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零一章 毒士贾诩(3/4)
一本读|WwんW.『yb→du→.co
    “我思前想后,大宋似乎无有如此权势的方姓,看来是我想错了。”贾诩说道。

    方牧顺手查看一下贾诩的能力。

    贾诩智:114112政:104102统:7164武:4141天赋1谋己:谋己时提升4点智力。天赋②毒士:贾诩施展的计谋生效后,被谋算的敌人降低2点智力,持续半年,同一时间最多叠加3层。天赋③洞悉:看穿敌人弱点,被贾诩针对的目标在计谋持续期间减少4点智力。

    看见贾诩能力后方牧眼皮子一跳,当即警告道:“贾文和,我知道你这人向来谨慎,为人处世谋己为上最是爱惜羽毛。”

    贾诩诧异的看向方牧,此人好像对自己颇为了解。

    “所以你不要乱动歪心思,尤其是对我们自己人,不要用你的阴谋诡异对付我们,要是被我察觉到你猜你可以猜一下你能不能活过第二天。”方牧说道。

    贾诩沉默,我还没有同意加入你们吧。

    方牧不得不忌惮贾诩这家伙。

    若是被他毒士和洞悉两个天赋同时坑害,最多能减少10点智力,这不是把人削成傻子了么。

    贾诩想了想,然后同意:“文和待人和善,我想将军对我颇有误会。”

    你毒士贾诩待人和善就有鬼了。

    不过方牧也知道贾诩此人肯定不会轻易交心,但他现在只是要贾诩的人,至于心可以慢慢收。

    而且贾诩此人惜命且爱惜羽毛,若非有万全把握一般不会对旧主施展谋略。

    不过看见贾诩的能力,方牧对如何谋划刘备有了一些想法。

    ......

    黄门左丰从洛阳赶到广宗城只用了大半个月。

    长途跋涉左丰有些疲惫,方牧早早的就派人沿途盯梢,他第一时间就得知了消息。

    方牧嘴角露出一丝神秘笑容。

    他派人接待左丰将其带入城内一间豪邸休息,同时奉上了大量的金银珠宝。

    左丰见到金银珠宝眼睛一亮,同时暗中吸口冷气。

    “这些都是公公您落在这里的,我家校尉替您保管,如今物归原主。”郭嘉笑眯眯的说道。

    左丰满脸笑容,“方校尉是吧,咱家知道了。”左丰对素未谋面的方牧心生好感,明白此人非常懂事。

    至于方牧没有亲自来见面他也是能理解的嘛。

    毕竟世人对他们多有误会,方校尉这种为国为民的忠臣保持距离也不是不可理解。

    另一边,方牧邀请了刘备张飞和杨再兴等人一起饮酒。

    新破广宗城,难得放松一下刘备等人喝得尽兴,张飞有些醉醺醺的抱着酒坛,黑脸上都能看见一些红晕。

    忽然听说黄门左丰奉天子之命前来。

    当下卢植赶紧令人召刘备前来觐见。

    不得不说卢植是一个很负责的老师。

    在这时候他想到的也是自己的学生。

    在卢植看来刘备在此战立下了大功。

    身为老师自当赏罚分明不贪污功劳。

    当方牧和刘备赶来时左丰等候多时。

    见到刘备迟来左丰脸色不是很好看。

    但他看向方牧脸上却是露出了笑容。

    左丰此人很单纯,爱憎分明。

    作为小黄门太监,他入宫也有不少时日了。

    作为一个身体有残缺的人,失去了一些东西就会对另外一些东西更执着。

    其实贪财也只是为了弥补内心的空虚罢了。

    左丰收了方牧的礼,心底念头滋生,连一个校尉都给了自己这么多礼,军营里这么多人......

    左丰便明里暗里的向卢植索贿。

    谁知卢植是一个直性子,直接义正言辞的拒绝,还训斥了左丰一顿。“军粮尚缺,安有余钱奉承天使若非我等将士杀敌报国,安有尔等舒闲之日!”

    左丰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讷讷道:“打了如此胜仗安能无获。”

    卢植性格刚强,眼底进不得沙子,如今十常侍祸乱朝纲他早就看不顺眼,这左丰算是撞上枪口了。

    刘备圆滑许多,当下出来救场。

    刘备笑道:“大人休怒,我为大人准备了一份薄礼......”

    “刘玄德!”卢植打断刘备的话,他怒视刘备。

    刘备突然酒醒了一点,背心全是冷汗。

    自己刚才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在尊师面前说,就算说也应该是私底下说啊。.x81z

    方牧意味深长,眼底带着笑意。

    郭嘉奇谋4,戏志才妖谋3,贾诩洞悉4。

    刘备张飞卢植左丰几名局中人的智力双双跳水。

    虽然11点智力削减不至于将人削成傻子,但让他们大脑冲昏了头,在饮酒的状态下做出一些冲昏头的行为也并非不可能。

    “是,老师。”刘备向卢植道歉。

    左丰脸色冰冷,“好好好,我记住了......还有你这个大耳贼。”

    卢植他不敢大庭广众下骂,但刘备就没问题了。

    刘备双耳垂肩,正常人耳朵扩大一倍也没有这么大,刘备这大耳算是他的招牌,但刘备也很讨厌别人叫他刘大耳。

    就像戴眼镜的人最讨厌被别人叫四眼或者眼镜一样。

    饶是刘备二十几年的养气功夫在同龄人中还算不错,脸上的笑容也逐渐消失。

    张飞勃然大怒,冲上去一拳落在左丰脸上。

    “你个阉货胆敢辱我大哥!”

    张飞力气何大,左丰力气又有多少。

    鲁智深尚且三拳打死镇关西,张飞醉酒之下一拳落在左丰头顶。

    只听得砰得一声左丰就抛飞出去。

    闷哼一声倒在地上没了声息。

    “......”刘备这下酒彻底醒了。

    卢植眉角一跳。

    他知道刘备这下闯祸了,这左丰是陛下身边的近侍,虽然比不过十常侍权势大,但重要的是“近”。

    沉默片刻,卢植忽然掏出随身长剑将地上左丰一剑枭首。

    “此人辱骂侮辱军中将士,现已被老夫枭首,所有罪过皆由老夫一人扛之。”卢植淡淡说道。

    刘备眼框一红,感激得眼泪流出来,“老师。”

    方牧沉默,怎么和预料中的计谋似乎出了点差错。

    如果就这样正常发展下去卢植是不会死的,就凭他大儒的身份和刚平定黄巾的功劳就罪不至死,不过得罪了陛下和宦官被贬是肯定的,但名声肯定大躁。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