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六十六章 董卓南下(2/3)
一本读|WwんW.『yb→du→.co
    “主公,必须派吕将军前来。”李儒对董卓说道。“适当时候必须放弃并州......或者西凉。”

    董卓面色阴沉。

    “老夫怀疑吕布与方牧小儿在演我。”董卓对李儒说道。

    李儒苦笑,太师这想法实在是有些新奇。

    吕布和方牧怎么可能合作,他们根本就不可能结为盟友。

    “不然为什么迟迟不肯有战果,亏他还被称作九原虓虎。”董卓抱怨道。

    董卓也只是抱怨,他也明白吕布不进攻是没有把握,敌人实力不弱,抱怨完后叹了口气。

    那韩遂手下新出现了一个窦宪。

    窦宪此人很是难缠。

    在与其交战多次后董卓也不得不承认窦宪的统兵本领在西凉军中无人能与其比较。

    现在唯一依仗的就是自己的军队数量比韩遂马腾的军队数量更多了。

    李儒眯起眼睛,思索片刻,然后忽然说道:“主公,文优有一计,只是此计主公不一定会同意。”

    “你说。”董卓最近急得嘴角都起火泡了。

    “退出凉州,南下攻打益州、关中。”李儒说道。

    董卓眼睛猛然睁大,神色变换阴晴不定,胡须撩动,显得颇为狰狞。

    “荒谬,我要是这么灰溜溜的逃了天下人如何看待老夫。”

    “主公,益州只需要扼守关中要道和蜀中险道就可为主公大本营,蜀中数百万子民只需好生收养即可为主公提供数十万大军,那马腾韩遂二人如今只是因为主公强压才不得不联合在一起,等到主公退去他们坐拥凉州,自然会因为分均不公发生矛盾,晋时不需要主公动手他们自然会成为仇敌自相残杀。”李儒说道。

    “能不费一兵一卒即可让敌人自相残杀,我们所付出的不过只是暂退凉州而已,何乐而不为呢。”

    董卓眯起眼睛,“但你凭什么拿下关中之地。”

    “蜀中之地主公可采用合纵连横之法,益州刘焉虽然名义上掌控益州,但实际上益州却有另外一支势力割据汉中,掌控进入蜀中的要道。”李儒说道。

    “你是说张鲁。”董卓说道。

    “没错,张鲁此人建立五斗米教,还创立义舍置义米肉于内,免费供行路人取食,张鲁在汉中颇得民心,而张鲁有一亲信名阎圃,主公不是掌有少帝,可派人联系阎圃以高官厚禄奉之,阎圃为内应即可协助主公拿下汉中之地。”李儒说道。

    “好,就依你所言。”董卓说道。

    随后董卓派李肃前去游说阎圃,阎圃果真被高官厚禄给打动,而且董卓的势力也比张鲁强大太多,但阎圃不愿意杀张鲁,而是禀明愿意劝说张鲁投诚。

    李肃回禀后董卓允之。

    阎圃随后劝说张鲁,“董卓强而我们弱,董卓有西凉并州四十万大军,还有飞将吕布横行于世,将军可能挡之?”

    张鲁默然。

    “将军所为不过只是为了宣传自己所学。”阎圃说道。

    张鲁点头,他就是为了宣传自己的五斗米教,他的祖父就是张道陵,道教正一教创始人,从小耳濡目染之下受到了影响。

    “以将军势力目前只能将自己的教义宣传汉中一地,若是借董卓之手可宣传数州之地岂不美哉?”

    张鲁心动了,一方面是董卓的威势,另一方面是因为可以宣传教义。

    于是张鲁同意了阎圃的劝说,投靠董卓,而董卓也将张鲁的五斗米教奉为国教,但不得涉足朝事,否则不轻饶。

    张鲁自是同意。

    之后董卓陆续撤出西凉入驻并州,同时借助张鲁的汉中攻打益州,而西凉剩下了韩遂和马腾两家势力。

    同时临走前董卓还借刘辩之命封马腾为凉州牧。

    望着空荡荡的凉州,确定董卓是真的离开后,韩遂和马腾两人之间的关系变得微妙起来。

    更重要的是董卓是封马腾为凉州牧。

    虽然知道这是董卓的离间计,但为何有阳谋这东西,因为有时候你明知道是陷阱还会自己心甘情愿的跳下去。

    能有大毅力阻止和拒绝阳谋的人终究只是极少数。

    韩遂找到马腾私下见面,和蔼说道:“董匹夫给马腾凉州牧却不给我,分明就是离间你我关系。”

    马腾叹了口气,“文约兄言之有理,你我兄弟多年岂能被董贼区区离间计给伤了感情。”

    韩遂脸上浮现一抹笑容。

    “寿成兄能这么想当然是最好了。”

    说着韩遂不露痕迹的看了一眼站在马腾身后的庞德、马超二人。

    脸上看不出丝毫异样,韩遂笑眯眯的开口说道:“寿成兄,既然如此不如你将凉州牧的位置禅让于我把。”

    马腾脸上的笑容僵硬。

    他实在有些舍不得,这可不止是一个凉州牧名义上的名号这么简单。

    成为凉州牧就能享受凉州的气运,能获得凉州气运的增幅,只需要自立为一方诸侯即可享受部分气运。

    长此以往自己手下的势力就会越来越强大,这也是他们为什么要争夺的原因。

    而且自己犬子马超如今正是成长之时,马腾看出了马超恐怖的天赋,若是能有凉州气运增幅,成为练神返虚易如反掌,甚至就算传说中的合道也不是没可能一窥真容。

    但让他拒绝却又有些难以启齿。

    站在马腾身后的马超冷哼一声:“攻打董卓我们也出了力,凭什么要让出来,有本事你让董卓封你为凉州牧去。”

    “放肆!如果不是我家主公击败了董卓岂能离开凉州,我家主公来找你是看在多年的友情之上,你现在就是敬酒不吃吃罚酒!”阎行怒道。

    马超看见阎行这么猖狂,眼睛不由眯起,眼底射出寒光。

    当年他年幼时曾被阎行虐击,当年用长矛抽打自己,矛断后还想用矛刺杀自己,若非父亲阻止说不定自己命就没了,马超绝对算不上什么大度的人,这个仇恨他一直埋藏在心底,现在的他可今非昔比,见到阎行这么猖狂直接拔出腰间长剑刺向阎行。

    “让我看看你这些年进步了多少。”阎行冷笑。

    直接挥矛与马超战成一团。

    韩遂面色难堪,一拍桌面怒声呵斥道,“够了!还嫌不够丢人吗,马寿成,亏我还将你当成兄弟。”韩遂痛心疾首的怒锤胸口,“你却如此欺我。”

    马腾为人忠厚,见到韩遂这么说当下有些愧疚,赶忙阻止了马超,然后对韩遂说道:“既然兄长想要,那我这凉州牧就让给你吧。”说完马腾叹了口气带上马超庞德起身离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