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五十一章 于禁被俘(3/4)
一本读|WwんW.『yb→du→.co
    李陵修整之后再次领军攻打莱抚县。

    鲍信闻讯登上城楼,城下已经爆发了惨烈的战斗。

    骑兵攻城闻所未闻,鲍信不禁笑道:“这骑兵统率莫非失智,以骑兵强行攻城?”

    虽然骑兵攻城很难但也并非不可,只是这需要攻打敌人措手不及。

    事实上大元骑兵就擅长攻城战,他们攻城一般使用三招。

    其一为劝降。

    简单来说就是威逼利诱,若是拒不开城,进城之后进行屠杀!

    怕死乃人之本性,屠了不少城之后蒙古骑兵的凶名就打下来了,并且他们不会杀光所有人,会杀大部分然后放走小部分,让被放走的人去宣传他们的凶名。

    所以当战场上落入下风之后很多怕死之人不敢硬抗。

    当战场上落入下风之后,蒙古骑兵再屠杀一些城池,剩下的城池自然闻讯开城投降。

    其二为瘟疫。

    用尸体制造瘟疫,丢入河中污染水源,或者通过投石机抛射进城池里制造瘟疫,再用骑兵围困城池不让里面的人逃出来,尤其是在热天,尸体腐败之下滋生病菌从而产生瘟疫。

    其三为放火。

    向城内抛射易燃物焚烧城池,火烧城池要么烧死所有人,要么逼迫里面的人逃出来然后面对蒙古骑兵。

    不过这些方法有伤天合,故此很少使用。

    当然更重要的是毕竟对大部分统治者来说他们是需要征服其他疆域的百姓来统治的,如果都杀光了或者使用这种过于暴虐的方法也很难收取民心。

    就连威名赫赫的蒙古骑兵也是采取这些方法攻城,故此可以证明骑兵如果想要正面强攻城池需要付出的代价不小。

    若非迫不得已蒙古骑兵也不愿正面强攻城墙。

    于禁领兵有序防守,在于禁的指挥下守城将士扔下滚石檑木还有热金水。

    “军道——静行。”于禁施展军道神通,静谧的气息笼罩城楼上所有将士,将士们变得寡言,沉默不语听从指挥行动。

    他们对恐惧还有外界的感官变得麻木,耳中能够听见的只有长官下达的命令。

    在于禁的权利防守下,李陵攻城军损失惨重,折损了近三分之一后李陵终于下达撤退的命令。

    “退!”匈奴骑兵们早就胆寒不已,当听见李陵的命令后他们直接开始逃跑。

    若不是军纪严苛他们早就逃跑了。

    在历史上曹操为了针对逃兵制定了《士亡法》,所有士兵都有士籍,如果敢在战场上逃跑就连带处罚其家属!士兵家的女性不得外嫁,只能在士籍之间通婚。若是士兵敢逃跑就逮捕其妻子、子女进行拷打,甚至直接斩杀!

    严酷的法律才能震慑士兵。

    而不止是曹操,很多国家军队都有相关法纪,比如连坐制度等,逃兵的下场很惨。

    所以当国家强大时,越是强大国家的军队越不敢轻易逃跑。

    而越是小的势力对士兵的约束就越小,所以发生败仗后就越容易逃跑。

    看见仓惶逃窜的敌军,鲍信大喜:“于禁,快下令追击!”

    于禁犹豫,“大人,穷寇不宜深追,我们这段时间一直在防守,对城外情况不太了解。”

    鲍信不满,指着逃跑的匈奴骑兵说道:“你睁大你的眼睛看看,这些人像是穷寇吗?”

    于禁望去,这些匈奴骑兵看上去阵型混淆,有些人甚至骑马都跑偏了方向,看上去确实不太像故意假装打败仗。

    若是演的话那这上万人演技也都太好了。

    “于禁遵命。”于禁然后下城楼集结城内八百骑兵,后方跟着五千步兵在于禁指挥下出城追击。

    于禁走之前并未带走城内所有军队,只带了一部分军队追击,还留下一部分将士防守莱抚县。

    鲍信对于禁过于谨慎的性格有些不满。

    当即领了剩余将士出城来。“这么一点人追击什么还是让我领全军追击敌寇。”鲍信意气风发的说道。

    打仗他不拿手,但追杀逃兵他鲍信还是颇有心得的。

    鲍信领兵追杀敌人。

    望着前方仓惶逃窜的敌兵,鲍信忍不住在马背上开怀大笑。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鲍信老儿中计了。”张郃大笑。

    亲眼目睹鲍信领军冲入陷阱。

    大笑着挥旗下令,山道两侧忽然冒出无数脑袋,还有军旗飞舞,伴随着震天的杀喊声。

    “杀!”

    “杀!”

    “杀!”

    吼声如雷,震得鲍信肝胆俱裂。

    他仓惶的勒紧缰绳,坐下马儿不安的来回转动,鲍信抬起头环顾四周只看见无数旗帜和人头。

    下一刻箭矢如雨。

    于禁扑过来挥刀替鲍信挡下箭矢。

    “大人快走!”

    于禁掩护鲍信杀出山谷两侧。

    鲍信此刻吓得面如土色,哪里还有之前的意气风发。

    陷入包围的士兵有一部分跟随于禁鲍信杀出埋伏,但此刻道路另一边传来马蹄声。

    张郃亲自率领骑兵冲杀而来!

    “军道——急行!”黄光覆盖所有坐骑四蹄,骑兵速度骤然增加。

    眨眼间就杀至身前,“大人我来拦住他。”于禁说道,说完持刀迎向张郃。

    张郃于禁交手三十回合,于禁被张郃一枪拍中胸口当场落马,张郃弯腰一枪从于禁铠甲缝隙间挑起于禁让其免于骑兵践踏。

    “你被活捉了。”张郃抓住于禁胸口将其躺放在马上。

    鲍信向后逃窜,但张郃盯上了他,领着骑兵冲杀上前一枪了结了鲍信性命。

    “鲍信已死,于禁被俘,余下众人降者不杀!”

    张郃喊道。

    身后上万骑兵同时呼喊,在沙场上声音传出很远。

    鲍信麾下的士兵被杀破了胆,郡守和将军一死一俘,哪里还有勇气继续抵抗。

    当下纷纷投降。

    张郃随后又乘胜追击攻破莱抚县,之后与李陵二人迅速扩大战果,短短数日之内连克数城,泰山郡眨眼间岌岌可危。

    刘岱惊慌失措,没想到鲍信这么快就阵亡了。

    鲍信之弟鲍韬得知兄长战死的消息立即请率军前往泰山郡替兄长报仇,刘岱给予鲍韬三万将士,鲍韬未至泰山郡,在山阳郡就遭受李陵埋伏大败而归,乱军之中鲍韬战死,刘岱军死伤无数。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