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七十三章 驭夫大法【女同胞必看!不用感谢我了……】
一本读|WwんW.『yb→du→.co
    左小多心中所受到的震撼,甚至不下于文行天!

    作为男人,更是最为热血澎湃的少年年纪,对这样的兄弟义气,全然没有抵抗之力。

    两人恭恭敬敬的上了香。

    项家、刘家、成所有的后人男丁,都作为其亲朋眷属的行列,为其披麻戴孝,为化千寿送行!

    左小多感慨不已。

    回来后,在左小念注视并且润色之下,将整件事情详详细细的写了一遍;然后又发给了左帅公司。

    左帅公司这会正在紧锣密鼓的制作着石云峰的相关电视剧和电影,现在已经去到做后期的阶段,据说很快就能上映了……

    在收到大老板的最新信息之后,高度重视,当然更主要的还在于这件事实在太敏感了,用一种小道消息爆料的方式爆出来,更是抓人眼球,引人入胜……

    左帅公司很快就针对这件事高速运转起来;到了下午,一篇署名为《震惊!名震天下权倾朝野的中原王,竟然是这样倒下的!(不惊爆你眼球你来打我)(一)》新鲜出炉,走入大众视野。

    而这,还只是个开头,但其中的悬念钩子,已经足够写一篇七百万字的长篇小说了!

    甚至左帅公司内部已经有人在强烈提议:强烈建议不计代价,用最高的价钱,请当代最帅、最有文化、最有气质、最有涵养、写小说写得最好的风姓作者,来撰写这个故事,为此不惜付出一百个亿。

    当然,为了保密,这个作家名字叫风凌天下的事情,坚决不会往外说的!

    这件事,在商量中,密议中……

    而网络上,已经在极短的时间里掀起了轩然大波……

    主要是中原王府的覆灭,外界还有太多的人根本不知道。

    很多人一看首先是一个诧异:中原王倒了?!

    本能就点了进去……

    在短短的时间里,网上已经滚起了雪球,雪球越来越大。

    “原来中原王竟是这种人……”

    “原来中原王做了这么多的坏事……”

    “原来,这才是真相……”

    “我擦,我是真没想到……”

    “我真震惊了!”

    “震惊!”

    “这消息简直惊爆了我的眼球!”

    “惊爆了我的肺!”

    “惊爆了我的卵蛋!”

    “瞬间惊爆了我菊花七朵三亿子孙……”

    “小编真真是太牛逼了,这些私密事情也都知道……五体投地跪拜之……”

    “全身上下都惊爆了……”

    ……

    只不过这些事情,左小多在交待过最初议向之后就不再理会了,专心进入灭空塔练功。

    学校操场上,李成龙正在挥汗如雨,与孟长军等与高家的年轻一辈,努力修炼着……

    他同样要以自身最完满的姿态,突破婴变;而孟长军郝汉等,也都是想要战斗经验更丰富一些,灵气积累更足一些……

    对于李成龙的对战切磋要求,自然是一拍即合,乐见其成。

    而九霄灵泉,左小多并没有给李成龙,因为李成龙若是现在这个时候服用,恐怕就赶不上这一次行动了……

    还有就是,就现在这个境界,至少在左小多看来,并不是李成龙服用的最好时机,最好是等到突破化云的时候再服用,效果会更好,更显著……

    相信到了那个时候,兄弟们之间应该已经磨合到了一定地步,可以完全放心的将肿肿带到灭空塔来修炼,让他的根基更稳一些……

    至于现在,不用左爸左妈说,左小多也不会冒险。

    这不是不够义气,而是……现在的李成龙,本身的修为,与心智,沉稳,以及经历过的风雨人情世故,都还没有达到可以分享这种惊天秘密的地步!

    整个潜龙高武的大环境大氛围,就是各尽全力,以战代练的方式,极端修行,极端精进。

    在化千寿葬礼之后,由项狂人带队,十个老师随行,潜龙高武两千五百人的接防队伍,开始出发!

