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零四三章 警觉
一本读|WwんW.『yb→du→.co
    日上三杆,方不为正以李安东的名义,在向日本人报备,冈本这里,就已经收到了那个保镖传来的消息。

    除了岩井,影佐,板垣之外,他是第四个知道“引君入瓮”这个计划的人。

    一是因为他是南京宪兵司令,二也是因为,他是为数不多的,和齐希声从来都没有过交际的日本人。

    可惜,原田熊吉被怀疑成了内奸,什么都不知道。

    不然说不定方不为心血来潮,想听一听日本人的动静的时候,就能知道日本人对他布下了天罗地网

    岩井英一听到冈本汇报的时候,兴奋的浑身的汗毛都在抖。

    背了一个人出去,回来的时候却只有一个人。

    但到了第二天,却发现一个人都没少

    而且还就是和方不为长的极为相似的这个人

    这难道不是方不为已经调包成功了

    自己果然没猜错

    兴奋的同时,岩井也在庆幸。

    他们已经把方不为想像的足够厉害了,但依然在不知不觉当中,被方不为钻了空子。

    因为除了那个保镖,莫愁湖,甚至就是那艘船上,还有监视节安东的人。

    但这些人竟然一点异常都没有发现

    好险

    半个小时后,岩井来到了莫愁湖。

    整个莫愁湖已被封锁了,不过是外紧内松,外面的人根本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

    岩井这是怕方不为还同伙,发走漏了消息,打草惊蛇。

    七八艘船围在画坊周围,水里密密麻麻的飘满了人。

    这些人都在干同一件事情,捞人

    岩都是咁有九成九的把握,现在正在客栈补觉的李安东,已经换成了方不为。

    真正的李安东,很有可能就在湖底。

    没费多少功夫,岩井的猜想就被证实了:绑着两两块大石专的尸体被捞了出来。

    不是李安东是谁

    岩井忍不住的发出了几声狂笑:方不为啊方不为,你已死到临头了

    “阁下,现在怎么办”冈本兴奋的问道。

    “先不急着抓人”岩井沉吟着,“先回福昌饭店,向板垣阁下汇报”

    大概一个小时后,三巨头又聚在了一起。

    “抓人吧”板垣没怎么犹豫,就下了命令,“没必要等到后天了”

    “阁下,为什么不呢”岩井有些不解,“到后天,方不为肯定要进会场,在严密搜查之下,他什么武器都带不进去这样就能将伤亡降到最低”

    岩井从来没有奢望过,方不为会束手就擒,也更没想过,赤手空拳的方不为,能不能打死人

    “不错,是会少死一些人”板垣点了点头,“但到时候死的,除了我们的人,还有开会的代表除非你现在就把实情告诉汪精卫,到那天不要让他参会”

    不可能

    连日军内部,都只敢通知冈本一个,更何况伪政府内部

    天知道会不会走漏消息,天知道伪政府高层有没有重庆方面的内线

    但不通知汪精卫又不可能。

    万一不凑巧,被方不为劫持了呢

    那还不如现在就动手。

    “我明白了”岩井斩钉截铁的点了点头,“我亲自带队”

    “嗯”板垣应了一声,“尽量抓活口”

    “是”

    不管是岩井,还是板垣,更或是没有参与多少的影佐,目的都不是杀死方不为,而是抓住他。

    至少要知道,日本人内部,到底有没有内奸。

    如果没有,那刺杀那些人之前,方不为的消息是从哪来的,怎么做到一击必中,还能安然逃脱的

    还有,他为什么能厉害到这种程度,能飞天遁地,能来去无踪,能徒手炸坦克,打飞机,能和一个日军精锐小队拼刺刀而完胜,更是想换脸,就能换脸

    方不为身上的秘密太多了

    方不为确实在补觉,连着好几天,他又是跟踪,又是窃听,又是翻来复去的听李安东的录音,以便更好的模仿他,不至于在顶替后,露出破绽来。

    所以他就没睡过一个好觉。

    终于得手了,至少民成功了一半,只要等大会召开,等着那些日方政要,汪伪政府高层出现就可以了

    方不为只觉心里一松,无尽的困意袭来。

    为此,他还专门到组长那里请了半天假,说是感冒了,要去看大夫。

    当然,这半天的钱自然就领不到了

    正睡的迷迷糊糊,他突然听到了几声怪异的响动。

    好像有人惊呼了一声,然后又被人捂上了嘴巴

    就在门口,离他这间房不远的地方。

    方不为回忆了一下,好像是楼梯口的位置。

    以他多年的经验,方不为在脑子里猜想了一下异响的来源:一个人上楼,刚到楼梯口,突然发现了几个换鬼祟的身影,下意识的要叫出来,结果还没喊利索,就被人捂住了嘴

    方不为悚然一惊:这特么不会是冲着自己来的吧

    李安东虽然狂放一些,但并不算嚣张,来南京后,也没招惹过什么人

    心里虽然想着不可能,但方不为还是打起了十二分的小心,又轻又快的穿上了鞋,掏出手枪上了膛,轻手轻脚的凑到了窗边。

    怕被人看出端倪,方不为没敢换武器,拿的还是李安东的那支盒子炮,只是多备了几个弹匣。

    手雷炸药之类的就更别想了。

    所以真要是被人堵上了,还真不好脱身

    心里转着这样的念头,方不为把窗帘掀开了一条缝。

    窗还是那条街,人好像还是哪些人

    不,全特么的换了。

    一个擦鞋的,你特么的不好好擦鞋,尽往老子的窗口瞄什么

    还有卖烟的,靠在路边休息的黄包车夫

    方不为脸色一白,心跳的跟擂鼓一样:这绝对就是冲着自己来的

    他想不通,怎么暴露的

    这离他顶替李安东,还没过去十个小时。

    尸体飘上来了

    不可能。

    上百斤重在石板,他足足绑了四块,除非绳了断了,不然绝不可能浮上来。

    再一个时间也不够,这才六七个小时,天气又这么凉,再过这么长时间,李安东的肚子才会发涨

    想到这里,方不为又狠狠的咬了一下舌尖:脑子被驴踢了,现在还有功夫想这个

    逃命要紧。

    他想都没想,一个虎扑撞破窗户,单手提枪,另一只手抓住的窗沿,然后身体一荡,手一松,凭空往高里升了一大截。

    看半墙和其它窗户里没有埋伏人,方不为飞快的把枪塞进嘴里,双手抓住三楼的窗沿,双脚在墙上一踩,又往上纵了一大截,然后翻上了屋顶。

    街上的那些冒牌鞋匠,黄包车夫,卖烟的小贩,全都没反应过来。

    他们只是听到一巨暴响,等抬起头来,一个人影就爬到了三楼,再一眨眼,人就上了房顶。

    这个时候,被撞破的窗户才刚刚落到街上

    站在对面,负责实地指挥的冈本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这到底是猴子还是人

    “八嘎”他一声大吼,“追”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