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九十章 威震西凉(3/3)
一本读|WwんW.『yb→du→.co
    岳飞目送窦宪离开,又僵持一会儿后才着手处理西凉董军。

    收缴兵甲,打乱队伍分开看管。

    同时彻查亲近李傕郭汜等人的亲兵、亲信并秘密处理掉。

    关于如何处理俘虏岳飞很熟练。

    随后岳飞开始向回退去,并派人返回冀州通知主公派人前来接手俘虏。

    这些西凉董骑自然不能用他们来对付董卓,否则历史上徐荣的前车之鉴摆得明明白白的。

    但天下这么大,不能打西凉和董卓,但可以打豫州,江南,甚至派去打宋朝都没问题。

    岳飞一战定果,拿下李傕郭汜三十万大军,击退窦宪。

    初次登场中州就拿出了最好的答卷。

    岳飞之名名动西凉,名传中汉。

    “哇。”董卓得知消息一口血喷出。

    “方牧!岳飞!”府邸中穿出董卓无能咆哮。

    三十万大军啊。

    董卓不是方牧占据了中原,还有大永作为后盾提供兵源。

    这三十万西凉军可谓是他的老班底。

    这一战的结果对他来说元气大伤。

    这三十万西凉大军是跟随他南征北战的精锐。

    李傕郭汜更是他的心腹,在军中地位高于华雄。

    当吕布没有投奔他前,这两人就是他手下最能打的两人。

    虽然牛辅,董越,董昱更受他信任,毕竟三人都是他的亲属,更受信任很正常。

    但这三人能力差了李傕郭汜一大截。

    董卓用人更看重能力,这也与他受到的边关的风气影响有一定关系。

    否则当初也不会兴冲冲的招揽吕布了。

    ……

    张济脸色忧愁,他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侄子。

    张绣来投奔他已有一段时日。

    因为用的化名,加上许多年未归,故此很多人都不知道张绣就是张济的那个侄子。

    还好这件事知道的人很少,就连董卓也不知道,否则董卓若是知道很容易起疑心,自己还能不能坐在现在这个位置可不好说了。

    “叔父,你还在犹豫什么。”张绣说道:“杀了董卓,你我投奔主公去,凭借这个大功绝对能飞黄腾达!”

    “胡闹,董将军于我有恩,我岂能背叛于他。”张济皱眉说道。

    “好了,你们叔侄二人不要吵了。”端着果盘的邹氏走来。

    张绣早年丧父,被张济收养待如亲子,加上张济和邹氏迟迟没能生子,故此他们都将张绣视为亲子。

    邹氏就是张济的妻子,也是将人妻曹迷得神魂颠倒间接害死了典韦和曹昂的那个女人。

    年近四旬的邹氏就像一个成熟的水蜜桃,丰盈的身材凹凸有致,脸上看不出岁月的痕迹。

    邹氏和张济没有子裔,张绣从小被接来,被两人待如亲子。

    “将军。”门外传来急匆匆大军脚步声。

    张济的亲信走进来,“说吧。”

    邹氏见状退下去,她明白规矩,虽然她知道自己如果留在这里夫君也不会说什么,但她还是明白自己一个妇道人家只需管好内院即可,其他事情不需要打探太多。

    张济等邹氏退下后说道,“说吧。”

    “禀报将军,李傕郭汜将军领三十万军讨伐阎行,在西凉遭遇岳飞。”亲兵说道。

    张绣听说岳飞二字,心底就有了不详的预感。

    他见识过岳飞的本事,要他来说这西凉军中没有谁在统兵上的本事能与岳飞相提并论。

    “可是败了?”张绣问道。

    张济对张绣打断别人说话有些不满,正准备小声训斥一番。

    耳边忽然听见......

    “三十大军惨败,岳飞对外宣称此战杀敌十万,俘虏二十万,郭汜、胡车儿、胡轸将军战死,李傕将军败走不知所踪。”亲兵低声说道。

    张济呼吸屏住。

    脑袋嗡嗡的。

    “三十万大军没了?这消息可靠?”张济反复问道。

    “现在军中都传遍了,董大将军没有出来辟谣。”

    “看来是真的了......”张济喃喃道。

    如果是假消息董卓肯定会出来辟谣。

    但如果是真的董卓就算出来辟谣也没有用。

    因为这么大的一件事肯定隐瞒不了,有心人只要花费一点时间就能打探到结果。

    而隐瞒真相反而得不偿失。

    “叔父,你现在信了吧。”张绣说道。

    “你退下去。”张济对亲兵说道。

    确认没有旁人后张济盯着张绣说道:“你刚才想要说什么。”

    “叔父,不如我们拿下董卓然后投奔主公。”张绣说道。

    “不可,我岂能做杀主之事,那我与那吕奉先又有何异。”张济拒绝。

    但犹豫了一下,张济说道:“但只是带一部分弟兄投奔你主公也未尝不可,也要为我手下的弟兄们谋一个出路。”

    张绣眼底露出几分失望。

    可惜叔父不愿意配合他。

    若是叔父愿意配合他那杀掉董卓的几率就很大了。

    现在李傕不知所踪,郭汜战死,董军之中叔父的势力占比很大。

    有叔父配合杀掉董卓可能性不小,但如果只有他一人,张绣心底暗叹。

    忧心忡忡的张绣来到后院。

    耳边忽然传来声音,“绣儿。”

    心事重重的张绣抬头见到邹氏,神色一正赶紧行礼:“婶婶!”

    “我见你有烦心事,可否与婶婶说说。”邹氏问道。

    若是平常张绣绝对不会将军中事给邹氏说来,一来没什么用,二来说了也徒填担忧,三是这种事毕竟是杀头的大事,若是暴露全家都遭。

    但先前在房间里与叔叔谈论时已被婶婶听见,告诉她也无妨。

    心事重重之下张绣吐了口气,便将西凉战局和现在的局势告诉与邹氏。

    邹氏听完后忽然说道:“既然你叔父担心,那为何你不直接行事?依你叔父对你的关心,若是知道你动手定然不会袖手旁观,今夜晚些我与你叔父谈及此事,就说你准备明日刺杀董卓,你叔叔还能不帮你吗。”

    张绣眼睛一亮。

    深吸一口气,虽然这么做有些像是利用叔父对自己的感情,但自己也是为了叔父的仕途着想。

    “那就多谢婶婶了!”张绣双手抱拳感激道。

    目送张绣的离去,邹氏收回目光。

    她虽然是妇道人家但在这环境下长期耳濡目染也知道一些东西。

    绣儿说得不错,这确实是很好的一个机会。

    “既然

    。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