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52.硫磺矿
一本读|WwんW.『yb→du→.co
    沃尔村中的广场是一块打谷场,秋天收获的麦穗都要堆到打谷场上来晾晒,而现在就是全村人最好的聚餐场所。

    香浓的羊汤里面还会有摆上一块带肉的羊骨,煮熟的白萝卜在一旁的煮锅里可以根据自己的食量随意添加,作为主要劳力的男人们每人会分到两块夹肉脆饼,除此之外还有一片全麦面包片,这些面包棒是苏尔达克骑士私人提供的。

    村里的孩子们还会额外每人得到一小碗牛奶,这碗牛奶同样也是苏尔达克骑士供应的,因为全村只有他们家里有头奶牛。

    商队也受到了村长的邀请一起参加这次的晚宴,不过这群商人们也没有空手而来,他们带来了大半桶麦酒,然后就与老村长围坐在一起,吃着一大盘子手抓羊肉,夹肉脆饼,若是觉得羊肉油腻的话,还可以吃两块煮得软烂的白萝卜,苏尔达克也被请到这张方桌上,如今他算是村子里最有身份的人。

    老村长介绍苏尔达克的时候,商队队长连忙站起来,右手放在胸口对苏尔达克深施一礼,以表敬意。

    大家在餐桌上聊了聊狩猎灰岩鬣蜥的事情。

    说起这件事,自然少不了谈起脓包山遭遇火蜥蜴,当然老村长不会说具体位置,只说是在帕格洛斯山深处遇见的,然后就绘声绘色将他经历的和听到的串联在一起,讲给商队众人和村民们听。

    虽然很多村民们都不是第一次听这个故事了,但是讲到精彩的地方,依然会有很多人发出惊叹。

    随后老村长又喊来了受过伤的瓦尔,有瓦尔在一旁作补充,这段经历变得更加生动。

    沃尔村物资匮乏,根本没有人会拿出大麦酿酒,因此麦酒在这里也算是很稀罕的饮品,很多村民都是这辈子听说过,但是却没有品尝过,这次商队首领带了半桶麦酒过来,也算是让村民们品尝到了麦酒的滋味,老村长只是喝了一碗麦酒,就变得脸色酡红,说话的时候舌头明显有些伸不直。

    赛琳娜将羊头上的肉剔下来,切成薄片端到桌上来,她穿着灰色亚麻布粗裙,也不说话,偏偏身上就有种非常独特的韵味,脸色稍微有些差,一看就是营养不良的征兆,沃尔村里大多数村民都是这种脸色,她微微抿着嘴,就站在苏尔达克身后探身将一盘羊肉摆在桌上。

    苏尔达克只觉得非常柔软的压在肩膀上,温热的气息透过亚麻布裙传递过来,他立刻觉察到,然后想要侧身躲开,肩膀在那份柔软上轻轻地擦了一下,赛琳娜的脸立刻像是涂上了一层胭脂,她甚至有点站不稳,却不动声色地离开。

    商队里的两个商人看到戴琳娜的时候,被她的容貌吸引住,商队首领用脚在桌子底下踢了那两位商人,才将他们从失态中唤醒。

    苏尔达克也只能借着举杯掩饰自己此刻的尴尬,他不得不承认刚刚那一刻,他的心几乎要被那份柔软彻底融化掉了,好大。

    赛琳娜转身离开的时候,她裙子里的那个小女孩还好奇地掀开裙角,偷偷看了一眼苏尔达克。

    除了商队首领之外很少有人细心地注意到餐桌上这一幕,但这并不代表没有,与村里年轻姑娘们坐在一起的丽塔偏偏就看到了赛琳娜俯身那一刻,丽塔十分不满地将这一细节小声讲给身边的娜塔莎,对沃尔村里的这位寡妇表示出十二分的鄙视,并对娜塔莎表示,她应该以名誉妻子的身份去告诫苏尔达克一下,不要和这个灾祸厄运缠身的寡妇搅在一起。

    娜塔莎单手拿着夹肉脆饼,嘴巴张了张却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只能一脸无奈地对丽塔摊了摊手,表示自己只算苏尔达克名义上的妻子……

    等在赛琳娜从丽塔身边经过的时候,丽塔一脸愤怒地盯着赛琳娜,毫不掩饰眼中对她的不满,赛琳娜只是低着头,始终不肯与丽塔的目光有任何交流,她坐回汤锅边那个位置以后,就一直默默地坐在那里。

    在一片喧闹声中,她是最安静的那个。

    在村子里,丽塔与赛琳娜两个人的性格完全就是两个极端,丽塔性格开朗大方活泼,算是沃尔村最受欢迎的年轻姑娘,每个人都愿意和丽塔打招呼。可是赛琳娜却恰好与之相反,她的性格沉默孤僻很少说话,村里几乎所有人都对她畏之如虎,平时宁愿绕路,也不愿和她面对面擦肩而过。

    此刻赛琳娜坐在汤锅前,手里不经意地拿着一根烧火棍,看着眼前跳动的火苗,轻轻地呼出一口气。

    苏尔达克喝了一大杯麦酒,砰砰跳动的心才算彻底平复下来。

    这时候,老村长已经讲到苏尔达克将一截蜥尾交给村里面,然后老村长便请苏尔达克亲赴海兰萨城,将小巨人从容火蜥蜴肉卖掉,等苏尔达克从海兰萨城归来,他才决定召集村里的木匠们集体修缮老旧房屋云云。

    随后,商队首领还听到有村民们在讨论苏尔达克骑士昨晚回来,便给全村人分马肉,他低头看了看手里的夹肉脆饼,这么多年走南闯北,商队首领吃第一口的时候,便真切的知道夹肉脆饼里夹的马肉,肉质紧致,死去的马应该很年轻,又想到从海兰萨城返回沃尔村的时间,一个大胆的猜测在他的脑海中形成。

    商队首领下意识地擦了擦额头上的虚汗,脑海里再次浮现出山口那一群木十字架,想到他们身边围着的那群食腐鸟,商队首领腮帮子上的肥肉忍不住轻微的颤抖着。

    他转头对苏尔达克心虚地笑了笑。

    苏尔达克恰好抬起头,看到商队首领有些心虚的眼神,忍不住又多看了他一眼。

    商队首领觉得自己有时候太敏感了,其实未必是件好事,就比如现在……他挤出有些僵硬的笑容来,对着苏尔达克说道:“苏尔达克骑士,倘若您还愿意进入深山狩猎火蜥蜴,我们商队愿意收购整只火蜥蜴,至于那些火蜥蜴肉,您完全可以将它们腌制起来……”

    苏尔达克摇了摇头,对商队首领笑了笑说道:“遇见那只火蜥蜴只是运气而已,这种事情并不会经常发生。”

    “没错,当时我们看到它正在吃着一种淡黄色的岩石,看它吃石头的样子就像是在嚼着小甜饼。”查利坐在苏尔达克的身边,绘声绘色地描述着。

    “您是说它正在吃硫磺矿?我就知道,这家伙就存在的地方总是伴随着硫磺矿的。”商队首领这下子有些坐不住了,兴奋地对桌上的人说道。

    “你是说这种黄黄的石头就是硫磺……”查利拿出一块带有刺鼻气味的黄石头,惊讶地问商队首领。

    “没错,这就是硫磺矿。”商队首领笃定地说道。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