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六十五章 孙坚盟友(1/3)
一本读|WwんW.『yb→du→.co
    送走荀谌陈宫之后,陈庆之望着窗外的杏树,轻轻叹了口气。

    从书房里取出长笛,轻轻鸣奏笛音,如一汪清水吹动了院里的伏波。

    忽闻身后笛声传来,陈宫回头望了一眼,“好兴致。”

    荀谌和陈宫都是果断之人,他们动手不会拖沓太久。

    当天晚上,燕青翻入院内,来到陈庆之的卧房。

    轻轻推开门,床上隆起一个人形包裹,燕青察觉不对,上前掀开被子下面全是衣服和杂物。

    早有准备?

    燕青眼神闪烁。

    白日里他一直有监视院子,里面不曾有人出来,也就是说陈庆之绝对还在院子里的某一处。

    在哪儿呢。

    燕青在院子里找了一遍,床下衣柜里也都找寻了一遍,他发现衣服有收拾过的痕迹。

    除非有......密道。

    燕青皱眉。

    而且他记得陈庆之身体薄弱,所以密道入口应该也是偏向于灵活的,很轻松就能找到。

    找了小半个时辰,终于在后院墙角处搬开一个空的水缸,看见了一条通往斜下方的地窖。

    燕青进入密道,里面传来声音:“还真是煞费苦心啊......不用找了,我就在这里。”

    黑暗里一道背着行囊的人影走出来。

    正是消失在房间里的陈庆之。

    陈庆之面无表情,如果他有钱的话就能修建一条通往外面的密道直接逃离这里了。

    可惜只有这一个藏在屋子下面的地窖。

    “请。”燕青对陈庆之说道。

    陈庆之走在前面走出院子。

    望向皇宫的方向不禁苦笑一声,然后摇了摇头。

    “看来无法为陛下尽忠了。”

    “得罪了。”燕青对陈庆之说道。

    陈庆之叹了口气,跟随燕青老实的离开建邺。

    出了城,一行四人踏上返程之途。

    途中无人知道陈庆之不在建邺,萧衍也是过了几日才发现陈庆之没有出现,派人前去搜寻发现院子空无一人,没有打斗的痕迹也没有血迹。

    萧衍只当是陈庆之久久不能一展所才离开了建邺,也没有多想。

    离开南梁一路北上,陈庆之出城后说道:“你骗了我,说好了等你主公来,但你没有等你主公,你直接把我绑走了。”

    “到了幽州我自罚三杯。”陈宫说道,“这都是我的主意,本来友若这老实巴交的家伙是想来找你的。”

    “没有骗你,我们主公确实是派我前来找你,不然为何能知你名,我回去在唤主公前来,一来一回就是年余,主公不能离开幽州太久,如今正是主公霸业启迪之时,只能抱歉了。”荀谌对陈庆之说道。

    陈庆之对荀谌口中的主公终于多了一些好奇。

    究竟是什么样的人能让荀谌这么推崇。

    见陈庆之现在的模样,荀谌脸上浮现一抹笑意。

    看来不需要考虑太多其他手段了。

    陈庆之掀开马车幕帘,望着马车外向后移动的景色,他知道自己或许这辈子都不一定能再回到南朝了。

    ......

    北凉边境。

    谢艾见北凉边境多有放松,于是令北宫纯领军伪装成平民进入城池。

    随后里应外合一举拿下边境城池。

    之后谢艾凝聚军魂,裹挟胜利之师一路东进连克六城,一时之间北凉陷入烽火之中。

    战报传入前线沮渠蒙逊耳中。

    沮渠蒙逊惊怒不已。

    破口大骂:“前凉张寔小儿安敢如此,我定不饶他!”

    沮渠蒙逊就要领兵回援,但孙坚岂能如他所愿。

    明面上祥装让黄盖继续坐镇军中坐视沮渠蒙逊退兵,但暗中却亲自率领骑兵赶至后方埋伏。

    待到沮渠蒙逊退兵之时一举进攻!

