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五十九章 大树将军冯异(2/4)
一本读|WwんW.『yb→du→.co
    东汉东凌渊关为东汉与中间之间必经出口。

    在东汉和中汉之间有一条如天埑般的山脉将两国隔开,这也是这上百年来东汉和中汉之间秋水不犯河水的缘故之一。

    这条山脉起始于中汉南蛮之地,北上至西凉边境,唯有西凉至北之地有一条坦途可通过,这也是两国之间唯一能快速通过大军的地点。

    自当年之后中汉与东汉之间在这唯一的出口两面各建立了一个关卡互相对峙。

    分别被称为前凌渊关与后凌渊关。

    而驻守前凌渊关的就是东汉大将冯异。

    东汉开国经历了一系列大战,在这些战役中涌现的名将可谓繁多,但暖男冯异在其中绝对是顶尖一列。

    冯异在东汉军中有一外号——大树将军。

    冯异就像大树一样,温柔,恬静,却又可靠。

    生而不有,为而不恃,长而不宰,是为玄德。

    每次打完胜仗之后其他将军都会为了争夺功劳面红耳赤,唯有冯异只是默默独自一人坐到远处的树下。

    其他将军都有纵容手下劫掠屠城之事,唯有冯异领军从未有过。他治军严明,谋定后动,赏罚有度,军中下层将士尽愿意追随于他,一个人的名声不是一件事做出来的,而是靠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累积起来。

    冯异每在路中遇到其他将领,不论官职高低、战功大小,他皆驱车让路。

    不争、不抢、不贪、不欲、不求。

    若说光武帝刘秀是一束光,那冯异就是阳光下最茂盛的那株树。

    当初刘秀起事之时并非一帆风顺,中途也经历过不少败仗。

    有一次刘秀输得很惨,兵败逃到一处荒亭,饥寒交迫,又没有食物。

    冯异就像变魔术一样不知道从哪里拿来了一些豆子亲自给刘秀煮了一碗暖洋洋的豆粥,很难想象当时刘秀的表情。

    后来又有一次兵败也是无粮,还下起了暴雨刘秀还被淋成了落汤鸡。

    冯异又去山中采了一些野菜亲自给刘秀煮了一碗粥,就像一个魔术师总能在刘秀窘迫时变出热腾腾的食物。

    他还和邓禹一起烧火架柴给刘秀烘干衣服,三人坐在火堆边谈笑风生。

    若论刘秀对谁最信任,冯异绝对是最有利的候选者。

    这也是刘秀让冯异坐镇前凌渊关这个兵家必争之地的原因。

    不过冯异能坐镇于此可绝非只靠刘秀的信任。

    冯异自开国以来单独领军从未有过一败,唯一一败还是因为冯异担任副将时主将邓禹不听他的劝告贪功冒进最终败而归。

    收河南,平赤眉,定关中,虎步关右,横扫凉州。

    前凌渊关,冯异安静的坐在岸几上,轻轻吹了一口茶。

    在他对面坐着一身着黑底银边战袍的男人,这男人长相平平无奇,唯有双眼狭长,眼深似渊,如藏有九曲黄河。

    “韩将军能真来倒是出乎我预料。”冯异微微一笑。

    “你们东汉其他将军我可能信不过,但冯异将军的信誉还是值得我来一趟的。”韩遂说道。

    “听说韩将军最近并不好过。”冯异说道。

    “冯将军又是从而得知我不好过的?我有兵马十万,还与马腾联合,就算董卓屡屡进犯也无丝毫成果。”韩遂平静说道。

    他自是不能说自己不好过,韩遂知道冯异邀请他来自是要与他合作,若是落入了下风谈何合作之事。

    “西凉人烟稀少,有生之力有限,你现在的兵力集结了多少年。”冯异问道,“若是现在的兵力死光后你需要休养多少年。”

    韩遂面色如常,“那就臣服董卓,董卓需要争霸天下总是需要人的。”

    韩遂拿捏准了冯异不会坐视他投向董卓。

    冯异微笑道:“若是投降文约兄下场可能不会太好,除非你现在就投降董卓,否则战场上死伤太多恐惹董卓嫉恨,董卓此人可不似我东汉君王这般淑和。”

    韩遂眼神闪烁,要论对臣子宽容,刘秀绝对首屈一指。

    这一点是中州公认的。

    刘邦狡兔死走狗烹,赵匡胤飞鸟尽良弓藏,朱元璋手段铁血,铁木真讲究弱肉强食。

    对开国功臣相对来说温和的只有刘秀、李世民、嬴政。

    这其中嬴政虽未有杀功臣之嗜好,但因为秦律严苛,整个大秦都像一架随时等待发动的战争机器。

    “冯将军是要借兵于我?”韩遂似笑非笑。

    “无天子之令异不敢借兵,且就算借与将军你敢用吗。”冯异哑然失笑。

    “但我可借粮与兵甲给韩将军,而且听说董卓麾下猛将众多,若是韩将军确认,我也有一人才可以举荐给韩将军,就是不知道韩将军是否敢用了。”冯异说道。

    韩遂沉默。

    冯异派的人不用想就知道是东汉朝廷的人,应当是想借此人之手代掌自己手中之兵,好一个算计。

    韩遂心底冷笑。

    不过他也有自信,因为他手下骑兵多是羌骑,最初是羌人首领北宫伯玉胁迫他造反,将他掳入羌营。

    后来韩遂隐忍多年最终将北宫伯玉杀死并凭借这么多年的隐忍扶持了一大批心腹从而掌控羌骑。

    这也就是他,其他汉人想要掌控羌骑可没有这么简单。

    来了正好,正好自己手下人才比之马腾有所不如,若能掌控此人正好借机在联盟中压过马腾一头获得主导权,再徐徐图之。

    “不知此人在何处?”韩遂问道。

    冯异拍了拍手,站在门外的亲兵推门而入然后站在冯异身旁。

    “这是何人?”韩遂诧异,他当然不会认为这就是一个亲兵。

    “窦宪,快来见韩将军。”冯异对青年说道。

    “窦宪,见过韩将军。”这名青年肤色白净,一看就是养尊处优。

    韩遂皱眉望着这名青年,不知为什么,这名青年给他的感觉很不舒服。

    明明是恭敬的望着他,眼神也没有别样的感觉,但白净的脸颊上的那双眼睛。

    “这是窦宪,他曾祖父是窦融,位列云台阁。”冯异说道。

    韩遂这明白,云台阁里二十八将皆有画像于其中。

    但除了云台二十八将以外还有四人的画像也挂入了云台阁里,虽然没有位列二十八将之中,但也属于云台阁,故此还有一种说法是云台三十二将。

    而窦融就是额外的那四人之一。

    另外三人分别王常、李通、卓茂。

    听见只是一个将四代,韩遂放松了警惕,但也有些失望。

    因为一般来说将门世家都是一代不如一代,尤其是当先辈闯出偌大的风头后后代想要超越先辈总是很困难。

    。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