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八十二章 袁绍痛哭(3/5)
一本读|WwんW.『yb→du→.co
    “是叫韩歆吧,我似乎听说说过?”董卓想了一会儿想起了韩遂之子的名字。

    “主公记得正确,正是韩歆。”

    “韩遂英明一世,却栽在了一个白眼狼手上,我这当叔叔的总要帮衬一下晚辈,你说是不是。”董卓笑道。

    “主公仁慈。”李儒说道。

    两人对视一眼,狼狈为奸的笑起来。

    “不过主公也不得不防方牧,这种机会方牧应该不会错过。”李儒说道。

    “无妨,让吕布前去牵制方牧就是。”董卓说道。

    “只是韩歆现在应该被阎行严加看管,如何能联系上。”董卓说道。

    李儒说道:“主公,我打听过了,韩歆现在被看押在院子里,看守韩歆的都是阎行的亲信,但每日韩歆的伙食都是原来韩遂府上的老厨子,那老厨子有一个学徒是陇县人,我已经派人联系上了,到时候每天端饭时就可以夹信送去。”

    董卓说道:“好,那就这样,我儿吕布拿下荆州后就有些不听我这义父的话了,也不知道这一次他是否愿意出兵。”

    “主公,你与吕布之间的矛盾都是因为貂蝉,想要彻底解决这件事,不如将貂蝉......”平时李儒是不会说出这种得罪董卓的话的,但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脑袋一抽,说出了这番憋了许久的话。

    董卓的脸色肉眼可见的阴沉下去,若是换一个人敢这么说董卓就直接动手,但说这话的是他的心腹李儒。

    看见主公的表情,李儒立即闭上嘴。

    他能感觉到主公现在的心情不是很好。

    李儒躬身退下去。

    董卓坐在太师椅上,脸色阴沉,就像一头发怒的暴熊。

    ......

    豫州。

    “兄长,你看我精兵如何?”

    袁术走在庭院楼阁里,手中端着玉杯,对身旁落后他一步的袁绍问道。

    “有精兵二十万,还有猛将文臣无数,足以与方牧董卓三足鼎立。”袁绍谦卑的说道。

    袁术嘴角升起一抹笑意,“不不不,我现在可没有这么大的势力。”

    话是这么说,但袁术嘴角还是忍不住上扬。

    袁绍低调的跟在袁术周围,他现在低调得就像一条狗。

    “南方孙坚不逊色于我,北方方牧强我一分,西边还有吕布小儿虎视眈眈,压力大啊。”袁术说道,说完拍了拍袁绍弯下的肩膀。

    “本初啊,你何时变成了现在这扶不起的样子,我记得你以前不是这种性格。”袁术说道。

    “腰挺起来。”袁术和蔼的说道。

    “不敢。”袁绍低声说道。

    “我让你挺起来。”袁术声音冷了一分。

    袁绍赶紧挺直了三分,但肩膀还是岣嵝着,仿佛背上压着一座无形的大山。

    “可惜了。”袁术说道,“以前族中长辈都说我不如你,但你看看你现在,不过就是一场败仗而已,你现在连腰都直不起来了。”

    袁绍脑袋转动,今天袁术的语气有些不对劲。

    他却是不知,昨日阎象曾私下会见袁术,请袁术杀袁绍。

    阎象言袁绍隐忍,必有大野心,欲行勾践之事,主公务必小心。

    对袁术来说,杀袁绍不过是一句话的事罢了。

    袁绍跟随他而来的属下全被袁术瓦解分散开,现在袁绍无权无势,隐忍又如何,但在袁术看来更像是被那一战给打垮了精气神。

    他现在还记得接见袁绍时的第一面,袁绍浑身颤抖,衣服和头发都被雨淋湿,像只鹌鹑一样瑟瑟发抖,眼睛里尽是惊恐。

    袁绍察觉到了不对,很快便有了对策。

    断断续续的抽泣声传出。

    袁术愕然。

    袁绍竟然哭了?

    一个大男人居然哭了。

    袁术啼笑皆非,心底对袁绍的忌惮消除几分。

    “我每想到那些战场上战死的将士就难过。”袁绍擦了擦眼角的泪。“公路,你还记得我们小时候吗,有一次你犯错了还是兄长我替你抗下了错误。”袁绍说道。

    袁术听得袁绍提及从前,沉默片刻,眼神恍惚忆起从前。

    以前袁绍待他确实不错,两人关系还算不错。

    “别哭了,丢尽了我们袁家的脸。”袁术冷冷说道。

    虽然袁术语气依旧冷淡,但却没有了那种杀意,袁绍暗中松了口气,劫后余生的他再次哭出来。

    只是这一次不是伪装,而是发自内心的庆幸。

    袁术见到袁绍这种丢脸的行为,心底满是不屑,看来袁绍的心是被彻底打垮了。

    袁绍流出泪后发现真的痛快啊。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当彻底不要脸皮后,袁绍发现真的好......舒畅。

    所有的包袱全部丢掉。

    见到袁术拂袖离去的背影,袁绍笑着闭上了眼睛,两行清泪从脸颊划过,他知道,很长一段时间里袁术都不会再怀疑他了,只要他自己不露出马脚。

    走到假山后面,袁术对躲在假山后面观察的阎象说道:“如何?我就说他心气早就废了吧。”

    阎象还是觉得不妥,但今日袁绍的表现真的有些丢脸,这哭哭啼啼的样子......

    “好了,我心底有数。”袁术见阎象的表情忍不住摇头笑道。

    此事过后袁绍隐藏得更深,他将自己的一切都深深埋藏进土里。

    就连原本跟随袁绍的一部分属下也不禁怀疑自己主公被打垮了,动摇之下尝试着向袁术表达忠心。

    袁绍对此保持沉默。

    ......

    拿下徐州后方牧已经占据中汉五州之地。并、幽、冀、青、兖、徐,单论势力范围已不逊色三足鼎立时的曹魏疆域。

    鲸吞天下之势已成,南方的袁术孙坚在之前还有摩擦,但当方牧拿下徐州后袁术孙坚暂时摒弃前嫌。

    对孙坚来说袁术就是他在北方的一道屏障。

    只要袁术不被覆灭,他就和方牧暂时不会有疆域接壤发生冲突,所以他暂时不会攻打袁术。

    而对董卓来说他和方牧之间还隔着荆州吕布和北方凉州。

    要说压力最大的就是吕布,除了袁术之外和方牧接壤的就是他治下的荆州了。

    为能获得荆州各大世家的支持,吕布娶了江夏安陆黄氏一名嫡系为平妻,江夏安陆黄氏这一脉为黄香后裔,这一脉最出名的就是黄祖了。

    黄祖为荆州重将,手握兵权,与黄家搭上联系后通过黄祖和蔡瑁以及蔡家等荆州本地世家搭上关系。

    借助荆州本地世家的力量吕布也算是掌控了荆州,不再是名不正言不顺。

    荆州本地世家们扶持吕布也有私心,如今天下大乱,刘表虽有能力但在行军打仗上却不行,而吕布却是天下顶尖猛将,能将吕布拉上战车至少能在短时间内保障他们的安全。

    至于之后的事......那之后再说就是。

    对他们来说只是牺牲了黄家一个嫡女而已。

    能用联姻来换取吕布不对他们造成威胁是很划算的一件事。

    。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