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54.火山脚下的财富
一本读|WwんW.『yb→du→.co
    山里的夜晚有些冷,苏尔达克从帐篷里爬出来,拿出一条毛毯给负责守夜的瓦尔披上,

    他又去看了看那几匹古博来马,战马见到他走过来,便亲昵地低下马头去舔他的手心,还以为他拿吃的过来。

    月光如雪,一条灰岩鬣蜥听见动静,飞快地钻进岩缝里。

    没有沙狼的夜晚,帕格洛斯山里格外的幽静。

    早晨的时候,查利从帐篷里钻出来,看到苏尔达克站在一块石灰岩上面,正迎着初升的朝阳在练习挥剑。

    他单手持盾,每次都是弓步,将盾牌举起,然后将手里罗马剑刺出,能够清晰看到剑锋带出的白色匹练,看到苏尔达克的动作极其标准,查利忍不住和苏尔达克站在一起,也练习基本剑术,只是坚持了一百多下便觉得手臂酸得抬不起来,跳下岩石。

    随后查利又拿起了合金弓,对着石壁练习弓术,精钢箭可以轻易的扎进这些岩石里,等查利将这些羽箭从岩壁上拔出来,石壁上只留下一些凌乱的箭孔来。

    当初村里猎蜥团走了将近七天才抵达脓包山,苏尔达克小队骑马只用了两天半便来到了脓包山的山脚下。

    马匹踩在柔软的火山灰上,每走一步马蹄都会深陷进去,走得十分艰难。

    而且空气中的火山灰向雪花一样飘飘洒洒的落下,总是有一种焦糊的味道,无论是人还是马,口鼻处都罩了一条亚麻布围巾,这种亚麻布透气性很好,而且还有很好的吸汗作用,到后面一段路,苏尔达克几个人最后一段路都是牵着马走完的。

    来到猎杀火蜥蜴的地方,这里的一切痕迹都被新的火山灰遮掩住,这里属于脓包山的山脚,一些岩浆通道到这里截止,有些则像是烛台上的蜡油一样层层叠叠的堆在一起,有些岩浆通道还能呈现暗红色,显然里面还有滚烫的岩浆在流动,到处都是有些辣嗓子的浓烟。

    当初发现火蜥蜴的地方是一片如同流淌着岩浆的河道边缘,只是这处河道早已凝结成冷岩。

    里面倒是一些凌乱石块,就像是初春时节从土里面冒出来的尖笋,这里的火山灰变得有些温热,战马们已经感觉到有些不适,它们开始变得焦躁不安,不停地踢踏着马蹄,苏尔达克只能让人将这些马蹄用毛毡裹住,果然这样处理之后,这些战马便安静了下来。

    苏尔达克将瓦尔留下来看着六匹马,带着其余人小心翼翼地走进乱石区域,这里没有任何植被,仿佛就是一片死地,到处都是热腾腾的。

    大家担心还会遇见火蜥蜴,也不敢分散开,只能将搜索的范围缩小。

    据那位商队首领介绍,火蜥蜴喜食硫磺,通常会在含有硫磺矿的地方出没,所以苏尔达克进入这片乱石区,一边探寻火蜥蜴的行踪,一边寻找那些黄矿石,稍微走进一些,就听见卢克发出一声低呼:“这里还真有硫磺……”。

    苏尔达克闻言连忙向前走了几步,站在卢克的身边,向里面乱石区看去,果然看到一些浅黄石头伴生在岩浆岩周围,虽然数量不多,一些还被岩浆岩包裹在一起,但是整个乱石滩周围,居然有好大一片。

    “我去,好多硫磺矿石,这次我们恐怕真的要发财了!”查利随着苏尔达克走进这片到处都闪烁着淡黄硫磺矿藏的乱石区,立刻有种眼花凌乱的感觉,他跑到一块露出一角淡黄矿石的石笋旁边,想要用手将上面的硫磺矿掰下来,却发现这些矿石硬度要比石灰石硬得多,他累得气喘吁吁也没能将那块矿石从石笋上撬下来。

    随后查利靠在这块温热的石笋上,抹了一把脸上的油汗,有些不自信的对苏尔达克问道:“你说我们能将这些硫磺矿都带走吗?”

    一旁的卢克毫不客气对查利说:“你做梦的时候,能不能不要乱说话,想什么呢,要单独只是我们几个,这里的硫磺就算挖个半年,也未必能挖空……”

    的确如卢克说的那样,这片乱石区但是露在地表的硫磺矿就像多不胜数,这里的乱石区分布在一条火山喷发后熔岩流淌而形成的河流之中。

    现在脓包山是平静的,所以这条熔岩之河已经冷却下来,整条河道都被火山岩所覆盖,只有一些碎石夹杂在这条河道冷却下来的火山岩之中,形成了乱石区无数石笋的地貌,而这些被熔岩之河冲刷下来的大块碎石上就分布着大量的纯度颇高的硫磺矿,那头火蜥蜴就是为了吃这些硫磺,才会盘踞在脓包山的山脚下。

    可惜这只火蜥蜴的运气着实不怎么样,遇见了沃尔村猎蜥团,最后被苏尔达克带着沃尔村五位年轻人猎杀掉。

    苏尔达克看了看这片硫磺区域,心里盘算着到底要将这片硫磺矿完全开发出来,现在这里还是片无主之地,一旦有人发现这里条冷却后的熔岩之河里蕴含着丰富的硫磺矿,估计到时候就会有人争夺这片山地。

    现在当务之急,当然是尽可能地将这些硫磺矿开采回去。

    查利站在卢克的身边,连续看了几根石笋,扒开石笋上覆盖的一层火山灰,看到里面颜色淡黄的硫磺矿,说道:“当然不止我们几个,不是还有村里人吗?大家一起……”

    苏尔达克跳上一块高高的大石,向四周眺望,想查明这片乱石区的大致范围,却发现这片区域要比自己想象的大得多,整条熔岩之河,向上一直延伸到脓包山的山顶,向下已经没有河道可走,但却是在山脚下聚集了的方圆两平方公里的乱石区,只是这片区域都被火山灰覆盖,灰蒙蒙的一片,也不知到底有多少石笋蕴含硫磺。

    “想要将这黄石头敲下来,感觉好像有点难啊!”从后面跟上来的一名年轻人尝试着拿撬棍将硫磺矿撬下来,可惜敲了半天也不得其法,始终没能将那块矿石撬下来。

    卢克走到他的身边,对同伴说道:“我们应该找一些大部分露在外面的。”

    脓包山这一带环境非常恶劣,就连空气里都好像燃烧着火焰,空气中漂浮着大量的火山灰,帐篷无法直接搭建在地上,因为很可能睡一晚,整个人就会变成煎蛋,被地热烤熟。普通人没办法在这里生存,这大概也是这片矿藏至今未被发现的原因。

    苏尔达克让五位年轻人在这一带乱石区,找些容易开采的硫磺矿撬下来,装进准备好的袋子里。而他则是绕着乱石区转了大半天,这片乱石区并非都含有硫磺矿,外围区域的那些乱石堆只是一些普通的石灰岩,只有靠近脓包山熔岩之河中心位置的石笋上才有硫磺矿,这片狭长地带宽度不超过五十米,不过却是向着山顶不断蔓延……

    一行人只在脓包山的山脚下住了一晚,然后牵着满载硫磺矿的六匹马,徒步离开了脓包山。

    来的时候骑马只用了两天半,返回沃尔村却是牵着马步行回去的,六个人起早贪黑差不多走了五天才回到沃尔村。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