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一十九章 宗室玉牒
一本读|WwんW.『yb→du→.co
    她微微摩挲这羊皮地图。

    细细收好。

    然后郑重的放到了自个儿的袖兜兜里。

    “!!!”

    蒙老头眼睛一瞪!

    你偷东西!

    苏琉玉咳了咳。

    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还四处看了看。

    老祖宗是承德大帝。

    这遗身不在,估计是安葬在了大周皇陵。

    那虎符......

    苏琉玉四处走了走,来到旁边两个棺椁前。

    果然。

    没有遗身。

    但这两个玉椁,却是连兵刃地图都没有。

    完全是个摆设。

    苏琉玉又疑惑了。

    既然是摆设,为何不是帝后双葬,这完全不符祖制。

    她默默心里腹诽一句。

    朕以后也要学老祖宗,在她的帝寝内安放两个玉椁。

    她看谁敢质疑。

    这有老祖宗在先,那帮子文臣自然不敢谏言。

    苏琉玉又走到陪葬物那个墓坑,发现除了琳琅满目略显尘土的珠宝外根本没有虎符。

    虽然失望,但是拿到诸国兵防图,还算是有很大的收获。

    当然,对这位老祖宗,她好奇更深。

    “前辈,你在此不过是镇守一件先帝长枪,有何意义?”

    她笑道:

    “不如随朕出去如何?”

    蒙老头瞪大浑浊的眼。

    “我蒙家世代守墓,怎能擅离其职。”

    他嗓音传的整个墓穴都在嗡鸣。

    什么祖上的规矩,什么有违先帝遗命,什么愧对列祖列宗,吵的苏琉玉头疼。

    “那不如前辈随朕出去,帮我大魏皇宫机关部署部署,也不算擅离其职,更何况,老人家你年纪大,不想着养老,在此处,环境艰难,这墓暂时不守也罢。”

    部署皇宫机关!

    老家伙眼睛亮了亮。

    他们阴阳五行机关阵法世代传到他手里,但是他来守墓,守的是先祖步下的阵法。

    但先人的阵法他觉得甚是简单,早就想练练手,却一直没机会。

    他老了。

    守墓守了三十多年。

    大半辈子都在地下。

    他想了想,到底是有点心动。

    “老夫先和孙子打声招呼,让他替老夫看管看管。”

    说完,便一溜烟闪没影了。

    “这老头还有孙子?”

    “自然,蒙氏世代守墓,怎能没有子嗣?年轻时蒙氏子弟也会在外学习,待年长,子承父命,代代相传。”

    原来如此。

    苏琉玉觉得此行不亏。

    拿了兵防图,顺带带了个会机关的老头。

    “不对啊。”

    老头一出来,这才发现一个问题。

    “你小子不是说如今兵荒马乱么,不都要亡国了吗。”

    他眼睛一瞪。

    “你果然是骗老夫!”

    老家伙心里苦。

    年轻时候都专业五行阴阳法,不谙世事,被个小骗子骗了,还带走了先帝的遗物!

    苏琉玉安抚一笑。

    “小场面,你以后就习惯了,朕要回宫去批折子,先走一步。”

    老头不走。

    老头很生气。

    “你给老夫把图纸交出来!”

    “不行!”

    一老一少骂骂咧咧向前走。

    宋彦之回头,站在墓穴上方宗庙之内,手里的剑微微紧握。

    “愣着干什么?皇上都走了。”

    莫逆看他不对,嫌弃的催了一句。

    “滚。”

    他看都没看他,走出宗庙。

    “神经病。”

    莫逆骂了一句,对着苏琉玉出皇陵的背影大叫。

    “主子,小宋大人又欺负属下,你也不管管。”

    某人小报告又打上了,一点都不能受委屈。

    宋彦之嗤了一声。

    脚步却走的极慢。

    他又顿了下。

    遥遥看向她的背影。

    然后又回头。

    看向宗庙祭台。

    剑鞘因为用力微微嗡鸣。

    男子终于还是转身,大着胆子来到供奉的宗室玉牒前。

    “宋彦之,你疯了!”

    莫逆看他动作吓了一跳。

    “动宗室玉牒,是杀头大罪,你岂敢如此放肆,我现在就去汇报皇上,你还不住手!”

    他不过是好奇这小子为什么不跟过来,所以偷偷回来看了一眼。

    却不想,他竟然!

    竟然走到供奉玉牒的案台前,要伸手拿玉牒!

    要知道,皇陵二十年开一次,若非登基,封后绝对不会开启。

    而开皇陵的目的,就是史官修缮皇家玉牒。

    这次要不要苏琉玉扯了个谎,离开陵还有十四年。

    他怎么敢!

    宋彦之墨色的眸凌厉的看了他一眼。

    “说出去,我就杀了你。”

    说完,便伸出手,翻开皇家宗室族谱。

    莫逆心头剧震。

    这小子真的疯了。

    病的不轻。

    这可是杀头大罪!

    他左右看看。

    如今守陵的宫人正在安排御驾伺候皇上,现在这里没人。

    妈的。

    要是被发现,他岂不是难逃其咎。

    到底要不要喊人!

    他急的要死,赶紧来到他面前。

    “宋彦之,你动宗谱干什么!这里头,难不成有你亲戚?”

    “闭嘴。”

    这宗谱很是厚重,宋彦之翻书的动作极快。

    额发上也密密麻麻甚出了细汗。

    终于,他眼神一变。

    在大魏建宁年号之后,赫然看到一个顺字。

    他心脏快速的跳动,震动声在空旷的宗庙内清晰可闻。

    顺帝的下面,是沈怀舟的名字。

    那是上次封位之后祭祀太庙新添上去的。

    只有正宫皇夫之位,才能在封位之时请出玉牒。

    沈怀舟的下方,却什么都没有。

    后面的封位,全部空白。

    他拿起旁边修缮的御笔,指尖都在抖。

    “宋彦之,你你你!!!”

    莫逆指着他的动作,几乎说不出话来。

    知道他藏着心思是一回事。

    但光明正大冒着杀头大罪又是另外一回事。

    他惊了好半响,愣愣的看着他加上自己的名字,一句大逆不道都说不上来。

    素来严规守矩的小宋大人,大儒名门之后,竟然......

    “主子压根对你没起半点心思,你何必。”

    宋彦之执笔之手一顿。

    “还有十四年。”

    他等的起。

    “你真的疯了。”

    无药可救!

    皇上才不会喜欢你!

    宋彦之写完字,眼眸中明悔不定。

    朝中缺能臣,他会谨守臣子本分,但他,也想私心一回,待朝中有用人之际时,退位让贤。

    十四年,大魏定有能臣辅佐,他等的起。

    宫门外陆陆续续响起宫人的脚步声。

    两人一愣。

    “有人来了,还不快走!”

    莫逆看向门口,心脏砰砰在跳。

    “宋彦之,你赶紧的,把我名字也加上,不然老子告发你。”

    “你想的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