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五十三章 麴义投降(1/3)
一本读|WwんW.『yb→du→.co
    因前两次劫掠粮草发了意外,所以这一次韩馥巨鼎派出麴义的先登营来执此重任。

    麴义奉韩馥之命领八百先登死士和一千郡兵前往渤海郡劫烧粮草。

    韩馥目送麴义领军离开,心底冷笑,方牧小儿同时并开几路战线,正面对决我们不是方蛮子的对手。

    但你作死几线并战,你真当自己能单挑整个北方的军阀不成。

    前方平原上,一支约莫五千人左右的运粮队正行进在官道上。

    这支运粮队上有一个大写的“刘”字旗。

    下方,贾诩站在刘锜身旁,眼睛不自觉的向左右两侧山道打量,猜测埋伏的敌军在何处。

    “这条路是幽州前往青州兖州的必经之路,若我是敌军主将,有很大概率会在此设下埋伏。”贾诩说道,“刘锜将军,等会儿如果敌人向我这边射箭,还请你多照拂一下我这文弱书生。”

    贾诩现在是刘锜亲兵打扮。

    看上去平平无奇,就是刘锜身边一个普通的亲卫士兵。

    “好。”刘锜说道。

    他知道贾诩被主公看重,不管如何都是要保护贾诩的安危的。

    “若我是敌军主将,首先就会射箭,然后冲乱敌军阵型后率领大军前往冲阵摧毁敌军布置。”刘锜说道。

    “既然是摧毁粮队,当然是用火攻为主。”贾诩说道,“临行前主公让我们在粮袋表面覆盖一层湿土,这样就能隔绝火箭,敌人见火攻不奏效自然会以攻人为主,晋时就看刘锜将军的了。”

    刘锜说道,“既然已经有了准备,定让敌将有来无回。”

    若是被偷袭军心大失可能有些仓促,但如果提前有准备还能被偷袭得大败那就是能力太差了。

    左右两侧山坡上,麴义取出自己大戟,在他身后左右将士皆身披坚甲,目带野性。

    先登死士以死士为佳选,共有八百人。

    以军中违纪刺头,犯事死囚为主。

    每战必先,破以死志,即为先登死士。

    “杀!”当下方运粮队行至三分之一时麴义取戟出征,先登死士紧随其后。

    “军道——恐慑!”

    “军道——奇袭!”

    麴义呼风,滚滚军道煞气浮现,一头黑红色的残爪从黑雾之中浮现。

    残爪军魂上尽是青筋,还有血色纹路,不似兽爪,又似人手,这是先登营的军魂,让人望而生畏。

    下方刘锜统率的军队心底升起沉闷的感觉,无形中恐惧的力量笼罩了他们。

    刘锜早有预料临危不乱。

    “军道——镇己!”

    一个古朴的军印形状的军魂浮现在刘锜统领的这支骑兵的上空。

    印状军魂加持己方。

    所有被震慑的威势全部消失。

    “不用担心,敌军数量不如我们。”刘锜说道。

    恐惧的力量逐渐消失。

    两股军道之力在碰撞,最终消匿于虚空之中。

    “击杀敌人!”

    “全军将士随我擒敌!”刘锜开口说道,亲自率领骑兵反击。

    但当山坡上的先登死士冲下来后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冲击。

    给刘锜的感受这就不像是一支普通的步兵!

    先登死士从山坡上下来行进有序,取下背在背上的短弩,蹲在地上开弓射箭!其余郡兵呐喊助威紧随其后。

    一排排弩矢齐刷刷平行射出。

    但下方的骑兵竟然齐刷刷的从一旁的粮车上取下来一面面盾牌?

    麴义懵了。

    哪有骑兵带盾牌的。

    这盾牌总不可能是凭空变出来的,而且正常的骑兵都是不带盾的吧,盾牌多重,若是带上盾牌负担会多很多。

    难不成他们提前有准备,这是一场埋伏。

    麴义脸色微变,但进攻的命令已然下达。

    若是撤退如何能跑得过骑兵,而且敌人只有五千人,凭借自己先登死士未尝不能将这三千骑兵屠尽!

    【麴义】【武:101(101)/统:103(103)/智:54(54)/政:68(68))】【天赋①先登:统率先登死士时提升麾下所有先登死士3点武力值,同时提升自己6点武力值。天赋②斗骑:对抗骑兵时,提升自己麾下所有先登死士5点武力值。】

    以八百先登死士正面硬抗白马义从,将这支纵横幽州塞北的天下名骑打残的无敌精锐。

    为了对付先登死士,方牧给刘锜派遣了两万骑兵,刘锜派遣五千人随军运粮,另外一万五千人缀于后方。

    因为他担心如果运粮队伍太多会导致敌人不敢劫粮,毕竟从前几次经验来看劫粮的敌人数量不会太多,只在几千人左右,若是骑兵太多敌人很可能不敢劫粮。

    “刀山敢前,火海不退;每战必先,死不旋踵!”八百先登死士悍然冲阵。

    麴义一咬牙,目标直指中军,率领大军杀向刘锜。

    [麴义基础武力值101,先登+6,当前武力值107]

    “杀!”麴义怒吼,不止是他,连带着他身后的八百先登死士身上爆发出排山倒海一往无前的气势。

    攻!

