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四十九章 李陵诱敌(1/4)
一本读|WwんW.『yb→du→.co
    李陵惊疑不定,自己都已经这么挑衅了居然还能按耐住不出县城,守城的将领是谁竟这么稳妥的吗。

    李陵率领骑兵行至莱抚县东城门时见到城楼上有一装束与周围士兵截然不同之人,因为距离太远看不清面容,只能隐约感觉年龄不是很大,想必应该就是这个县城的守将。

    有趣。

    李陵从斜侧的马匹上取下挂着的大弓。

    从箭囊里捏出一根箭矢,弯弓搭箭。

    身为李广的孙子,他从小学习箭术,虽然达不到祖父的地步,但在同辈之中也足以称傲。

    这里的同辈是指西汉西都里的将二代、三代们。

    “咄!”

    李陵一箭中出。

    于禁面无表情拔刀横劈,这一箭被斩飞出去。

    “......”

    李陵有些挂不住面皮。

    但也知道了于禁不好惹,“退。”李陵下达命令。

    骑兵陆续准备撤退。

    于禁忽然拔出长刀,“出城进攻!”

    城门打开,在城门后憋着一团火气蓄势待发的守军出城进攻。

    李陵刚下达撤退的命令,此刻又遭受袭击,因为军令传播需要口口相传也要时间,当遭受袭击后,命令到了后面已经变质,除了李陵附近的骑兵以外其他骑兵还以为是敌人打来将军让他们逃跑。

    一时间军队乱成一团。

    李陵经验不足,此刻遭受攻击后第一反应不是稳住军心且战且退,而是选择还击。

    “攻击!我们是骑兵,他们只是一群步兵,怕什么,只要一个冲锋他们就没了。”李陵下令进攻。

    前面的骑兵和后面的骑兵接收到的命令有了冲突,顿时拥挤撞在一起,乱糟糟的乱成一团。

    于禁见到这一幕脸上罕见的露出笑容。

    敌将由于经验不足犯了大忌。

    于禁领军出战。

    步兵冲上前,手中长枪向前猛刺。

    骑兵在马背上挥舞弯刀,只因为骑在马背上没有了冲锋的动力,在马背上用的力气远不如地面,兵器被格挡开,长枪刺中身下目标显眼的马匹或者骑兵腿部,马匹嘶鸣哀嚎倒下,长枪前刺补刀,只能眼睁睁看着骑兵一个个倒下去。

    当后军溃散,所有军队乱成一团,挤成一些马蜂窝李陵这时候想要重整军纪也根本来不及。

    于禁领军大破李陵,斩首三千余,因淆乱而自相践踏伤残骑兵两千余。

    于禁继续领军追杀一阵后步兵终究是追不上骑兵,只能鸣金而归。

    此战能以步兵大破数量相仿的骑兵,还是来自幽州的骑兵,单此一战就能让于禁之名响遍兖州。

    鲍信大喜,但见于禁想要鸣金收兵却是有些不舍,“于禁将军为何不追击?”

    “敌军乃骑兵,贸然深入追击恐遭埋伏,穷寇莫追。”

    “这次大败方牧下次想要再找这样机会恐怕难得。”鲍信说道。

    于禁对此表示认可,虽然击退了李陵,但他并未因此自大,他知道敌将只是犯了轻敌,下一次想要再寻找相同的良机恐怕有些困难。

    但战场上瞬息万变,没有到那一刻谁也不知道下一刻发生何等变故。

    “所以现在再去追击可否能拿下战果?”鲍信说道。

    于禁摇头,“恐难。”

    鲍信叹了口气,觉得于禁说得也有道理。

    于禁能击败骑兵证明于禁是有真本事,鲍信思来想去还是决定相信于禁的决策。

    却说李陵败退后清点人数,发现来时的两万人只剩下了一万四千五百二十六人,剩下的不是战死就是走失或者逃走。

    李陵心底一沉。

    回去以后恐怕会受到责骂,同时脸皮火辣辣的疼。

    当初在方牧面前吹下大话的场景历历在目。

    现在李陵只想好好找回场子。

    如果就这么退回去,等到张骞大人返回西汉后自己在中汉这边经历恐怕就会传遍整个中汉。

    有此战绩在先到时候陛下岂敢重用自己。

    不行!必须要拿下一场胜利。

    李陵心底恶狠狠想到。

    张郃也率军紧随其后,得知李陵大败后就埋伏在左右两侧等待追兵前来,结果等了许久也不见追兵前来,白白埋伏了许久。

    “有意思,居然这么稳妥。”张郃看向莱抚县的方向,“就是不知道用兵之人是谁。”

    见埋伏无法成功,张郃思索片刻后一挥手,率领骑兵去追向李陵。

    李陵见到有骑兵赶来慌忙摆阵迎战。

    见到李陵慌乱的动作,张郃暗自摇头,如果刚才自己率领的这支骑兵是敌人的话李陵的骑兵恐怕来不及摆阵就已经被冲散了。

    “在下幽州军麾下张郃。”张郃对李陵禀明自己身份。

    李陵将信将疑,接过虎符令牌又确认身份后这才准许张郃靠近。

    “不知张郃将军有何见解。”李陵说道。

    “刚才李将军可是去莱抚县了?”张郃看向李陵身后刚打了败仗的骑兵笑吟吟的问道。

    “嗯。”李陵眼角抽搐。

    “只是我军长途跋涉没有整顿被敌将偷袭了一波,等我整顿大军后再去进攻。”李陵说道。

    “如何进攻,用骑兵攻城?我观敌军主将于禁能以逸待劳能破你又不贪功冒进,显然有大将风度,此等将领镇守想用骑兵攻破恐有些困难。”张郃问道。

    李陵沉默。

    “我倒是有一计,就是不知李陵将军是否肯配合了。”张郃说道。

    “还请将军明言。”

    李陵说道。

    “你再去莱抚县邀战,此战你不能胜,必须大败。”说完张郃笑而不语。

    李陵脸色骤变,败一次不够,还要再败一次?

    “可是要用我军当诱饵埋伏他们。”李陵很快想通关键,好狠毒的心思。

    “泰山郡鲍信此人与我主公素有仇怨,此番主公又寄信挑衅于他,你接连两败,就算于禁不会出击鲍信也会命他追击。”

    “真败还是假败。”李陵沉默良久,这支军队都不是他的,他还能拒绝吗。

    “你说呢,假败的话能瞒过他们吗?你如果有这个信心的话我支持你假败,但如果没有十成把握,你最好真败。”张郃意味深长的说道。

    没想到来中汉统兵的第一场战役就败了,这还不够,居然还要自己当诱饵去败第二次。

    想到这里李陵觉得自己的未来将途将一片灰暗。

    。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