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一十七章 祭拜
一本读|WwんW.『yb→du→.co
    “族长,这有点夸张了吧!”

    桦山县,张氏内堂,张清元苦笑地道。

    饶是以他的脸皮,此刻也是忍不住浮现出一丝尴尬之色来。

    神识强大的他,自然能够通过内堂扫描到数百米之外,那个能够容纳上数千人的广大家族广场上发生的一切。

    一场宴会正在广场上召开,

    各种敬酒庆贺声音中,

    人声鼎沸。

    宾客来往有两三千人之多,门外还源源不断的有宾客带着礼物上门,庆贺之声接连不绝。

    好一道繁华盛景,

    神识笼罩这一片宴会广场,甚至连边缘角落里面,那些家境“贫寒”的灵元境低阶修士收将灵米饭藏起来的动作都是能够感应的一清二楚。

    对此张清元也并没有多大的在意。

    回想当年他在低阶境界摸滚打爬的时候,也是恨不得将一份资源掰开成两份来使用。

    只是这个场面未免也太过盛大了些,要知道为了欢迎他的归来,张氏几乎是通知了桦山县所有的修真势力。

    整个桦山县以张家为尊,其余散落散落在县内数百个镇子上的大大小小修真势力,基本上都是依附于张家的鼻息而生存。是以张家发动整个县内的修真势力,基本上都聚集了过来,使得整个桦山县都是笼罩在一种庆祝喜悦的气氛当中。

    这个场景未免是太过于盛大,给张清元的感觉,就像是前世古代某个乡镇地区出了一个举人进士,然后整个乡镇都是陷入一阵汪洋喜悦当中的感觉。

    衣锦还乡,莫过于是。

    “我张氏出了麒麟子,威震整个玉洲,在整个淮南郡内都是一方强者,原本是想着办风光一些好接风洗尘,倒是老头子考虑不周。”

    一旁头发已经是花白的族长露出慈祥的笑容,上下看了张清元一眼,眼中的满意之色流露出。

    “如果清元不喜欢的话,老头子这就宣布撤下去便是。”

    “不必了,就先这样吧。”

    张清元摇摇头。

    虽然对这种衣锦还乡的庆祝并不怎么感冒,不过大多数人都是高兴的,张清元也没打算跑出来做那个打断人家兴致的恶人。

    也没有多大的关系。

    而且说实话张清元心中也是有一丝暗爽,只不过对于这一点的爽感情绪,还动摇不了他早已是磨练得超乎寻常人坚毅的道心。

    “不过我也不打算现身了,准备休息几天,待过些日子安静下来,我再去父母那边祭拜一番。”

    实际上,张清元也清楚老族长这般所为的目的。

    恐怕除了真心欢迎自己之外,还有彰显一下力量,让人知道自己的存在,以震慑其他的某些敌对势力的目的所在吧。

    以往其他人虽然知道自己出生于张家,但是多年未曾回归,说不得有些人起什么不好的心思来。

    如今自己现身,给家族带来了更大的底气。

    让敌人明白,张氏家族也是有强大靠山的。

    自然要更大宣传。

    “清元,事先没跟你说好,实在是抱歉。”

    老族长显然也知道张清元心里清楚此番自己的小心思,于是主动道歉,可不要在其心中留下什么芥蒂来。

    “没关系,毕竟是自家族人。”

    张清元宽慰地道。

    事实上他也觉得确实没多大的在意。

    虽然穿越到这个世界后,呆在张家的时间并不长,但是张氏家族的门风,以及张常阳长老一类的张家族老,给张清元的感官还是不错的。

    就单单说此身父母留下的那几分灵田,家族中的族老并没有依仗权势将其强夺,而此同时,也因为张清元是张氏家族之人的关系,背靠着家族大树的余荫,那几分灵田得以保留在他的手中,也没有被外人巧取豪夺。

    也正是因此张清元卖掉那祖田之后,得到了穿越到这个世界以来的第一桶金,并且借此进入云水宗,最终得以飞速的提升。

    虽说进入外门后,与同一代的年轻张氏子弟没有什么交流,但却也并没有什么结怨。

    家族每年供给的资源也都没有怎么断过。

    尽管那点资源并不多,但于张清元前期的修行而言,还是有着不少的作用的。

    诸多因素之下,

    张清元对于张家的感官还不错。

    借用名声震慑敌人,这不过是举手之劳,张清元自然不会有多在意。

    ......

    一场惠及这个桦山县数百个镇,囊括几乎所有修士的庆祝宴会,使得不知多少位于底层的灵元境修士喝饱吃足。

    张家放眼整个淮南郡也是一号势力,

    毕竟是具有真元境坐镇的家族。

    麾下多多少少有着不少的附庸家族和势力,在这些家族势力的宣扬之下,在整个桦山县之内,张清元的名声简直是如日中天。

    不知有多少人心中感念。

    毕竟如果不是张清元回归,张家也不会张灯结彩这般大肆庆祝,让他们吃上了一顿有可能一生都难以吃到的灵物宴席。

    虽然整场庆祝宴会当中张清元并没有现身,但是关于他的形象,在每一个桦山县的修士脑海中。

    都是神秘而强大。

    只不过这一切对于张清元而言,并没有多大的意义。

    数天的时间过去,宴会结束,张清元也借此修养了几天,顺带参悟了一下那天一神水,感受到了那一缕若有若无的极为神秘的水之法则。

    对于如何提升一元癸水经,张清元也有了计划打算。

    主要就是将天一神水炼化,将其中蕴含的那一缕水之法则提取出来,以之为参悟,一举将一元癸水经提升到第五重境界!

    这需要一点时间,

    张清元也并没有太过着急。

    慢慢来就是。

    宴会结束,诸人散去,桦山城也随之安静下来。

    张清元则是来到了埋葬着此身父母的墓地前。

    算起来此身的父母已经是逝去了差不多三十年,关于他们的记忆,也偶尔只在原身的记忆当中闪过,变得也有些模糊了。

    由于张清元崛起的关系,惠及家族,这坟墓也是修得精美广阔,周围两旁树荫林立,景色优美。

    张清元站在坟墓前,

    手握着三炷香,弯腰鞠躬,插在了坟墓前。

    香烟纸烛缭绕。

    一阵沉默。

    张清元站在坟墓跟前,脑海之中一幕幕回忆在眼前闪过。

    有此身残留的幼年记忆,也有自己前世的父母回忆,这么多年一步步摸滚打爬得场景......

    只是最终,

    万般的怀念终究是化作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息,

    随着山风散去。

    也不知是不是错觉,那一瞬间,心底深处仿佛有什么东西消散成无。

    张清元内心忽然轻松了很多。

    。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