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七十五章 陈庆之南下(2/3)
一本读|WwんW.『yb→du→.co
    “这一战就让陈庆之和......赵云去吧。”方牧嘴角含笑。

    两个白马将军在一起,跨越了时代与时空并肩作战。

    一个用兵如鬼,另一个七进七出。

    赵云的战绩不用多说。

    在演义之中七进七出救阿斗,单人独骑击败文丑、麴义,一枪秒杀高览,败张郃,平许褚,十回合败李典,一回合杀夏侯恩......

    而陈庆之传记被太祖观阅后大为赞叹,挥笔写下“千古之下,为之神往。”

    率领七千白袍军挥军北上直捣中原。

    两人都是演义中被封神的存在,在各自时代如皓日当空。

    赵云在前些时日被他师父童渊带至中汉,他也到了出山的年龄。

    童渊没有阻止赵云从军,学成枪法参军入伍本就是他麾下三个徒弟的命运,也是他们从小所向往之事。

    如今张绣闯出了不小的名声,张任也成为一方守将。

    这个被他寄以厚望的小徒弟被童渊认为最得他枪法精传,假以时日定能超越他。

    现如今年纪轻轻就已踏入返虚,此生合道有望。

    童渊将赵云交予方牧时颇有不舍,但最终还是选择放手。

    “子龙,此行你就负责保护陈庆之将军。”方牧唤来赵云,亲切的嘱咐道。

    站在方牧身前的赵云身高七尺,体格壮硕。

    虽然离三国原著里描写的身长八尺,浓眉大眼,阔面重颐,威风凛凛有一点差距,但已经能看出几分样子。

    和梦中世界里的“美男”不同,中州的男人以阳刚之气为美。

    而如果长相过于阴柔,要知道中州无论男女都是留长发的,太过柔美的话长相也就吸引那些有龙阳之好的人了......

    他算是看着赵云长大的,虽然他年龄也大不了赵云几岁,但在他看来赵云就像自己的晚辈一样。

    这种变化是来自心理的。

    “是!云一定保护好陈将军。”赵云心潮澎湃,深吸一口气,双手抱拳沉声说道。

    “庆之,那东西我交予你了,你可不要让我失望。”方牧转而看向房间里站在另一边角落里的陈庆之。

    陈庆之有些苍白的脸上多了一些红润。

    自从有了病秧子二人组后方牧就对麾下文臣武将的健康极为看重。

    尤其是如陈庆之这种在历史上出了名的身体文弱之人,或者如郭嘉戏志才这种短命之人,不是身体有暗疾就是先天性的毛病,更是需要好生调养才行。

    陈庆之想到昨夜主公交予自己的东西,沉默片刻,然后点点头。

    他知道这是主公想要培养他和为他创造声势,否则也不会将徐州的军防布局图特意交付给他。

    这是要让他创下战功,从而更好的栽培他。

    陈庆之对提前知道徐州布局图没有什么抵触心理,在他看来兵不厌诈,能够通过手段或者大势让敌人内部分化从而提前投靠也是一种本事。

    强盛的国力本就属于军道大势中的一种。

    “我只给你一万骑兵,我军拿下徐州本就是板上钉的事,十万大军南下能攻下徐州的将军不知凡几,但能只用一万人就拿下整个徐州的人寥寥无几,我相信你,不要让我失望。”方牧说道。

    陈庆之心底一凛。

    “庆之敢立军令状,三月之内定下徐州。”

    “哈哈哈,有你此言我就放心了。”方牧欣慰。

    陈庆之统率能力值加上天赋全面激活后,甚至可以对赵云产生增幅。

    这也是方牧这些年观察发现的东西。

    统帅的统率值的高低决定了他们能给什么级别的武将产生增幅。

    一般来说只要统率值高于武将的武力值,增幅武力值的效果就能覆盖在武将身上。

    目前赵云的武力值刚突破返虚,达到111点,而陈庆之天赋全部激活后刚好能让赵云享受增幅。

    ......

    徐州北境,一万身着白袍的骑兵南下。

    这一万骑兵都是幽州骑兵,跟随方牧最初的老兵,哪怕放到整个中州也算得上精锐骁骑。

    令行禁止,进退合一。

    陈庆之坐在轿子里,他身体文弱难以长途骑马颠簸,所以方牧赐他银撵蛟纹马车,令赵云持枪护卫左右。

    坐马车虽然避免了颠婆,但也让陈庆之目标放大,如果没有猛将保护左右容易被敌军刺杀。

    远远的,陈庆之见到远处一座县城坐落在平原上。

    陈庆之一挥军旗,传令下去:“绕。”

    幽州骑兵收到军令后毫不犹豫调转方向绕开县城。

    赵云眼底露出一丝疑惑。

    他偶尔也有阅读兵书,兵书上不是说不能贸然深入腹地吗。

    马车里陈庆之闭着眼睛,手指轻轻敲击在大腿背上。

    徐州东莞郡位于徐州最北,紧邻青州北海郡和兖州泰山郡。

    陈庆之领军从兖州泰山郡出发一路南下。

    东莞郡,东莞县城,曹宏望着这支万人骑兵绕开东莞直接行往后方。

    他既松了口气,又有些恼怒。

    人就是这么复杂。

    如果北方的军队攻打他,曹宏会有些紧张和害怕,但如果不攻打他,他却又觉得是不是看不起他。

    我领军驻扎在这里,你看都不看一眼就直接当着我的面绕后离开,这也太不当人子了吧。

    “我倒要看看你吃什么!”曹宏怒道。“把你的补给线全部截断!”

    “将军,我们不攻打刚才那县城吗?”赵云终于忍不住问道。

    马车里的陈庆之睁开眼睛,眼角带着笑意,“我还以为你不会问。”

    赵云涩然。

    “徐州又不大,最多五日就能走穿徐州。”陈庆之说道。

    “可我们只带了三天的干粮啊。”赵云疑惑。

    陈庆之淡淡说道:“这些城里全是粮食。”

    “......”

    赵云反复咀嚼两边,终于明白陈庆之的意思,然后陷入沉默。

    “这些县城又不高,主公说你武功高,你一人杀上城墙然后打开城门不就行了。”陈庆之说道。

    赵云小脸一苦,“啊。”

    没想到你自信的底气居然是我,我太难了。

    赵云觉得自己刚上战场就承受不该有的重担。

    马车里的陈庆之看不见外面赵云的表情,但他能够想象到这个小家伙此刻的样子,不苟言笑的脸上浮现一抹笑意。

    。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