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零八章 方牧破境(3/3)
一本读|WwんW.『yb→du→.co
    历史上白马义从就是在大戟士手中折戟,而看样子自己将来有一天迟早会和公孙瓒对上。

    方牧不禁有些期待大戟士出世时的风采。

    “大戟士......”张郃思索,觉得这个名字倒是顺耳。

    “多谢主公赐名!”张郃笑道,“那我就去军中挑人了,不然好儿郎都被高顺那家伙挑光了。”

    张郃说完正准备离去,忽然注意到和他一同前来的张辽,张郃给张辽使了一个眼神后离去。

    张郃木讷的站在一旁,仿佛对刚才张郃和方牧的对话没有听见般。

    “文远所来何事?”方牧问道。

    张辽犹豫了一下,想到来后方牧待他和高顺很是亲近不似那么冷漠,便双手抱拳沉声说道:“末将也想训练一支士卒为主公分忧。”

    事实上很多名将进入军队后都会尝试训练自己的亲卫。

    一方面是为了将自己在兵书上所学能一展所图,学了几十年的东西总要大展身手吧,不然岂不是白学了。

    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能领悟军道的更深境界,和一支军队从无到有建立羁绊一同征战沙场是更容易凝聚军魂的。

    当然不是所有武将都会有凝聚军魂的想法。

    像典韦这种莽汉哪有心思钻研这些,他每天只想横练武功,早日突破炼神还虚。

    只有想在军道上走更远的武将才会有这种想法。

    方牧对此自然是支持的。

    张辽得了方牧的许可后看得出来他情绪高涨。

    只是张辽性格沉稳,虽然高兴却也不会显得失礼。

    “还请将军赐名。”张辽说道。

    “还叫我将军。”方牧笑道。

    张辽一楞,犹豫了一下,然后低头说道:“请主公赐名。”

    “就叫逍遥津死士吧。”方牧嘴角玩味,带着一丝恶趣味说道。

    “啊?”张辽茫然。

    逍遥津死士,这名字怎么听着有点怪。

    而且听上去怎么这么像地名......

    “如果你不喜欢可以更名。”方牧随意说道。

    他本来就只是恶趣味随口说说而已,至于是否真的用这个名字还要看张辽自己,如果张辽不喜欢那就换个名字。

    “多谢主公赐名。”张辽双手抱拳沉声说道。

    方牧诧异,多看了一眼张辽。

    这张文远果真稳重。

    得了刘虞的开口后方牧就派人去幽州各地征兵,还打上了幽州牧刘虞的名号,加上方牧在黄巾之战中闯下的名声,两个月内成功在幽州境内招揽了两万新卒。

    这个数量已经差不多饱和了。

    事实上幽州成年的男子想从军的基本也都从军了,这两万新卒年龄普遍不大。

    有相当一部分人是因为在黄巾之乱时家里出了意外变成了孤家寡人。

    加上方牧带来的一万人,和上谷郡原本各县城驻守的县兵和边关将士,如今方牧手下共有四万人。

    对上谷郡来说这个数目已经不少,单凭上谷郡的财政想要养活这四万人确实有些吃力......

    好在有甄家出手援助。

    当方牧在上谷郡安定下来后甄逸派人通过甄家的商会从冀州运输粮食和一些生活物资送到上谷郡。

    时间就在这过程中缓慢的度过......

    眨眼间一年时间过去,这一日在校场习武的方牧忽有所感。

    周身内力激荡,体内罡气忽然破开瓶颈。

    体内内力翻滚不休,仿佛装满了水的水桶。

    下一刻如水到渠成,体内奇经八脉十二正经所有经脉尽数贯通,体内内力奔腾不休如江河翻滚。

    一枪激射而出,枪尖射出一道金色的罡气洞穿木桩。

    木桩切口光滑如镜,洞口有拳口粗细。

    手指轻抚余温未消。

    “恭喜主公破境!”典韦说道。

    方牧哑然失笑,若是以前他或许还会骄傲,但自己身边都是一群什么怪物。

    就算在全史中也都算得上超一流乃至顶尖的猛将。

    典韦在这一年中突破到了练神返虚境界。

    杨再兴、高宠二人进步最快,高宠隐约间已经快要触摸到了练神返虚的门槛,杨再兴也不逊色多少。

    其他诸将在炼气化神层次中也都步入许久。

    说是一群怪物也不过分。

    自己辛辛苦苦努力一年终于突破炼气化神有什么值得骄傲的......

    “不过炼气化神而已,离炼神还虚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方牧感慨道。

    “典韦你与我交手一下,我看看我现在离炼神还虚还有多长的距离。”方牧说道。

    典韦摇头,“不。”

    “只是切磋,又不是生死相斗。”方牧愠道,“难不成你还怕伤到我。”

    “嗯,主公你有点弱我怕伤到你。”典韦憨笑道。

    “......”

    典韦说道:“主公我能感觉到我现在力气还在增长,之前炼精化气巅峰后我的力气就不增长了,但是突破到炼神还虚后我发现我的力气又开始增加了,我怕控制不住自己的力气伤到主公你。”

    “算了,你这家伙。”方牧摇头,既然典韦没掌控好新增的力量那就以后再说吧。

    忽然方牧感应到了什么。

    自己好像有些奇怪的地方,和老师教给自己的东西不一样。

    他发现自己周身的穴位暖洋洋的,与外界似乎产生了某种联系。

    而这种联系来自更遥远的高空,他抬头看向天上,青天之上白云悠悠。

    是星空吗。

    这种暖洋洋的感觉并不强烈,只是在空气中有一丝丝凉悠悠的气感从穴位渗透进入他体内,这种变化很缓慢。

    方牧暂时还未发现什么影响。

    沉吟片刻,方牧询问典韦有没有过这种感觉。

    典韦茫然的摇头,“没有。”

    不过典韦迟疑了一下然后说道:“主公,只是我好像和其他人不一样,有时候我生气的时候我发现我体内暖洋洋的像是有使不完的力气,而且感觉我周围好像有...风,对,有风一样,挥戟的时候好像都能快一些。”

    每个人都不一样,是因为每个人体质都特殊吗。

    方牧思索,“那可还有其他人和你一样?”

    典韦说道:“属下不清楚,这件事属下没有问过旁人。”

    之后方牧又询问了黄忠,杨再兴、高宠等人。

    得到的结果是让方牧惊讶的,每个人的感觉都有不一样,而且来源似乎也各不相同,但共同的是这些人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异于常人之处。

    方牧好像明白了什么,或许他通过能力看见的每个人的天赋都是这方面的体现。

    甚至可能只是展现了一部分,就像一个宝藏,只有最浅显的东西被挖掘出来。

    那自己的掠过天赋的能力是什么?

    掠夺别人的人体宝藏吗。

    。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