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九十一章 堵城
一本读|WwんW.『yb→du→.co
    看着禹国大军进城之后,直接穿过云安城,继续向着前方奔去,邹横这时候大致能够想到李胜作出选择的原因。

    说实话,邹横并不觉得李胜的选择有什么问题,不过,他对于禹国的这支大军,接下来能否彻底突破齐国军队的围堵,并不是特别的看好,因为打仗除了要看双方士兵的人数之外,两边随军术士的手段,这也是一个必须要考虑到的问题。

    这个问题,一般是一个很难把握的问题,毕竟你很难搞清楚,你所交战的军队的随军术士,到底都掌握着哪些手段,他又会如何运用这些手段。

    禹国的军队现在深入到了齐国境内,从国力上对比来说,要比禹国强大的齐国,这份强大自然表现在一些方面的,就比如说随军术士的手段。

    邹横已经发现赶来的齐国援军之中,有着手段非常厉害的随军术士,对方所在的那支军队,虽然还没有追上禹国军队,但是已经开始施法影响禹国的军队了。

    对方所施展出来的术法威力并不强,就是让禹国的军队前进的道路变得泥泞了,道路变得很滑,而且控制着风向,让他们开始逆风而行。

    这些手段并没有多少杀伤力,但是却能够极大地拖慢禹国军队的行军速度,只要禹国的军队行军速度慢下来,被齐国的援军追到之后,那基本上也就完了。

    当然,禹国军中的随军术士,他们也都不是吃素的,况且为了这一战,李胜现在所带来的随军术士,都是手段比较厉害的,不至于连这点麻烦都克服不了的。

    可他们克制这些麻烦的时候,有一些术法就没有办法一直维持住了,速度还是不可避免的减慢了。

    眼看这样下去,禹国军队迟早会被追上的,邹横知道?这时候得自己给李胜提供一点帮助了。

    身躯在空中变成人形?不过背后还留着一双翅膀,邹横手中迅速的掐动法诀?身上亮起土黄色的光芒?对着不远处的一座山峰一指。

    土黄色的光芒笼罩在山峰上之后,那座山峰轻轻的震动了一下?然后就慢慢的飘了起来,在邹横的操控下?山峰挪到了云安城的上空。

    那些同样进入了云安城的齐国援军?此时只觉得头顶一黑,然后抬头一看,就发现在城池的上方,居然有一座山峰漂浮在那里。

    所有人的心中?突然都冒出了一个不好的念头?如果此时这座山峰砸下来的话,那他们这些人,恐怕都要被山等给压扁,这座云安城中,也会有很多人死于这座山峰之下。

    如此巨大的压力之下?一些齐国的士兵,顿时感觉到一阵恐慌?士气大幅度的跌落,好在这座山峰?最终从他们的头顶挪开了,缓缓的漂浮在了云安城的一侧城门口?然后从空中砸了下来。

    “轰!”

    一声巨大的轰鸣声响起?带起了漫天的尘土?正在城中的所有人,都感觉脚下的地面狠狠的震动了一下。

    可在这个时候,绝大多数的人却感觉心中松了一口气,因为那座漂浮的山峰,并没有从他们的头顶落下,而且山峰落地,也让他们感觉踏实多了。

    不过紧接着,就有人反应了过来,那座山峰落下的地方,正好堵住了一侧的城门口,禹国的军队,刚才就是从这个城门口出去的,如今这边的城门口被堵住之后,他们再想要追上禹国的军队,那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了。

    “难不成,能够搬动一座大山的,是禹国的高手,可若是禹国的高手,他为何不控制这座大山,直接向城中砸下,那样他能够取得更大的战果呀?”

    有心思转得比较快的人,看着那座堵住了城门的大山,不由得在心中如此想道。

    其中有一些术士,更是开始施展手段,在周围寻找施法的术士了。

    可惜,搬来了一座山堵住城门的邹横,这时候已经进入到了隐身的状态,他确认了禹国的大军,已经趁着这个机会,往前跑出了很远之后,邹横也就不在原地停留了,转身向着相反的方向飞去。

    接下来李胜应该还会遇到危险,不过禹国的其他准备差不多也应该启动了,邹横不觉得李胜接下来没有生路,如果禹国接下来相应的准备没有启动,导致李胜陷入到更危险的境地,邹横只能说,禹国先一步发动这场战争,完全就是在开玩笑。

