,当前武力值107】

    黝黑的罡气覆盖高宠全身,狰狞漆黑的罡气仿佛让他看上去如若入魔。

    黄巾军被高宠单枪匹马杀穿。

    杀到尽头后又持枪杀回来。

    如此往复杀穿数次,这三万黄巾军军心彻底崩溃。

    “杀。”张郃果断下令。

    刚招揽的乡勇打硬仗有些困难,但让他们打顺风仗还是很简单的,无论连败还是连胜都能让一支军队更快的凝聚军魂。

    连胜能让一支军队士气高昂,而且可以在战争中凝聚军心,从而化为军魂。

    当然,如果连败的话也能很快的凝聚军魂,因为败仗本身就是一层筛选,只有强卒才能从残酷的败仗中生存下来,哪怕就是一群废物从连续的败仗中存活下的最后也都是精锐。

    只不过这种方式淘汰率很高......是用无数条人命堆出来的精锐。

    等等......

    方牧想到了什么。

    张角他明知很多黄巾军里有老幼妇孺,他还让这些人上战场,莫非就是为了通过这种方式在最短的时间里训练出一支黄巾精锐。

    黄巾军被冲散,张郃没有下令留手,这些人从加入黄巾军开始就注定了他们的命运。

    一个时辰后这场遭遇战结束,遍地浮尸,不少乡勇脸色发青蹲在地上呕吐。

    刚才在张郃的指挥下乡勇们短暂的忘记了恐惧,如今张郃撤销掌控,乡勇们他们见到遍地尸体很多人被恶心得蹲地呕吐。

    “主公,有一些俘虏如何处置。”张郃问道。

    在战场边缘蹲着两三千俘虏,这些俘虏兵器铠甲都被脱掉,全部跪在地上。

    方牧走过去,来到离他最近的一名黄巾士兵身前,这是一名妇人,她跪在地上瑟瑟发抖,完全看不出一个时辰前手持镰刀的她有多么跋扈。

    “你可愿降。”方牧问道。

    妇人眼底闪过一丝茫然,她似乎有些意动,但随后突然口中喃喃自语,“大贤良师,大贤良师......”

    随着妇人低喃,附近的其他黄巾降卒也附和低喃,声音有狂热的趋势。

    方牧眉头一拧,果断说道:“全部杀了!”

    这些黄巾降卒收服不了,至少在张角死前都收服不了,方牧没有精力带着他们南下,留着身边就是一群定时炸弹,放他们走则是放虎归山,他们不会因为自己放了他们而对其他人留手,也许自己一时心软,这些人就会是将来攻破无极县的罪魁祸首。

    这太平道果然邪异,这真的就是洗脑了。

    乡勇们在张郃的指挥下集中对这些降卒进行清理。

    听着求饶声和杀喊声,方牧别过头去。

    看向广宗的方向,方牧目光深沉口中反复咀嚼一个名字。

    张角......

    zw81200303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