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1章 一品诰命8
一本读|WwんW.『yb→du→.co
    “如今大姐姐都十七了,我家相公倒是有些同窗还未娶亲,要不我给大姐姐牵牵线,总好过熬成了老姑娘,看我,说错话了。”王寒兰一朝翻身看着王夫人的背影出言道。

    王夫人也只是心动了一瞬,做母亲的何尝不希望女儿嫁的好,日子好过些。

    但是王寒兰什么心思,王夫人要是答应了,指不定他们母女两怎么糟践她的寒薇呢。

    “我还没死,用不着你一个庶女操心。”王夫人将庶女二字说的极重。

    王寒兰表情一边捏紧了手绢,冷冷看着王夫人离去的背影。

    她日后可是要做诰命夫人的,老婆子还敢拿身份压她,那王寒薇活该嫁不出去,去庵子里做一辈子姑子才好。

    柳姨娘肚子已经大了,因此早早就在自己院子里养胎了。

    王寒兰空手回门,走的时候却是去库房拿了不少好东西回去,更多的是滋补的药材。

    王寒兰最大的优点就是懂得讨好人,因此虽然心里不待见吴秀才的母亲,但是面上却是异常孝顺的。因此本就感恩王家资助的吴秀才,对于王寒兰这个贴心贤惠的妻子就更加敬重爱慕了。

    王寒薇虽是商贾之女,但好歹是正室所出的嫡女,知书达礼貌美如花,当初王员外可是给她相看了不少读书人都不了了之。

    庶妹都出嫁了,王寒薇还待字闺中,因此还是有商贾之家派人上门提亲的。

    “夫人,刘家又派媒婆来提亲了。”

    王夫人揉了揉眉心摆手,“下去吧。”

    “王夫人安。”媒婆进门笑嘻嘻的行了礼,随即便找地方坐了下来。

    “我已经说过了小女已经许了人家,你不必再说了。”王夫人面对这媒婆也是头疼,这种人最是不能得罪,嘴碎的能把一个女子的名声都毁的干净。

    “夫人何必拿话来搪塞婆子,我来提亲自然是打听清楚才敢上门不是。”媒婆笑着,眼里却带着几分不屑,拿着手绢扶了扶鬓角。

    “说句掏心窝子的话,婆子登门三次了,这府里俨然是将夫人看作透明一般,庶妹都嫁得了吴秀才那样的好人家,怎的夫人还把小姐拘着不嫁?

    小姐如今已经十七了,谁家姑娘十七还不许人的,况且刘家公子仪表堂堂,温和知礼,刘家更是家大业大,小姐嫁过去就是享福。总比在这府中听这闲言碎语的好。”媒婆真挚诚恳,这一席话说的好似真的是推心置腹为王夫人母女二人考虑一般。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父母之命在前,我母亲既已说了许了人家不愿听你叨扰,你何不识趣些起身离去。”王寒薇从门后走出温温柔柔的刺着媒婆。

    “王夫人,这,哪有女儿家这样不知羞的?”媒婆看着王寒薇眼里的不屑更重了。

    “刘家这门亲事我是不会答应的,你大可去回绝了,免得到时惹的越发不快。”王寒薇冷冷的看着媒婆说道。

    王夫人拉住王寒薇的手微微摇头,然而王寒薇却像是没有看到一般,仍旧言辞犀利。

    “你,三次上门好心介绍一门良缘,还这般奚落我老婆子。

    真是难怪这般大的老姑娘也不见有人提亲。”媒婆说罢冷哼一声便气鼓鼓的离去。

    “哎,张媒婆怎么就走了?不是来和大姐姐提亲的吗?”门外王寒兰的声音传来。

    “这尊大佛怕是没人娶得起。”张媒婆讽刺了一句便脸色不好的离开。

    王夫人叹了口气握着王寒薇的手,“寒薇你不该这般说,自有母亲为你做主。这般做法那媒婆一走,你就没人敢提亲了。”

    “母亲忘了,还有两年梁秀才就出孝期了。”王寒薇笑着说道,并不放在心上。

    “可是,谁知道他会不会反悔呢?那时你可就十九了。”王夫人如今也担心起来。

    “大姐姐也在啊,那刘家公子条件这般好,总好过姐姐在家里嫁不出去吧。”王寒兰站在门口笑道。

    王寒兰这次打扮的更加贵丽,喜气洋洋的样子,面对王寒薇越发嚣张了。

    以往爹爹什么都紧着王寒薇,她处处都被压了一头,如今看到王寒薇这样子,可算是扬眉吐气了。

    “我家相公如今已经是举人老爷了,我倒是想给大姐姐介绍几个相公的同窗,可是谁让大姐姐看不上呢?”王寒兰得意的说着,看到王夫人的表情松动笑得更开心了。

    “不劳庶妹费心。”王寒薇拍了拍王夫人的手安慰。

    “也是,姐姐这名声年纪,也就只配刘家公子那样的人,嫁去做个继室。

    莫不是姐姐还在等那木河村的梁秀才吧?”王寒兰拿帕子捂着嘴笑了起来,想学那些官夫人的做派,却又小家子气惯了,让人看了别扭。

    王寒薇看了一眼王寒兰,转身扶着王夫人的手离开,根本就不搭理她。

    “没那个命,别想那个路,就算梁秀才出了孝,人家喜欢的也是人家徐小姐,哪能看得上人老珠黄的大姐姐呢?”

    这话算是戳到王寒薇心口上了,扶着王夫人的手都在颤抖,可是又能如何呢?

    如今吴秀才成了举人老爷,王员外也越发不待见王寒薇了,生怕她的坏名声耽误了女婿前程。

    因此听着正院的恭喜喧闹声,王夫人和王寒薇却是直接被送到了庄子上眼不见为净。

    吴云林中了举人便继续准备来年的春闱,王家更是准备好了银钱上下打点,所有人都忘了王寒薇母女二人。为了给王寒兰抬身份,路姨娘更是直接被抬为平妻,气的柳姨娘早产。

    可喜母子平安生了个儿子,王家双喜临门更是记不起送去庄子的二人了。

    又有路姨娘刻意克扣为难,王寒薇母女二人吃饭都艰难起来。

    一晃两年过去,王寒薇十九了,吴云林第二次春闱中了进士,王员外看王寒兰越发顺心,多年夙愿得偿耳根子也就软了起来。

    王寒兰成了官夫人跟着吴云林去了京城,只一封信便让王员外写下了和离书,让路姨娘成了当家主母。

    王夫人唐氏早就对王员外死心了,偏偏路姨娘赶尽杀绝,更是把母女二人只能撵出了庄子。

    王寒薇扶着母亲朝着镇里慢慢走回去,短短三年她已经明白了什么叫亲情淡薄。这样也好,各走各路。

    。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