    他相信仁王不会开这个玩笑,自己也不想在战场上造成太多的杀戮,所以就选择了往回飞。

    邹横向着齐国边境飞去,不过很快,他就感觉到了一种被窥视感,而且窥视他的是一个高手,很有可能修为境界,不比他离开大苍的时候,遇到的那个展现神通手段的术士弱。

    对方的窥视,让邹横清楚地感觉到了一种恶意,对方似乎有要攻击他的意图。

    下一刻,邹横感觉自己冥冥之中和人建立了一种联系,但他却丝毫感觉不到这种联系所连接的另外一头的方向,猛然间,一股怨念诅咒的力量,就落到了他的身上。

    邹横感觉自己的脑海中,瞬间听到了许多的声音,全都在咒骂、诅咒着自己,那些恶毒的言语,仿佛和自己有着滔天的仇恨,无穷的恶意,凝聚成了诅咒的力量,不断地冲击着自己。

    这种恶毒的诅咒力量,并没有化为邪异之气,这就是一种强大的诅咒,通过恶意所引发的诅咒,和邪异之气不同。

    在这种诅咒的力量的冲刷下,即便是邹横,也瞬间感觉到自己的脑海之中有些混乱,身体猛然间就从空中栽了下来,直接砸入到了地面之中。

    那充满恶意的诅咒和谩骂,在自己的脑海之中声音变得越来越洪亮,那些恶毒的言语,仿佛还牵动了周围的邪异之气,开始向着邹横的身上汇聚,引动邪异之气的力量,来加持诅咒的力量。

    好在邹横对于来自灵魂的攻击有着很强的抗性,即便是这种可能是神通手段的诅咒,邹横也有着一定的抵抗能力,在脑海中被恶意不断冲刷之下,邹横意识还是恢复了一丝清明,立刻对自己展开了自救。

    体内大地浊气转化而成的力量运转,同时周围的地气也在向着邹横的身上汇聚,在这两种力量加持之下,邹横还拿出了自己的油灯,控制着油灯漂浮在自己的头顶,散发出明亮的光芒。

    原本在这些手段之下,邹横应该能压制住突然降临的诅咒力量,可就在这个时候,已经许久没有什么影响的面具,却突然又开始勾动邹横的负面情绪,让邹横所遭受的冲击力量变的更大。

    好在邹横在这个时候,已经发动了明光清净法,头顶油灯所散发出的光芒更加明亮,而在光芒的笼罩之下,他的脑海之中,除了那些恶意的谩骂和诅咒的声音之外,突然之间又多了一些对他表示感谢和赞美的话。

    邹横恍惚间仿佛看到了一张张真诚的笑脸,在对着自己表示感谢,尽管这些感谢和赞美的声音,比不上那些恶意的谩骂和诅咒的声音大,可是因为这些声音,邹横意识却瞬间摆脱了诅咒的影响,整个人彻底的清醒过下来。

    真正意识清明之后的邹横,立即控制着头顶油灯的火焰,如同散开的光罩一样,向着自己的身体笼罩而下,将自己整个人包裹在其中。

    在油灯的火焰包裹下的,邹横运转着自己体内大地浊气转化而成的力量,身上修炼道术之后所凝练出的意境,以及巫族的血脉传承之中,那无惧无畏,敢于战天斗地的精神意志,全都开始在他身上勃发。

    这些力量,将他身上现在所遭受的诅咒的力量,完全从体内驱散了出去,脑海之中那些谩骂和诅咒的声音,立即就消失不见了。

    在将这些声音驱逐出去之后,邹横恍惚之间听到了一道苍老的声音,带着些许的不甘,在自己的脑海之中响起。

    “这次你能留下性命,算你有几分本事,这也是你的幸运,下一次,再来到齐国耍威风,你就没有这么走运了!”

    在这道声音落下之后,邹横那种被人窥探的感觉也消失了,冥冥之中不知道谁是和自己建立的联系,也同样消失了。

    “在齐国之中,果然有不逊色于国师闵孝行的高手!”

    邹横睁开双眼,一边从地面爬出来,一边在心中想道。

    齐国的情况,他之前没有太多的了解,不过,这么多年以来,齐国能够压禹国一头,自然不是没有原因的。

    在之前了解国师闵孝行得修为之前,邹横还不觉得齐国有什么厉害的高手,可是在了解了闵孝行的修为之后,邹横就觉得,能够压禹国一头的齐国,应该有一个最起码和国师修为相当的高手。

    如今,邹横很确定有这么一个人,因为对方刚才已经对他出手了,而且手段很是厉害,居然是非常诡异的诅咒手段,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对方明显对他有着杀意,可在他破除了对方的诅咒手段之后,对方却并没有再动手的意思了!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