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四十七章 死者万数
一本读|WwんW.『yb→du→.co
    一个时辰。

    血战已经超过一个时辰了。

    狭路相逢勇者胜。

    从这个方面来说,双方都没有败者,都是强大的军队。

    在此之前,关家的军队极少与人正面作战。曹操南下,甚至做了缩头乌龟,闭而不战。

    但闭而不战,不代表不能战。

    若出战必死,强行一战便是蠢货。

    若是双方一样的兵力,一样的精锐,狭路相逢勇者胜。关家麾下的将军们,不怕决死一战。

    江东水军强大,王威等水军稍弱,但数量有优势,又有猛将。所以这一场大战,便成了消耗战。

    正面硬战。

    王威,黄忠,丁奉,廖化都是敢战之将,所以这一战才打响了,打的才如此激烈,如此惨烈。

    激战一个时辰,江面为之通红,而死者万数。江面上到处都是尸体,有趴着死的,有躺着死的。

    那躺在水中的尸体,有一些都还紧紧的握着手中的刀枪,一双眼睛圆睁,仿佛还在作战之中,但血已经流干净了,心跳也早就停止了。

    虽然没有尸体堵住河道,将长江堵住那么夸张。但是这样的场面,觉得也是可以让普通人头皮麻烦,夜不能寐。

    但是交战双方的将军们,却是习以为常。便是丁奉,廖化虽然年纪轻轻,却也并非常人。

    绝不妇人之仁。

    此刻廖化,丁奉,黄忠也已经回到船上了,不在第一线。他们都已经杀伤许多江东兵了,也都累了。

    廖化还挨了一箭,被箭矢射中了小臂,目前正在清理伤口。

    “我的运气向来不好,差点被包围了,还挨了流矢。”廖化坐在船舱中,外边喊杀声冲天,他却唉声叹气。

    战场上。

    不管是王威,还是朱治都是面色冷峻,不动声色,但是心中却有一团火在燃烧。

    此刻双方士卒已经杀红眼了,双方战船之中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而此刻谁占据上风,谁占据下风也看不清楚了,很是糊涂。

    但总体来说,还是王威所部水军人数多数千人。朱治没有第一时间击溃王威,实在可惜。

    但就算王威能赢,也没有太大的意义。双方都在死战,死者数以万计,受伤者不计其数。

    就算胜,也是两败俱伤。

    不修整个一二月,难有再战之力。

    两败俱伤,便是最好的结果。

    不过有时候,战争往往会向戏剧化的方向发展。便在这时的,江面上忽然卷起了一道龙卷风。

    龙卷风规模不大,不至于将人给卷起来,但是掀起了滔天风浪,一时间许多双方战船便倾覆了。

    士卒们被打落在了水中。一阵波涛汹涌,双方士卒战船被吹的七零八落。双方士卒游泳都不差,倒也是没有人淹死。

    但是被这风浪一打,便懵了。

    杀红眼的双方,便也是当头喝棒,冷静下来了。而王威,朱治二人的艨艟,也被吹走了很远。

    二人齐齐都是松了一口气。

    之前是一口气憋住你死我活,谁先泄气谁就溃败。而再这样打下去,则是两败俱伤,没有太大意义。

    “鸣金收兵!!!!”

    王威与朱治二人趁着这个功夫呼出一口气,然后不约而同的吩咐麾下的亲兵,鸣金收兵。

    随着一阵急促的金铁声响起,双方各自罢战,然后收拢士卒。因为被这阵风浪吹的七零八落,双方士卒中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收拢己方士卒的同时,还能逮住许多对方俘虏。

    一阵墨迹之后,双方这才罢战各回水寨。

    看似不分胜负,但其实已经露出端倪了。

    江东兵称雄长江多年,从未遇到对手。朱治这一次本想一举吞灭王威水军,却变成了两败俱伤。

    王威,黄忠,丁奉,廖化这四个家伙的敢战,让朱治领教到了。

    而关家的水军才建立多少年?

    “若再给他们几年,依靠江汉平原的人口优势。局势没准会翻转!”

