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章 戏志才之谋(2/4)
一本读|WwんW.『yb→du→.co
    刘备与方牧随后领军前往埋伏点设伏。

    途中刘备与方牧相谈甚欢,虽然刘备年龄要大方牧不少,但言谈之中方牧见识并不比刘备少。

    刘备因此心底也是暗赞,能年纪轻轻获得这般成就的人果然不是寻常人。

    并行一段路途后刘备和方牧分开。

    分开之后简雍对刘备说道:“兄长,我观这方牧突然示好恐有蹊跷。”

    刘备认真思考后摆摆手不再在意,“应该是被三弟吸引来的吧。”

    刘备自持待人忠厚,他向来很注重自己的名声,而且他也从未与人结怨。

    总不会无缘无故就来与自己交恶吧,这世上哪有这么荒诞之事。

    而且这方牧颇有能力,说不定将来就入朝为官,自己应当与其交好才是。

    简雍见刘备不在意,知道刘备性格的他不再劝说。

    他从小就与刘备认识,他知道刘备虽然看似温和但实则果决,内心一旦决定的事别人很难左右其想法。

    故此简雍不再劝阻刘备,同时他也觉得或许真是自己多想了。

    夕阳照在刘备的侧脸上,刘备目光深邃,看向远方。

    他忽然笑道:“宪和,你可曾记得儿时我曾与你所言。”

    简雍陷入回忆,说道:“玄德你那时曾指着院里的大桑树说‘吾必当乘此羽葆盖车’。”

    说完简雍眼底露出一丝骇然,他本以为刘备早就忘记了这句话,“这么多年了你还是没忘记那句这句话。”

    “儿时的戏言罢了。”刘备忽露展颜。

    若汉室昌盛我必为汉臣,可若汉室崩坏......吾自当举起汉旗。

    ......

    广宗城破,皇甫嵩朱儁卢植领军破城,城中黄巾军死伤无数。

    城中渠帅纷纷夺门而逃。

    逃亡者流亡者不计其数。

    伏点左右两侧,方牧领军埋伏于此。

    方牧询问郭嘉,“奉孝,若是我现在领军袭杀刘备你认为如何?”

    郭嘉疑惑,“主公为何要袭击刘备?不过我认为现在不应如此,除非主公有把握全歼刘备手下所有人,否则我不建议主公这么做。”

    “这刘备为汉室宗亲,能屈能伸,胸有沟壑,若是其存定位祸患。”戏志才说道。

    “主公是因为认为刘备是威胁吗。”郭嘉点头,“如果是这个原因的话......那主公更不应该现在对刘备动手了,凡事讲究纲常伦理,违背纲常伦理必将冒天下之大不为韪,主公与刘备如今皆为汉臣且同讨伐黄巾贼,主公若在讨伐敌人时攻打刘备将以私仇凌驾于家国之上,此对主公名声不利。”

    方牧皱眉,名声这东西有时候重要,有时候不重要。

    但至少在发展期间一个好名声还是很重要的。

    方牧有些惋惜,“那就别无他法了吗。”

    “主公何须急于一时,主公无非是担心刘备威胁罢了,想要除掉一个人又不是只有一种办法。”郭奉孝说道。

    方牧沉吟,思索片刻后还是没有说出自己可以看见能力和掠夺天赋的具体理由。

    毕竟在这重礼仪的氛围下对死尸不敬传出去还是有损名声,而且恐被认为是邪道。

    他只是说道:“因为某些原因,最好是能当面解决刘备最好。”

    郭嘉脸色古怪,主公这癖好有些奇怪啊。

    应当是主公与刘备有私仇想亲自复仇吧。

    郭嘉也没有求根问底,他只是说道:“虽然黄巾之乱立下了功劳,但真正封赏官职的人还是当朝天子。”

    “主公为何不从此着手,只要刘备不能得到大的封赏,就算是一条真龙也要困在浅滩里。”郭嘉说道。

    方牧若有所思,此计倒是可以。

    “我有一计。”戏志才捂嘴咳嗽,眼框藏在阴影里不见亮光。

    戏志才缓缓说道:“天子身边有十常侍侍深得他信任,此行立下大功朝中来人必定为天子近臣,我观那刘备身边部将张飞性格粗莽,不妨设计让张飞与天子使臣发生冲突,再在其返回途中命人扮成张飞属下杀掉使臣并留下一活口为佐证。

    就算刘备最后能证明与此事无关也早过了封赏之日,此次黄巾之乱功劳必无刘备之份。”

    “只是让张飞和来使发生冲突需要好生斟酌,此事主公一定要将自身摘出。等到事发之后主公可去慰藉刘备并将其收入麾下,我观这刘备致心仕途定不会拒绝主公招揽。

    获取刘备信任后主公为刘备之主,又对刘备有恩情,如何炮制刘备岂不易如反掌,只需寻找机会让刘备犯下重罪即可光明正大拿其性命,且天下世人皆不会言主公之过。”戏志才说道。

    “那张飞是万人敌,想要杀刘备他定不会坐以待毙。”方牧说道。

    “主公手下岂无良将呼?”

    方牧大笑。

    张飞又如何,他就不信被高宠、杨再兴、典韦围攻之下还能翻天不成,而且若是无意外那时他已经将黄忠招揽,四将围攻之下张飞如何逆天。

    方牧在此埋伏许久,最终等到了一支颇有规模的黄巾逃兵。

    在张郃指挥下埋伏的大军将这支黄巾逃兵全军俘虏。

    自张角死后这些黄巾逃兵似乎没有了神神叨叨的氛围。

    历史上青州兵就是原本的黄巾军,后来成为了曹操手下南征北战的重要一支力量。

    所以这支黄巾残兵方牧没有再杀,之前是要征讨四方没有多余的精力收服,而且那时张角还在这些黄巾军是一些定时炸弹。

    现在没有了定时炸弹,这些黄巾军在方牧看来就是一些香馍馍。

    此战大胜,朝廷三将领军大败黄巾军,于城内搜到张宝张梁留信确认张角病逝,掀起大乱的黄巾教教主张角死亡,刘宏大喜,当下派黄门左丰前来赏察,同时命皇甫嵩他们继续清剿余匪,尽快平息各州余下黄巾残匪。

    武松返回中山郡后得知方牧所在地,然后带上贾诩前来。

    “师兄辛苦了。”方牧说道。

    武松面有疲色,这几个月确实让他很累,但武松还是谦虚道:“何累之有,至少我没有在战场上拼命,而其他人都在战场上搏杀。”

    方牧只是将武松的功劳记在心底。

    当下又与武松寒暄许久后这才让人带他下去好生休息。

    方牧似乎这才看见被绳子绑着的贾诩,惊讶的说道:“岂能如此轻慢文和先生。”说完方牧赶紧上前给贾诩松绑。

    贾诩活动了一下酸痛的胳膊,幽怨的望着一点也不专业的方牧,缓缓说道:“我本以为武松的主公姓赵,没想到姓方,看来是我猜错了。”

    。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