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二十一章 李儒之谋(1/3)
一本读|WwんW.『yb→du→.co
    “话说明白。”董卓颦眉,他最讨厌说话说一半。

    偏偏李儒这家伙又喜欢讲话讲到一半不直接说清楚。

    “主公不是一直想权倾朝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吗。”李儒说道。

    董卓意动,“快教我。”

    “主公乃军阀出身,必为朝中世家所忌惮,想权倾朝野主公需要有大军方可行事。”李儒说道,“主公如今掌西凉之兵,何进现已去世主公可强势接管司隶各军,西园八军,再若能掌并州大军,三军在手主公足矣权倾天下。”

    董卓眼底的野心在燃烧。

    “哈哈哈哈,说得有道理,司隶的兵还好说,但这西园军我如何能掌,而且此行为了能先到洛阳,我们现在只有两万军队,剩余二十万西凉大军还在后方。”董卓说道。

    “现在丁原这老家伙也来了。”董卓看向并州军的方向。

    并州军和他们西凉军隔野相望。

    并州军并不比他西凉军差多少,丁原此人也是颇有野心,否则也不会被称为一方军阀了。

    “如何对付丁原属下早有计策。”李儒胸有成竹。

    从很早之前他就开始研究这天下有谁能对主公造成威胁。

    经过他推衍计算,发现最有威胁的是幽州上谷郡守方牧,此人虚怀若谷胸有沟壑,深懂得隐藏的精髓。

    而且手下兵强马壮,绝对是主公问鼎至高的一块最大的拦路石。

    可惜此次方牧未曾受命前来洛阳,否则他一定会劝主公联合丁原将方牧先行绞杀在此。

    方牧没来,来的是离洛阳更近的并州牧丁原。

    丁原的实力也不弱,而且手下兵强马壮。

    丁原字建阳,出自寒家,为人粗略,有武勇,善骑射。

    自黄巾之乱后收服了不少黄巾军中的高手,让他们镇守边关重新磨练。

    手下有飞将吕布威震边关,还有大将张杨本领不俗,除此之外还有成廉魏越、臧霸、郝萌、宋宪、侯成、管亥等军中高手。

    就势力来说是不逊色于董卓的一支强卒。

    “丁原此人勇武却少大局观,手下有吕布这等飞将却不重视,而且还心有忌惮,听闻此行只让吕布担任其账下主簿。”

    董卓闻言诧异,“吕布居然只是担任主簿?”

    “没错,丁原或许是想通过这种方式表达自己对吕布的亲近,可我观吕布此人桀骜不驯如那西汉英布,丁原此举却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李儒说道。

    “哈哈哈哈,你说我若许以重利是否能将吕布诓来。”董卓问道。

    “可。”李儒说道。“不过还需要主公委屈一下。”

    “怎么?”

    “还要借主公坐骑赤兔一用。”李儒说道。

    董卓脸色微变,属实有些心疼。

    赤兔乃西凉神驹,天生异种。

    当年因为这匹赤兔让好几个羌族部落发生争斗死伤无数,最后董卓来到西凉后有羌族部落为了获取董卓庇佑将此神驹献上。

    这赤兔天生神异,毛色赤红如血,就算西凉品相最好的血玛瑙在阳光下也不如赤兔的鬃毛晶莹。

    能日行万里,踏山河如履平地,毛皮坚韧,普通刀枪难伤。

    对于董卓这种人来说,这赤兔的吸引力比美人还要大。

    “我......”董卓侧过身去,双臂环抱,“换一个可不行?”

    李儒失笑:“若失赤兔可得吕布,主公可愿?”

    董卓面色阴晴不定,最后长叹一声,依依不舍的说道:“好吧,但可一定要让吕布来,否则我马没了人也没捞着。”

    “哈哈哈,主公请放心,有赤兔在定可获得吕布。”李儒双手作揖躬身退去。

    李儒退去后找到董卓账下骑都尉李肃。

    将游说吕布之事告之于他,李肃当即抱拳说道:“我与吕布乃是同乡,可以前去劝说一番。”

    当即李肃准备了大量金银珠宝,还有被黑布罩住身躯的赤兔前往丁原军私下求见吕布。

    大营里,烛火明灭不定。

    主位之上双腿岔开,魁梧有力的胳膊交叉搭在双腿上,整个身体前倾,苍眉入鬓,双目锐利如电隐约间藏着一丝阴霾。

    眸子如狼似虎,明明坐在主位上是平视,却给李肃一种被居高临下的错觉。

    “原来是肃兄,久不见现居何处。”带着磁性的声音在账内响起,平缓如流水,李肃心底也仿佛被安抚。

    “现在董州牧下效命骑都尉。”李肃说道。

    “哦。”吕布淡淡应了一声,语气平静。

    “听闻贤弟如今在丁原账下效力,郁郁不得志。”李肃说道。

    吕布双眸眯了半分。

    大帐里的烛火瞬息如被强风压迫,尽数矮了半分,阴影扩大方向笼罩向李肃所在之处。

    李肃浑身寒毛倒竖,如临深渊。

    “此番前来是有重礼送上!”李肃赶忙喊道。

    压迫的气势如潮水般褪去,吕布冰冷的脸色散去,如沐春风,郎声大笑:“贤兄前来何故带此重礼,反倒显得太过生份,请坐——”

    吕布虚手一抬,示意李肃请坐。

    “为兄听说贤弟处境,特意前来也是为贤弟报不平,我曾与贤弟为同乡旧友,贤弟有何本事为兄岂能不知,论数海内豪杰贤弟当处第一!”李肃恭维道。

    吕布脸上浮现一抹笑意,显然颇为受用。

    “我军董卓大人听闻贤弟神勇,对贤弟向往已久,所以特让我来当说客。”李肃说道。

    吕布摆手,“我如今已认丁原为义父,此事休提。”

    “董大人听闻贤弟神勇,好马配好鞍,宝马配英雄,所以特意将其坐骑赤兔神驹赠予你。”

    说完李肃让人将赤兔牵进来,关上营帐后将罩在赤兔表面的黑布掀开。

    烛火之下,赤兔美如神玉,赤霞如虹,吕布眼睛瞬间挪动不开。

    “好,好马!”吕布大赞!

    起身大步流星的走向赤兔。

    随着吕布走进,赤兔不安的在原地跺脚,李肃忍不住咽了咽口水,明明吕布没有对他做什么,但当吕布走近他还是忍不住心底发怵。

    吕布单手放在赤兔脑袋上,赤兔瞬间安静下来,脚也不动了。

    “这马儿真有灵性。”吕布笑道。“不过义父待我不薄,此事休提,但董公厚礼吕布收下了,请代我向董公道谢,若有一日吕布定当厚礼相报。”

    李肃心底苦笑,双手抱拳退去。

    。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