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两百九十六章 刘秀被消耗
一本读|WwんW.『yb→du→.co
    雷长夜从大包裹里掏了一会儿,掏出一枚棕红色皮壳的鸡蛋,珍而重之地托在掌心,递给刘秀看。

    刘秀当场石化。

    “这是……鸡蛋吗?”

    “哎!?不是普通的鸡蛋,看!”雷长夜点起一枚火熠子,照了照蛋壳,照出隐隐约约的两团黑影,“是双黄蛋。”

    “噗……”刘秀在心底吐了一口老血。来了来了,神秘货郎的感知偏差。

    “冷静,冷静,这是正常现象。”刘秀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这比想要横扫一切的神兵却被给了一枚沙漏的货要合理一些。至少它这还是个蛋,而且还是鸟蛋,和紫凤蛋算是大同小异。

    “多……多少?”刘秀嘴唇微颤,神色无奈。神秘货郎出货后,必须买了之后才能开始刷第二次。否则,这神秘货郎就直接走了。

    “五千。”雷长夜面不改色地说。这是出货后的最低价,宰刘秀的第一刀还是得温柔一点,免得让他跑了。何况,他心底还是有点虚的,因为这是第一次和玩家直接交易。

    刘秀以悲愤莫名的表情直视着雷长夜眯起来的眼睛,一道青光直贯雷长夜的额头。雷长夜感到自己的脑中界面玉符数往上窜了5000。这笔交易丝滑顺畅,行云流水,让他有一种想要上天的冲动。

    成了!他的猜想是正确的。他真的可以和玩家交易玉符?他几乎可以想象,自己以后的神秘货郎之旅是多么的漫长而美妙……

    刘秀眼含热泪地拿过这枚花了5000玉符买下的双黄蛋。

    “恭喜客官得偿所愿。”雷长夜沙哑地说。

    这是神秘货郎卖出一份心头好的标准台词,雷长夜牢牢地把它记在脑子里,不敢忘记。

    “……”刘秀嘴唇蠕动了一下,想要破口大骂,但是他忍住了。在刷出第一份心头好的神秘货郎面前,如果不继续刷下去,等于浪费了刚才投资的5000玉符。因为神秘货郎的感知偏差会不断修正。如果你够壕,一直刷下去,总会刷到你想要的东西。而一旦放弃……

    刘秀绝不是轻易放弃的人。

    雷长夜转身离开的时候,刘秀健步走到他的身侧,和他并肩而行,每走一步就刷一次好感度。从17枚玉符的二级好感度一路刷到8772枚玉符的八级好感度。

    “兄台可还有我中意的货?”刘秀苦涩地问。

    “我看兄台与我有缘……”雷长夜微笑着转过身来。

    刘秀终于长出一口气,眼巴巴地看着他从大包裹里掏了又掏。

    片刻之后,雷长夜掏出一枚画着紫凤凰的风筝。

    “纸……纸鹞子?”刘秀脸孔扭曲。

    “紫凤鹞子,时下难得之物。”雷长夜微笑着说。

    “多少……”刘秀一副绝望的表情。

    “三万。”雷长夜淡淡地说。

    “我给!”刘秀怒目狞眉,一道青光闪过。雷长夜眨巴眨巴眼睛,舒服。

    他转身离去,刘秀咬紧牙关紧紧跟着他,噼里啪啦,又是七连刷。

    “我看兄台与我有缘……”雷长夜再次转过头来。

    刘秀感到暗无天日,因为他有一种奇怪的预感,他很可能又要拿到奇葩东西。这一次他的预感没有错,他拿到了一副紫毛鶡鸟的标本。

    “我看兄台与我有缘……”

    “我看兄台与我有缘……”

    “我看兄台与我有缘……”

    鶡鸟蛋、凤凰石、孔雀翎、一副有凤来仪的画、甚至还有一本惊鸿舞的乐谱。刘秀感到了全世界的针对。他想要和创世神待在单独的小房间里五分钟。

    连刷十几次的刘秀,眼中含满了绝望和狂怒,雷长夜感到他的灵魂已经坠落到了一个黑暗的地方。

    “火候差不多了。”雷长夜慢条斯理地从大包裹里掏了半天,终于把他早就准备好的紫凤蛋掏了出来。

    “这又是什么?”刘秀终于忍无可忍地发怒了。

    “哎,紫凤蛋啊。”雷长夜再次点起火熠子照着蛋壳,“看胚胎已经成型。”

    “什么紫凤蛋?屁的紫凤蛋!嗯?紫凤蛋?”刘秀瞪大了眼睛,看着被火熠子照得时隐时现的蛋中胚胎。那的的确确是一只雏凤的胚胎。虽然不知道是不是紫凤,但是既然神秘货郎都说了,岂能有假?

    刘秀睁大眼睛仔细看着彩蛋的外壳,紫霞环绕,祥云出岫,光华四射,艳色撩人。这岂非和他原来从雷长夜的手中拿到的彩蛋一模一样?