    攻!

    攻!

    刘锜也被先登死士爆发出的气势震慑,但随后恢复平静。

    再勇猛也改变不了人数稀少的事实。

    刘锜一声令下,身后左右亲卫掀开蒙着灰布的厚牛皮鼓,然后重重落锤击鼓。

    咚咚咚——

    沉闷密集的声音连成一片。

    密密麻麻的擂鼓声响成一片。

    随着鼓声,远远缀在运粮队后方十里外的另外一支骑兵听见了命令,为首校尉从怀中掏出一块布衔在口中。

    抽出跨在腰间的长刀。

    “全军将士!随我出击增援将军!”

    校尉厉声说道。

    上万骑兵策马奔腾,所有骑兵坐下的马蹄上都包裹着一层厚布,故此声音和动静都小了许多。

    先登死士冲入阵中,在刘锜的指挥下骑兵们放弃粮车,转而围绕先登死士奔驰。

    麴义领军杀至粮车前,一刀砍在粮车上,破开的麻袋里流出了哗啦啦的土石碎末。

    瞬间明白自己被骗了。

    这是敌人故意埋伏的陷阱。

    “陷阱又如何,将你们这支骑兵斩杀于此照样是大功一件!”麴义脸色一冷。

    手中大戟爆发出强烈的罡气,一戟斩出,罡气没入前方军阵,被军道煞气消融均摊于附近将士,未能对骑兵造成直接伤势。

    麴义早有预料,领着先登死士向前奔去,先登死士最前面一排围成军阵竖起手中长枪组成矛阵,后方一排先登死士再度掏出劲弩并排射箭。

    这一次瞄准的不是骑兵,而是骑兵身下的坐骑。

    一排箭矢射出,有上百名骑兵倒地,麴义领先登死士有序冲杀至前,将这倒地的上百名骑兵尽数斩杀。

    刘锜领骑兵再度回攻却被麴义率先登死士击退。

    “这支精锐好生勇武。”刘锜赞道。

    他发现这支骑兵个人武力皆极为夸张,不止训练有素,而且每名先登死士的武功都不差,若放到普通的军队里少说也是百夫长的水准。

    他想起了临行前主公叮嘱他一定要小心一支特殊的军队,此军名先登死士,乃天下精锐,专克骑兵。

    若是遇见先登死士定不可正面冲击,而应当以游猎之法骑射击之。

    “围。”刘锜随后采取围而不攻的方法。

    麴义选择以不变应万变,先登死士结成军阵困守原地。

    此地乃是冀州,拖延时间越久对自己越有利。

    忽然,麴义察觉到地面隐约有震颤的声音传来。

    韩刺史增派的援兵?

    麴义转头望去却发现不对。

    平原尽头一支有骑兵正加速赶来。

    但数量似乎太多了,至少也有上万人,冀州根本没有这么多的骑兵。

    “阁下就是麴义吧,我大军已至你何不投降,难道非要与韩馥尽忠不成。”刘锜劝说麴义。

    “麴义将军,韩馥并非王者之相,相信如今冀州战况对你这等名将来说应当是很真切的,良禽择木儿栖,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呢。”贾诩也开口说道。“我家主公素闻麴义将军大名,此行特意嘱咐我若是能见到麴义将军一定要劝说将军弃暗投明,将军若愿,我家主公愿对将军委以重任。”

    这番话倒是没有说谎,方牧在临行前确实嘱托过贾诩,如果看见了麴义后在上风的情况下可以尝试招揽麴义。

    麴义曾背叛韩馥投靠袁绍,这说明麴义此人并非愚忠之人。

    麴义脸色阴晴不定。

    转头看向自己身后八百先登死士,然后回头说道:“我投降可以,但你们要承诺保证我这些弟兄的安全,而且不得拆散先登营!”

    “麴义将军放心,我家主公定会同意。”贾诩说道。

    “哼,你一个亲兵说什么大话,让你旁边那个将军给我做承诺!”麴义怒道。

    “......”贾诩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装扮,无奈的笑了笑。

    一旁的刘锜又重复一遍答应了麴义的条件,麴义这才率军投降。

    。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