    “杀!!!”

    山谷两侧全是埋伏的杀喊声。

    沮渠蒙逊的北凉大军陷入乱军,一时之间自相践踏死伤无数。

    孙坚身先士卒手持大刀直指沮渠蒙逊。

    “沮渠蒙逊!”孙坚咆哮,“可敢与我孙文台一战!”

    “有何不敢。”沮渠蒙逊乱军之中转身杀向孙坚。

    孙坚周身罡气化作盔甲,身后浮现一头猛虎虚影。

    一刀斩出伴随滔天罡气,重重刀浪叠加铺天盖地斩向沮渠蒙逊。

    沮渠蒙逊持着一对铁骨开山斧,双斧交叉挡下第一刀。

    但后续的刀浪层层叠加,一刀更比一刀狂猛。

    四刀过后沮渠蒙逊难以招架双臂发麻松开双手,然后直接转身就逃。

    自己不是这孙坚的对手,这孙坚的勇武堪比西魏猛将独孤信,沮渠蒙逊本自信自己武功不差,就算在北方诸国之中也算的上骁勇,没想到此人竟这么恐怖。

    怕是已经踏入半步练神返虚层次了。

    “哪里逃!”孙坚追向沮渠蒙逊。

    沮渠蒙逊仓促逃亡,左右北凉将士纷纷上前援救主公。

    孙坚一路厮杀但终究赶不上沮渠蒙逊的速度,丢失了沮渠蒙逊的踪迹。

    “可恨。”孙坚怒道,若是自己能有一头好坐骑就好了。

    江东无好马,难以追上沮渠蒙逊。

    虽然跑了沮渠蒙逊,但孙坚随后领兵围剿其他北凉士兵。

    沮渠蒙逊逃跑后剩余北凉士卒大败,一战彻底被打垮了精气神。

    此战死伤无数,也被俘虏大批将士。

    却说沮渠蒙逊逃回北凉之后得知谢艾已然领兵攻克了一郡之地,于是召集余下北凉将士抵挡谢艾。

    与谢艾交战数次之后虽然落入下风但终究守住了余下城池。

    只是前凉借此机会趁机吞并一郡之地,地盘向东北方向扩张不少,此战最大的赢家就是前凉。

    鲁肃得知战果后又进宫与张寔交流,以使臣的身份代替孙坚与张寔结盟共同瓜分北凉。

    张寔却是拒绝了鲁肃,在他看来北凉已经是自己的囊中之物,此战北凉元气大伤,岂能与孙坚共瓜分自己的果实。

    鲁肃被赶出皇宫后又去求见后凉之主吕光。

    吕光雄才大略,此人类似于孙策,除了是一方诸侯的身份以外自身也是骁勇无比,他曾刺伤前秦猛将万人敌张蚝,一身武艺惊人,后凉在他的带领下早已隐伏多年如今兵强马壮,唯一制约他后凉发展的机会就是疆域面积太小,他早有进取之心,得知鲁肃身份后大喜,连忙邀请鲁肃进宫与其交谈。

    鲁肃将北凉受到重创,前凉进攻北凉的消息告诉吕光。

    “你是让我进攻前凉?”吕光没有贸然同意。

    “非也,我是请大王攻取北凉!”鲁肃随后向吕光阐述前凉拿下北凉后的威胁,和后凉拿下北凉后的好处。

    前凉本就为五凉之中目前最为强盛的一国,而且地盘也位居正中,可攻四面。

    若是让前凉吞并了北凉,拥有两国之力的前凉将有雄霸西北的潜力。

    “以大王兵锋之盛就算大王与前凉平分北凉,北凉也不敢与大王发起决战。”鲁肃说道,“而北凉如今遭受重创,大王想要开疆扩土不正是最好的机会吗?”

    “而且我们主公愿意与大王结为盟友共进退。”

    吕光闻言大笑,“好,那本王就与你主公结盟。”

    。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