    当日,沿途送行的家长们一直送到了丰海城外。

    “只得三个月时间,很快就回来了!”

    不管是学生,还是家长,都对这样接防很放心,即将春节了,天寒地冻,边疆只有更加的寒冷彻骨。

    一般情况下来说,这样的季节是不可能发生大战的,以往几百年几千年甚至更久远的时候,都是这样度过的。

    孩子去,只是历练一下,感受一下子边关战场的氛围而已。

    虽然巡天御座刚刚发了战时令,但根本就没有任何人往最恶劣的方向去联想!

    撒泡尿都能出来一条冰棍的季节……还打什么打?

    抱有这种想法的,甚至包括项狂人与带队的几位老师。

    他们是将人送到之后,就要即时回来的。

    毕竟之前已经有过太多次类似的经历,项狂人之所以会去,也是因为他之前怪状缠身,已经太久太久没有去往前线了,打算藉着这一去,要找找当年的老兄弟们叙叙旧,以及为千寿扬扬名。

    当年在部队的时候,你们都看不起我兄弟,天天揍过来骂过去的;现在怎么样?我兄弟就是这么对待我们一干兄弟,我有这么一个兄弟,我能骄傲到了天上去了!

    有这么一个兄弟,不光是这辈子不白活,我特么能吹三辈子!

    羡不羡慕,嫉不嫉妒?!

    队伍迤逦出发,一路犹有欢声笑语相随,逐渐去得远了……

    ……

    左小多在灭空塔里面,挥汗如雨,尽展所能与左小念战斗;虽然屡屡被压制,被打翻,被揍得鼻青脸肿,浑身肿胀……

    但他却也有切实感觉到,自己的基础在一点点的更加扎实起来。

    他入道时间实在太晚,比之同龄人,存在有相当的空白期。

    左小念现在的修为,稳稳地压住左小多,堪称占据了压倒性的优势,亦因为于此,她可以如一柄大锤,狠狠地夯击,令到左小多的根基愈发坚实!

    而左小多为了自己胜利之后的香艳福利待遇,每一次战斗也都是倾尽所有,歇斯底里!

    “猫耳朵舞!”

    兴高采烈大吼一声,就是连续击锤!

    “猫尾巴舞!”

    锤锤锤!

    “猫肚皮舞!”

    “猫钢管舞!”

    “猫……”

    最后一个猫什么舞还没来得及叫出来,就已经被气急败坏的左小念打倒在地,然后就是又一顿狂揍!

    这个小混蛋,就只想着作践我了,还能不能有点别的念想了?!

    终于终于,在无数次战斗之后,再次吸干了龙血飞刀,更将极品星魂玉消耗了五十块的左小多,再度面临无法压制重新澎湃到的充盈灵气了。

    烈阳之心貌似炽热如故,但左小多分明感到,它所散发的热量,已经远远不如之前。

    也不知是烈焰之心所蕴含的能量消耗许多,还是自己……变得更强了!

    左小多盘膝坐在灭空塔里,只感觉丹田之中的气漩,在狂猛的快速旋转着,旋转到了自己都无法计数的地步,端的是快到了极点!

    随着持续告诉旋转,在丹田的最中心,一颗小小的,如同头发丝一般的实质物事,正在缓缓成型!

    而就在成型的这一刻,左小多浑身一震,鼻孔中猛地喷出一道黑血,一条经脉,豁然贯通,滔滔潮水一般的灵气,狂猛涌动!

    一瞬之后,丹田中的旋转竟是更快了十倍!

    那头发丝一般的实质火红色物事,正自疯狂吞噬灵气的同时,缓缓地壮大!

    左小多蓦然生出了一种吃食!

    棉花糖……

    哎呀,好想吃……

    嗯,棉花糖岂不就是如此,先是用一点点开始转,转着转着,一丝丝一丝丝的全都缠绕上去,最好形成毛茸茸的一大团?