    当初拿到那枚彩蛋的时候,还以为只是一枚普通的灵宠宝宝,从未想过它竟然是一只紫凰。赚了天大的便宜而不自知啊。现在他终于刷出了和紫凰成双配对的紫凤。他的人生在这一刻达到了圆满。

    “多……多少?”刘秀充满期待地望着雷长夜。

    “五十万。”雷长夜淡淡地说。

    刘秀已经刷了十几次,心头好的价格也是水涨船高,这五十万并没有打破刘秀的心理预期。

    “我给!”刘秀已经麻木了,他眼一瞪,五十万玉符瞬间到位。

    到此为止,雷长夜已经从刘秀手里陆陆续续赚到了一百万玉符,心满意足。他小心翼翼地将紫凤蛋递给刘秀。

    就在刘秀刚刚捧住紫凤蛋的时候,这枚紫凤蛋突然在他怀中扑腾了两下。这可把他吓坏了,他咚地跪倒在地,双手紧紧搂住震动越来越剧烈的紫凤蛋。

    雷长夜也暗暗心惊,他沉迷于刷玉符,差一点耽误了紫凤蛋的孵化时间。要是这枚紫凤蛋提前破壳,让刘秀人财两空,他岂不是要吃一发天降陨石?

    “火熠子!”刘秀急切地对雷长夜说。

    雷长夜连忙把手中的火熠子递给他,同时迅速向后连退两步。

    刘秀一只手拿着火熠子,一只手抱着剧烈抖动的彩蛋,一脸的焦急和期盼,宛若一位在产房前等待的丈夫。

    噗!蛋壳飞溅。一只金灿灿的鸟喙冒出蛋壳。刘秀和雷长夜同时紧张地屏住呼吸。刘秀期待着他未来的战宠。雷长夜渴望着看一眼自己炼妖的成就。

    紫红色的鸟头猛然钻出蛋壳,圆滚滚的鸟脸萌态可掬。它的头上有一道七色羽冠,犹如鸟中的帝王,威严而美丽。

    凤翼一展,蛋壳四裂,紫红色的凤躯从壳中倏然而出。这只小紫凤一头钻进刘秀的怀中,发出欢快而清脆的凤鸣。

    货真价实的一只上品紫凤。刘秀喜极而涕,紧紧搂住这只紫凤,柔声呼唤:“我的鸟儿子啊,你终于出世了。”

    “啾啾!”紫凤凑到刘秀的脸上,伸舌头就舔,发出饥饿的尖叫。

    “哦!我知道!我知道!饿了饿了!”有过饲养紫凰的经验,刘秀一听就知道紫凤的需求,连忙从怀中掏出一枚巫核,丢到紫凤的嘴里。

    这是一枚五品巫核。紫凤贪婪地一口吞了下去,身上立刻冒出一股橘红色的环形火焰,身子咔哒哒地乱响。它的一对翅膀一下子长长了一倍,翅膀末端的硬羽从纯紫红色瞬间化为七彩色,嘴中喷出一口流火,气势如虹。

    “好儿子!”刘秀激动地大声嘶吼。

    这一瞬间,刘秀感到今晚上受到的所有挫折和委屈,都是值得的,什么都没有这只紫凤更能令他中意。

    “恭喜客官得偿所愿。”雷长夜拱手向他施礼。

    “多谢兄台,多谢兄台!”刘秀擦了擦眼睛,嗓音已经激动得分岔了。

    雷长夜收拾了包裹,转身缓步离去。今天晚上,终于成功消耗了刘秀一波,自己的玉符数也直接增加了一个数量级。这为他以后继续升级飞鱼大娘船提供了坚实的基础。

    他走了几步,看到兀自和紫凤互相嬉戏的刘秀,微微一笑。他有一种感觉,不久之后,他就会和刘秀再次相见。

    第二天早上,雷长夜走出船主室,算了算时间,还差两天就要到药师发难的极限时间了。张角的消息暂时没有,妖神宗还没有任何动作。安排局和白银义从司在鱼玄机和宣锦的调度下,已经开始秘密监控五万八都兵家属所在的扬州天长县。

    因为鱼玄机和宣锦的周密布局,白银义从和安排局成员的潜伏没有被任何势力觉察到。

    雷长夜这么安排的目的是为了在关键时刻营救八都兵的子女,不让浮生会趁乱得手,与此同时,也为宣锦和宣秀未来建立江南大营留下些好苗子。

    这些牙兵子女从小练武,身子骨极好,而且还是孩子,没有来得及学会的作风,只要好好管束数年,就是精兵胚子。

    八都兵必须死,但是他不想宣锦和宣秀成为杀他们的人。这个扬州最不缺的,就是杀八都兵的人。各方势力的头子哪个不是得不到就毁掉的狠角色?

    雷长夜已经等不及想要看看他们的表演了。

    至于刘秀……雷长夜还没来得及想刘秀的布局,就看到天空中紫光一闪,阴丽华和刘秀同乘紫凰飞临到上层甲板。

    雷长夜连忙健步来到他们两人面前,瞥了一眼驮着两人飞天仍然神完气足的紫凰,心里暗暗惊叹。这紫凰的实力是真的够顶。再加上另一只紫凤,刘秀这是要起飞呀。

    就在这时,阴丽华一脸尴尬地拉着刘秀走到雷长夜面前:“雷兄,我又来了。”

    “刘夫人,刘兄……?”雷长夜奇怪地望向刘秀。

    此刻的刘秀怀里抱着小紫凤,满脸陶醉和温柔,一副浑然物外的样子。

    “我只能说,幸好这只灵宠是公的。”阴丽华尴尬地望着雷长夜。

    “……”雷长夜笑着望向阴丽华:还是太年轻。

    。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