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53.圣光之力
一本读|WwんW.『yb→du→.co
    餐桌上的一群人已经没有心情吃饭,大家将目光集中到这块棱角分明的淡黄矿石。

    商队首领将这块矿石拿在手中,眯着眼睛仔细地查看并说道:

    “硫磺属于军管物资,海兰萨城行政厅后勤部设有专门的收购站,这种物资官方定价,并且严格限制商行的收购价格,倒也不是无利可图,只是这东西明码标价,这么大一块硫磺大概价值在三银币左右,商队收购的话,我们将会收取一成的佣金。”

    “这种黄石头也能卖钱?”

    老村长没想到儿子随便捡了一块石头也能卖出个好价钱,早知道这东西也能卖钱,那还狩猎灰岩鬣蜥干嘛,直接带着村民漫山遍野地捡石头不就好了。

    商队首领点了点头说:“当然,但必须是这种纯度较高的硫磺矿石才行。”

    说着他拔出随身携带的匕首,在硫磺矿石上敲下来一小块,并用匕首柄将这一小块硫磺敲碎,出现了细密的黄粉末,里面含有的砂砾极少。

    “看这里面所含杂质极少,说明纯度很高。”商队首领不厌其烦地为我们解释道,目光落在查利身上。

    查利有些兴奋,忍不住开口说道:“我是捕猎火蜥蜴的时候偶然捡到的……”

    老村长狠狠地踹了小儿子一脚,那眼神就要是要在查利身上剜一块肉下来。

    查利连忙住嘴。

    如果不是有客人在旁边,估计一顿家暴肯定是免不了的。

    在全村人生计面前,老村长绝对是最没底线的一个,他才不想谈论任何关于发现硫磺矿的细节,他似乎忘记了就在刚才,就是他端着麦酒,详细地将捕猎火蜥蜴的经过,原原本本地讲给商人们听。

    苏尔达克倒是觉得这件事可行,对身边查利小声说:“我觉得那片区域值得再去探查一下,就算找不到火蜥蜴,能捡回来点硫磺矿也是很不错的。”

    查利和卢克每人拿到了五十枚银币之后,是对狩猎火蜥蜴一直念念不忘,听到苏尔达克想要再次进入帕格洛斯山脉,自然举双手赞成,两人一起说好。

    商队首领听到苏尔达克准备再次进山,也知道不管能否遇见火蜥蜴,这里面一定有很大的商机,便对苏尔达克说:“如果需要与我们进行贸易的话,半个月之后我们商队还会来一次。”

    苏尔达克盘算了一下,觉得如果真的发现硫磺矿的话,卖给商队也未尝不可,便说:“好,下次你们再来的时候,我希望能买到精磨小麦粉和火腿这类东西。”

    村里可以耕种麦子的田地很有限,村民们每年有大半时间以栗米和木薯为主食,苏尔达克觉得如果还能在脓包山的山脚下捡到硫磺矿,就那这些硫磺矿换来的钱,向商队换取一些麦粉和火腿这类食物,过些日子村里修建蓄水池,苏尔达克承诺是管一日两餐的。

    听到有生意可做,商队首领答应得非常爽快答应说:

    “如您所愿,苏尔达克骑士。”

    晚餐并没有持续到很晚才结束,村民们明天还要互相帮忙翻新屋顶的红茅草,今天又忙碌一天,吃完晚餐都陆续回家睡觉,很快村子广场就冷清下来。

    终于等到老村长喝醉了,被儿子查利背着回家,这次聚餐彻底结束。

    老希拉牵着小彼得的手走在最前面,丽塔和娜塔莎两个人凑在一起窃窃私语,平时很少说话的娜塔莎,好像也变得话多起来。

    苏尔达克跟在后面,他解开领口的一颗扣子,让夜晚的凉风吹在有些火热的胸膛上,脑海里没来由的浮现出赛琳娜的侧脸来。

    ……

    第二天,苏尔达克便决定和查利、卢克等五位年轻人再次进入帕格洛斯山脉。

    五个年轻人从北沟草场牵回来五匹马,虽然五位年轻人都没有骑过马,但如果只是骑马赶路的话,是完全没有任何难度的。

    六人骑着马,携带了半个月的口粮,从沃尔村出发,沿着之前猎蜥团的路线一直向西北方向走,脓包山就在那个方向。山里到处都是一些充满裂隙的石灰岩,必须小心不能让马蹄踩在裂隙里,因为那样很容易将马腿绊折。

    山体表层的石灰岩风化之后,哪怕是被马蹄踩上一脚,一些石灰石都会立刻在脚下龟裂。

    那种感觉真的是如履薄冰,不过查利和卢克等人都是第一次骑马,觉得骑马非常的新鲜,第一天在马背上坐了整整一天,除了必要的上厕所之外,就连吃饭都是坐在马背上进行的,等到第二天大腿里侧的嫩肉被皮质马鞍磨破了,他们才知道骑马到底需要承受怎么样的痛苦。

    晚上在一处山体后面宿营的时候,五位年轻人全部化身为罗圈腿的鸭子,走路的时候都是一拽一拽的,脸上也是一副龇牙咧嘴十分痛苦的表情,不过他们还是在咬牙坚持将帐篷搭起来,又将肉干和烤麦饼放在锅里煮成糊糊,他们学着老村长那样的烹饪方法,让这锅肉粥看起来有些恶心。

    也有人负责喂马,都说有沙棘草的地方,就会有灰岩鬣蜥出没,不过显然靠近各个村长的狩猎地点,基本上都找不到灰岩鬣蜥的踪迹了,当它们感受到威胁之后,就会向帕格洛斯山的深处迁徙,灰岩鬣蜥一旦离开了,这里沙棘草就会变得十分繁茂,虽然沙棘草上的尖刺有些扎嘴,但是沙棘草也是非常不错的草料,至少在荒芜之地里是这样。

    年轻人靠着石壁坐在一起,讨论着:“原来骑马还是蛮痛苦的……”

    临时灶台上架着一只铁锅,锅里的水已经煮开了。

    卢克一边进掰碎的麦饼丢进汤锅里,并有些不确定地说道:“可能是我们没穿皮裤甲的原因,你看苏尔达克骑士就没什么事。”

    受过伤瓦尔将六匹马重新拴好,挤在几人中间坐下来,一脸轻松的甩锅说:“人家是骑士嘛!这点小问题当然不难解决。”

    坐在最外侧的查利,看了看从山顶走下来的苏尔达克,说道:“也许我们可以向他请教一些方法。”

    苏尔达克从山顶回来之后,他将这一带的地形记录在羊皮纸上,听见查利向他请教骑马的秘诀,便抬起头回答:

    “骑马,当然是需要一些技巧的,你们一定要和你们的马经常沟通,然后建立起彼此信赖的关系,它们就会像是你的朋友一样,到时候你们的痛苦就会减少一些。”

    “不过……呢!”他话锋一转,走到查利的身边说:“这些……当然也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就是无论你们受了什么样的伤,都能尽快地恢复,就像这样……”

    说着他将手按在查利的腿上,让圣光之力让查利腿上的伤口迅速愈合。

    “原来是这样啊……”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