    “从这一方面来说,周瑜一力要攻打南郡,也是没有错的。我江东成也是山川河流,败也是山川河流啊。人口稀少,地形下场,山越作乱。哎。”

    朱治鸣金收兵,回到水寨之后,忧心忡忡。

    大战一个时辰,到鸣金收兵,朱治回到水寨中,已经是一个半时辰了。朱治忧心忡忡的同时,也召见麾下司马,军候,这些顶级军官也折损了不少人。

    朱治召集剩下的人,计算死伤,俘虏。出兵的时候,有二万余,回来的时候只剩下一万出头了,其中部分还是俘虏。

    江东兵几乎是人人带伤。

    朱治闻得情况沉默许久,然后长叹道:“若是再打半个时辰,双方真的就是战至一兵一卒了。”

    另一边,王威等人乘船返回水寨,也与朱治一般,各自统计战损,俘虏。王威一方出兵二万七八千人。

    回来也就一万四五千人,也是人人带伤。

    王威不知道朱治战损多少,但也猜测己方伤亡可能要大一些。

    但与朱治忧心忡忡完全相反,王威他们并不气馁,反而是士气高亢。廖化因为受伤,下去修养去了。

    王威,黄忠,丁奉三个命各自副手率兵修整,三个人一起进入王威大帐,一起饮酒吃菜。

    “虽然水战没有占据上风,但也打痛了朱治。这一带再也没有江东的水军了,我们趁机运送一点粮食去南岸给蒋长史。对了,现在蒋长史他们已经渡河了吗?”

    王威一边吃酒,一边想起此事,便唤来了一位留守士卒,询问道。

    “回禀将军,在将军们与朱治水战的时候。按照计划,邓司马率领五千精兵先登岸,西陵城中的朱然没有选择半渡而击,而是固守。于是邓司马先行建立营寨,而后蒋长史率领陈兰,雷绪等军,也已经登岸。”

    这名留守士卒回答道。

    “挑选没受伤的士卒,运载粮食。趁机运送一些粮食过去。若等朱治恢复元气,想运粮去南岸,便难了。”王威点了点头,吩咐道。

    “诺。”这留守士卒,便下去找人去了。

    而王威颇为兴奋,举杯说道:“痛快啊。我镇守荆州多年,早就想与江东人厮杀一场了。这一次虽然两败俱伤,没占到便宜,但也着实痛快,来来来,喝上一杯。”

    “哈哈哈哈。”黄忠哈哈大笑,颇为同感,他镇守荆州也是多年啊,却从未如此痛快过。

    三人便饮下这杯酒。

    水战的结果是两败俱伤,但影响却也是深远的。

    朱治率兵回去水寨修整,士卒人人带伤,没有一个月缓不过气来。而步军渡河,最怕的是粮食跟不上。

    若江东水军足够,蒋琬可不敢渡河。若是人过去了,粮食过不来。江东人纵横长江,截断粮路,岂不是成了瓮中之鳖?

    所以蒋琬制定的策略,乃是先占据顺山城,搜集一点粮食。

    现在朱治的水军残废了,王威的水军也残废了。王威便可以趁机运点粮食过去。而此刻己方步军已经上岸。

    二万二千余人。

    可以猛攻朱然,若是攻下西陵城,那乐子就大了。若是攻不下,那就只能等山越反叛,使得局势翻转了。

    以关家的力量,与孙权打成这样,已经是非常不错了。孙权麾下兵马足有十四万之多,除了贺齐在长沙收编的长沙兵之外,全部都是精兵。

    只有山越入场,才能决定胜负。

    长江南岸,西陵城北渡口。正如王威所知的一般,蒋琬,陈兰,雷绪,邓方四军人马,已经登岸了。

    邓方还在加固,加强营寨。待大营建起来,此地距离西陵城,便也只有数里距离。便也可以直接依托大营,猛攻西陵城了。

    而蒋琬不在此列。

    他所部都是新兵,打不了西陵城。按照计划,蒋琬率兵去取顺山城,一座小县城,然后作为据点,顺便筹集粮食。

    而此刻,王威那边大战的结果,也到达了蒋琬等人的耳中。

    大帐内,蒋琬坐在北方尊位,陈兰,邓方,雷绪三将坐在下方,三将因为身披甲胄,都是坐小凳子。

    蒋琬闻得消息,笑着说道:“面对朱治江东水军,王将军能与之不分胜负,真将才也。”然后蒋琬敛容起身说道:“我这边出发前往顺山城。三位将军休息一阵,午饭之后,便率军攻打西陵城。若能攻破西陵城,局势将会大盛。”

    “诺。”

    三将轰然应诺。

    而后蒋琬翻身上马,率领本部五千余人去取西陵城西方的小城顺山城。而陈兰,雷绪,邓方三将,则也是依照命令,在午饭之后,便率兵攻打西陵城。

    这一次也不再是畏畏缩缩,而是强攻打硬仗。

    但是要打下西陵城,却也并不容易。

    西陵这座城池,本就是黄祖的老巢,黄祖在此经营了多年。城墙高大,坚固。当年周瑜攻入西陵城,却也是花费了极大功夫的。

    而西陵城落入江东人手中后,又进行了许多防御力加强。

    而守城将军叫朱然,精兵五千余人。

    朱治调兵遣将,西陵城是前线,鄂城是后方。朱治为何要遣送朱然过来?便是相信儿子的能力。

    。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