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一十章 狼月阵(2/3)
一本读|WwんW.『yb→du→.co
    本来还想让刘备多活一点时间,让他发挥发挥余热,将刘备的利用价值榨干。

    但可惜刘备此人自作孽不可活,他太跳脱了。

    虽然方牧有自信,但毕竟是蜀汉政权的建立者,身上自有大气运在身,若是一个疏忽或许真的会让他逃了啊。

    “公孙瓒怎么可能会败。”刘虞说道。“你欺我不懂战事不成?”

    方牧奇怪的看了刘虞一眼,别的不说,你这自知之明倒是挺好的。

    刘虞被方牧的眼神有些刺激到,他几欲动怒,最后忍耐下来。

    “如果公孙瓒没有失败,凭借他的战功他绝对能获得不弱的封赏,到时候就算我也难以再压制住他,你已经和我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不要指望公孙瓒到时候会放过你,公孙瓒此人行事狠辣,对待敌人向来斩草除根,这些年来被他覆灭的胡人部落可不在少数。”刘虞幽幽说道。

    他看出来方牧应该是有一些谋划,他只是想要提醒方牧不要做糊涂事。

    “某心底有数,知州大人放心就是。”方牧喝光杯中的茶,遗憾的说道:“茶没了。”

    “添茶。”

    刘虞淡淡的对下人说道。

    ......

    石门之战大获全胜之后公孙瓒率军深入。

    这些年来他没少和胡人打,白马将军公孙瓒的威名就是靠着胡人的尸骨一步一步踩上来的。

    哪怕就算没有后世的三国之乱让他成为一方诸侯,凭借他这些年的功绩也足够名垂青史了。

    胡人,就是一群废物。

    虽然胡人骑兵数量很多,就和草原上的草一样,哪怕野火烧光了一个春天过去又会复苏。

    但胡人没有传承。

    胡人的历史很短,他们没有完整的修炼传承,在匈奴鲜卑乌丸这些异族里根本没有炼气化神之上的传承。

    而且胡人的骑兵也似乎不能凝聚军魂,对普通的边关士兵来说胡人或许很可怕,但对他公孙瓒来说就是一群随便屠宰的猪狗。

    区区猪狗也敢叛乱。

    公孙瓒嘴角浮现一抹狞笑,他身后是三千白马义从。

    清一色纯白的马,轻甲色泽也以轻为主,远远望去就像一片云海在草原上蔓延。

    “张纯,还真是多亏了你呢,如果不是掀起这场叛乱,如何能够证明我公孙瓒和其他废物不是同一个层次的呢。”

    乌丸部落传承的一座山谷里。

    这里是中汉北方乌丸部落的先祖所在之地。

    据说当年乌丸先祖们从很远的地方迁徙而来。

    他们在此繁衍生息。

    这里也是乌丸部落的祖地。除了乌丸的部落首领和大祭司以外严禁其他人进出。

    张纯披着大氅,身旁跟着乌丸部落的首领。

    “你一个外人怎么会知道我们乌丸传承的秘密。”

    首领说道。

    “你们乌丸的先祖曾经被称作东胡,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叫山戎,当年你们先祖也是很强盛的一支。”张纯缓缓说道,走进了这处山谷,好奇的打量山谷里的景色。

    “至于我为什么知道你就不要关心了,你只需要知道我也是为了你们好就是了。”张纯说道。

    “哼。”首领眯起眼睛,“你说祖地有祖先留给我们的传承,为何我们世世代代没有找到,你一个外人这么肯定,如果不是特殊时候,我绝对不会让你进来。”

    张纯来到山谷深处的庙宇前。

    庙宇不大,只有两米高,里面只能勉强容纳一个人居住,在庙宇正中间有一个半人高的石像。

    张纯走上前搬起石像。

    乌丸首领来不及阻止,但下一刻停下来,因为这石像竟然是中空的,在下面有藏着一份黄布包裹,包裹方正,里面似乎藏有什么东西。

    张纯看着乌丸首领将东西抢过去,他也没有争抢,就等着乌丸首领拆开包裹,里面放着几份羊皮纸。

    “如何,确认我没有骗你了吧。”

    乌丸首领相信了张纯,然后尴尬的说道:“这上面有些字我不认识。”

    “这是古山戎语。”张纯说道。

    “我知道是古山戎语。”乌丸首领有些懊恼,他只认得一部分字。

    他只能看出上面写有“狼月阵”、“体会”之类的一些文字。

    从乌丸首领手中接过羊皮纸观看些许,张纯脸上笑容越盛。

    “哈哈哈,有了这个公孙瓒你的死期到了,如何不能成大事。”

    “这上面写的什么。”乌丸首领只恨自己当初没有好好向上一任大祭司学古山戎语。

    “一个上面写着关于炼气化神境界的新的体会,这个我之后会翻译了交给你,另外一张羊皮纸上个写了一种阵法名为狼月阵,能让骑兵组成阵法,最重要的是可以对军魂形成压制,公孙瓒的白马义从就废了。”张纯说道。

    乌丸首领松了口气,张纯说的话刚好和他认识的文字没有差错。

    “狼月阵。”张纯眼底泛起一丝阴狠。

    ......

    “义之所至,生死相随!苍天可鉴,白马为证!”

    草原之上,白马义从气势如虹。

    军队上空,翻滚的军刀煞云之中浮现一头白马军魂。

    如那草原上英姿飒爽的骏马,修长的鬃毛迎风飞舞,马蹄践踏之中泛起阵阵波纹。

    随着白马军魂浮现,白马义从的速度骤然提升。

    如一缕青烟穿梭于草原之上。

    白马义从取弓开箭。

    箭雨一波波抛射出,他们面对的是一万乌桓骑兵,但这一万名乌桓骑兵在白马义从面前却显得那么笨拙。

    乌桓骑兵根本追不上白马义从的速度,被远远缀在后面,远远的用箭矢骚扰几波,当乌桓骑兵想要追击时白马义从已然跑远,而乌桓骑兵想要后退时白马义从追上去继续用箭骚扰,如此反复十余次后乌桓骑兵心力疲惫,在公孙瓒的指挥下白马义从发起冲锋将乌桓骑兵冲散,被击溃的乌桓骑兵四散而逃。

    “天下骑兵,我白马义从当为最。”公孙瓒意气风发。

    “全军听令,修整半个时辰随后与我继续追击。”公孙瓒下达指令。

    公孙瓒大军主力还在后面,但他自持白马义从无敌,率领白马义从在前方攻城拔寨。

    随后公孙瓒探知了张举张纯的下落,二人举重兵迎击,想要与他一决胜负。

    连续的胜利让公孙瓒冲昏了头脑,当即大笑:“斩杀敌首一劳永逸。”

    万军之中,白马义从的白色是那么醒目。

    仿佛一把笔直的剑贯穿了整个乌桓骑兵的军阵,公孙瓒就是这把剑上最锋利的剑尖。

    他要一剑刺入乌桓骑兵的心脏。

    远远的,张纯目送公孙瓒冲阵越来越深,那白马座上的公孙瓒一如既往的潇洒。

    “真是可惜了,这支名震边关的骑兵。”张纯说这话时脸上露出的却是笑容。

    “狼月,阵起。”

    一道幽幽的银华升起,吹散了漫天乌云。

    。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