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零二章 驱逐族谱(4/4)
一本读|WwんW.『yb→du→.co
    至于刘备,虽然卢植将这件事扛了下来,但事情的真相肯定还是会传入刘宏耳中,刘备的仕途暂时是不要想了。

    不行。

    方牧眼神闪烁。

    不能这样,或许还可补救。

    方牧忽然上前一剑刺在地上左丰身上。

    “此事岂能由卢中郎将一人享福,也算我中山方牧一份!”

    方牧大义凛然的说道。

    一旁的曹操也拔剑上前刺在地上左丰身上。

    虽然他祖父曹腾是宦官,但左丰和曹腾之间风马牛不相及。

    孙坚也上前刺于左丰尸首上。

    正在流泪的刘备偷偷抹了一下眼泪,然后也上前刺了一下地上的左丰尸体。“玄德岂能让老师一人受罪。”

    卢植见状不禁感慨。

    皇甫嵩和朱儁得知消息赶来后见到地上的尸体,得知前因后果后看向张飞的眼神都有些微妙,毕竟这件事是张飞闯的祸。

    张飞知道自己闯祸了,心虚的站在大哥身后。

    皇甫嵩淡淡说道:“你们这是何意?联合起来欺骗陛下吗?”

    皇甫嵩声音很冷。

    诸将皆沉默,不敢辩驳。

    皇甫嵩性格刚正,讲究公事公办。

    “义真你吓唬他们干嘛,此事啊我看也不是故意的。”朱儁当和事佬。

    皇甫嵩冷哼一声,然后说道:“你们想要美名我不管,但身为军中将领却聚众饮酒,当罚!所有饮酒之人责罚三月俸禄,杖责二十军棍!”

    皇甫嵩说完转身离去。

    “刀子嘴豆腐心。”朱儁摇头笑道。

    “多谢老师出手。”刘备上前感谢卢植。

    卢植扫了刘备一眼,也拂袖而去,“与老夫何干,老夫只是见不惯宦官而已,我是你老师帮你是应该的,但其他人却与你只有同泽之谊,你更应该感谢他们。”

    卢植有些失望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刘备当即又向方牧等人道谢。

    “都怪我,若不是我拉着与你们一同饮酒就不会有此事了。”方牧很自责。

    刚才方牧仗义出手让刘备很是感激,他看向方牧的眼神发生了变化,连忙道:“方兄仗义出手玄德定铭记于心。”

    张飞看方牧的眼神也发生了微妙的改变。

    这小白脸看着也不是那么讨厌嘛,人倒是挺讲义气的。

    营帐被掀开,负责处罚的校尉对几人说道:“得罪了。”

    校尉带上几人去另外一个营帐里执法。

    不过这二十军棍比方牧预料中的要轻一点,应该是留情了。

    想来也是,毕竟都是一个军营里的袍泽,而且也没有什么矛盾。

    虽然皇甫嵩说执行二十军棍,但并没有特别注明“重责二十军棍”,只是说了二十军棍,那么轻还是重就很微妙了。

    刘宏得知了左丰死去的消息。

    左丰在军营里被杀死。

    他手中有两封信,一封信上写的左丰在军营里辱骂侮辱军中将士被卢植杀死。

    另外一封信上写明了事情的真相。

    “让父,你说朕应该相信哪一封信上的内容。”

    刘宏目光深沉,缓缓说道。

    刘宏身后站着张让、赵忠二人。

    张让微微一笑,低声笑道:“陛下想要哪封信上的内容是真的那他就是真的,陛下说是假的那就一定是假的。”

    刘宏呢喃细语,随后开怀大笑。

    没错,信的真假不重要,他说哪个是真的,那一封信就一定是真的。

    “这刘备听说还是汉室宗亲。”

    刘宏忽然问道。

    “是中山靖王之后。”赵忠说道。

    刘宏哦了一声,不再在意。

    中山靖王啊,和他不知道隔了多少辈,说是远房亲戚都抬举了。

    这种汉室宗亲并不值钱,有本事的人才值钱。

    中山靖王刘胜有一百多个后人,每一代再生,这样如此反复下来中山靖王之后在三汉之地没有几万也有几千。

    “左丰终究是朕身边的近臣,难得有个说话好听又懂事的新人,杀他就是打朕的脸。”刘宏眼底闪过一道寒光。

    “传朕圣旨,剥除刘备汉室宗亲身份,贬为庶民。卢植削官停职,让他告老还乡。”刘宏淡淡说道。

    “陛下,这族谱之事要宗人府......”赵忠小声提醒。

    虽然刘宏是皇帝,但驱逐族谱这件事需要通过宗人府同意才行。

    刘宏随意说道:“朕说的话宗人府敢不听?”

    “自然不敢。”赵忠说道。

    左丰的死是小事,重要的是刘宏感觉自己的威严受到了冒犯。

    自己派去的使臣等同于他的颜面,杀他使臣就是打他脸,现在敢杀使臣,是不是以后就敢来杀他了!?

    他才是君!他才是一国之主!

    “是。”

    至于其他人......

    刘宏随意看了一眼。“那曹操是曹腾的孙子吧,曹腾当年还是很讨朕欢心的,朕欲建西门八校尉,就让这曹操当典军校尉吧。”

    典军校尉虽然统领的人不算多,但西门八校尉是皇帝亲卫,虽名校尉但品级不低。

    “这孙坚就让他去江东庐陵南郡当太守,那边的山越最近不是闹得挺凶,他喜欢折腾那就让他去慢慢折腾,还有那方牧,让他去幽州上谷郡当太守驻守一辈子边关吧。”刘宏轻描淡写的说道。

    “陛下英明。”张让赞道。

    太守之位当做封赏,任谁也说不出不是来,这算是极高的封赏了。

    但是一个在中汉极北,一个在中汉极南,幽州以北有乌桓,庐陵南有山越。

    都是中汉偏僻之地,且多有异族侵扰。

    对一般人来说这是再苦不过的差职。

    富饶的中原大地还有天子脚下的洛阳才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地方。

    圣旨下达,令方牧孙坚等人两个月之内必须到达地方任职。

    孙坚得到圣旨后就马不停蹄的出发了,从这里到江东庐陵南可有不短的距离,若是不抓紧时间两个月恐怕还到不了。

    孙坚向方牧道别,“此去一别不知何时能再见。”孙坚叹了口气然后就离开。

    刘备得知自己被驱逐族谱还被贬为庶民的结果后傻眼了,整个人失魂落魄,仿佛被抽干了力气。

    方牧趁机邀请刘备与自己一同前往上谷郡。

    “若是不嫌弃我那边关苦寒之地玄德兄不如与我一同吧。”方牧说道。

    “多谢方兄弟。”刘备有了落脚之处当即感激涕零。

    朱儁叹了口气,他很惋惜,其实他本来一开始是准备在战后向陛下请功让方牧留在洛阳的。

    结果发生了这件事。

    “这是三卷兵书,都是我心血所著,你到了边关要好生铭看。”朱儁说道。

    方牧接过兵书,向朱儁行了一礼。

    ......

    中山郡,无极县。

    甄府。

    随着张角死亡,冀州的黄巾军最先平定。

    在这场平息之战中除了中汉三将以外诸如曹操、孙坚、方牧、董卓等人名声大噪。除此之外在天下各地皆有义士有名声流传。

    “我就说过我姐夫是最厉害的。”甄俨骄傲的在一众玩伴前炫耀。

    之前那谈及自己姐夫是清河玉面枪王俞涉的少年有些沮丧,虽然他姐夫也举兵抗贼,但显然名声没有甄俨姐夫的名声大。

    。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