    嗯,毛茸茸一大团……毛茸茸一大团……那不是我二哥么……

    想着想着,左小多几乎要笑出声。

    左小多突破正值要紧时刻,左小念自然全神贯注的为他护法;此时此刻,看到那家伙在突破之后,脸上露出来某种欢畅且猥琐的笑意……

    不由得心中甚是奇怪。

    难道突破婴变……还有这等快乐感觉么?怎么我突破的时候,并没有什么感觉呢?

    当时貌似就只有紧张期待吧……

    左小念看着左小多脸上的笑容,心中狐疑莫甚。

    越看这笑容,越不像是什么好事,反倒像是狗哒给我设置了陷阱,想要占我便宜的时候,而且已经成功占到了那样子的德行……

    这货……不会在这等正经时候,还在想不好的事情吧?

    左小念蓦然感觉一股气愤情绪充斥心头。

    这混蛋,肯定是在心里作践我呢!

    不得不说,左小念对于左小多的了解,已经可以称做宗师级别的,即便是任何一点表情的细微变化,也能观察入微,精确把握。

    这是妈妈教给自己的驭夫大法!

    绝对的宝典!

    “念儿你心思单纯,未来肯定不是狗哒的对手;但你只要能够把握住一点,就足够应付大部分的局面了。”

    “妈,不知是哪一点?请您指点。”

    “表情,眼神。什么心情,什么表情,什么念头,什么眼神。你只要将他脸上这个研究透了……就足够了,等到研究透了,无论他有多少心眼,都跟你没关系了。”

    “妈,这是为啥?”

    “傻闺女,你知道一个男人一辈子跟谁说的谎话最多么?”

    “谁?”

    “真傻……一个男人一辈子之中,骗得最多的人,就是他自己的老婆!一个男人一生中,有跟老婆说的话之中,有一大半都是假的!男人骨子里就是个大骗子!”

    “但你只要把握住他的表情变化,那他什么时候说的话是谎话,你一眼就能看出来!心情好的时候,可以不用管,故作不知,乃至装着相信,陪他演戏……但不要忘记,要留在心里当做炮弹。”

    “若是心情不好的时候,直接给他翻出来……随便翻个一次两次的,就能镇压住他的嚣张气焰,自然予取予求,瞬间任你宰割。”

    “还有心情很差的时候,或者他找你吵架的时候……男人都是那种自我存在感很强的动物,一旦他们感觉到自己的地位正在下降的时候,往往会通过吵架来提升他们自己在家庭的存在感和权威感,若是被他喷住你,他的地位就能提升一段时间……”

    “但这个时候,只要不手软,在他气焰最嚣张的时候,一次性抛出来七八次他的谎话,说过的谎……就可以将他彻底的砸趴下!瞬间将他的地位,再往下镇压一次!在这个时候,千万!千千万万不得心慈手软!”

    “宜将剩勇追穷寇!服了也不行,必须要全身心的彻底臣服才行,才可以收兵!”

    “小多和你爸一样,都是属于那种心中一动,谎话随口就来的那种类型,说谎的时候,面不改色心不跳不过等闲事,也就是最难以分辨的类型……但你只要注意,面对这种男人的时候,仔细观察他说话之前的状态就好!”

    “因为……他想要做什么事情的时候,脸上还是会有特异的微表情!然后往往会沉思一会,在心中打好腹稿……因为小多这样的必然会一气呵成,谎话会比真话还要让你相信。”

    “你记住了,只要多多在你面前似乎在沉思什么重要事情的时候……那就是他即将开始说谎的时候了!”

    “如果有一天,小多信誓旦旦的跟你说一件在你看来无比确凿的事情得时候,不要相信:一定是说谎了。”

    “我记住了妈妈,多谢您指点,微言大义,受益匪浅!”

    …………

    【直接过晕头,今天侄儿结婚,我是证婚人,我给忘记了……咳,匆匆赶回老家被骂的狗血淋头,幸亏赶上了,否则我就完了……】

    。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