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六四章 村里的老祭司
一本读|WwんW.『yb→du→.co
    跟在骑摩托车的牧民身后,抵达荒漠草原的庄海洋一行,很快出现在一座被岩石包裹的村落。尽管村里也能看到蒙古包的房子,可大多数房子都由石头搭建。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x81z/

    真正令进庄海洋感觉意外的,或许还是村子修建的这座石墙,无论高度还是长度,恐怕都是一个大工程。居住在这里的牧民,老老少少加起来应该也有几百人。

    对很多原本准备吃晚饭休息的牧民而言,突然看到几辆高档越野车进入村子,也都显得很意外跟好奇。那怕以往也能看到汽车,却很少看到这样的车队。

    “巴托,他们是什么人?”

    “游客!原本他们想在风口岩那里搭帐篷宿营,我觉得不安全,就把他们带到村里来。这些人是贵客,你带几个人好好招待,我去找一下阿姆祭司。”

    “找祭司做什么?你不知道,他不喜欢被人打扰吗?”

    “有要事!等下你就知道了!”

    虽然听不懂巴托跟村里男人说着什么,可庄海洋还是示意卫队成员不必太紧张。询问接待的村民,那里有相对空旷的地方,村民也很热情的指路。

    没多久,车队便行驶到村子一座相对空旷的广场停车宿营。对庄海洋而言,从进入村子那刻起,村中一切都在他的监控之中,有什么问题也难逃他的精神力探测。

    令庄海洋稍显意外的,还是在村子最后方的一座石屋内,他感受到一种异能量的存在。当精神力延伸其中,很快看到这丝异能量,来自一名刻有脸纹的老者。

    想到草原一直存在的神秘祭司,或者说巫师,庄海洋觉得这个老者,应该就是这种存在。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或许还是在荒漠草原,还能发现这种几近失传的存在。

    只是想到早前去过的高原,在那间古老寺庙中,他不也碰到一位有修为的高僧吗?

    先前引路的牧民,此刻正在那间石屋,态度恭敬的跟老者讲述着什么。通过精神力看到这一切,庄海洋也饶有兴趣的道:“这村子,真的有点意思。”

    站在旁边的李子妃,听到这边也好奇道:“怎么了?”

    “没事!只是想到,这里环境如此恶劣,这些牧民还能坚守在这里,真心不容易。”

    “是啊!单单村外修筑的石墙,那肯定不是短时间修建起来的。生活在这种地方,恐怕一年到头,想洗回澡都不容易啊!”

    “那倒不至于!距离村子不远,那边有条河的!”

    “啊!这你也知道?”

    “你老公我无所不知!对了,你想洗个澡?”

    知道妻子比较爱干净,平时在自驾途中,庄海洋也会寻找旅社或酒店,让她好好洗个澡。可距离前次洗澡,也有几天时间,她肯定觉得不舒服。

    为了让家人跟卫队成员,也有机会洗上澡,这次物资车也携带有一个能野外洗澡的帐篷。只需烧好温水,那怕在野外也能洗个舒适的热水澡。

    听到这话的李子妃,看了看村子的环境道:“这村子,应该比较缺水吧?”

    “没事!让你跟孩子洗个澡的水,相信还是没问题的。行了,有贵客来了!”

    “什么意思?”

    就在李子妃好奇时,庄海洋却将目光,看向随巴托朝广场走来的老者。就在内卫队员准备上前时,庄海洋却打出‘勿需紧张’的手势,他们才没有上前。

    只是陪着儿女的两头白狼,却突然冲到庄海洋前方,朝着走来的老者呲牙发出威胁的低吼声。做为白狼,它们拥有比人类更敏锐的感知力。

    它们清楚,走来的这个老者,似乎有威胁到它们安全的能力!

    好在庄海洋也适时上前,摸着两头护主的白狼道:“白龙,仙女,别紧张,他没恶意的!”

    在他安抚下,两头白狼很快解除低吼威胁。甚至在庄海洋的示意下,它们很快回到两个小主人身边。看到这两头白狼时,老者神情似乎显得有些激动。

    就在他准备大步上前时,庄海洋却微微释放精神力,甚至将不轻易显露的修为,稍稍展示了一番。感知到迎面而来的精神威压,老者似乎呆滞了一下。

    见老人意识到行为有些不妥,庄海洋随即收回释放的精神威压。虽然老者是村庄的长者,但他先前的行为,还是令庄海洋有所不满。论修为,他胜过老者太多。

    站在原地看了庄海洋一番,老人打出手势,不让身后的汉子跟过来。而后在其它人惊讶的眼神中,老者很恭敬的上前道:“老朽奇源阿姆,见过尊客!”

    “老先生言重了!事实上,是我们冒昧打扰才对。能否请教,老先生是这村子的?”

    “祭司!也添为村子的族长!”

    “南洲庄海洋,见过老祭司。若祭司不介意,不妨到我营地聊聊,如何?”

    “恭敬不如从命!真没想到,这世界还有先生这样的存在。”

    看到老人一脸敬畏跟兴奋的表情,庄海洋却淡淡一笑道:“去年在高原的古老寺庙,有位高僧也跟你一样说过这个话。只是对我而言,我没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同。”

    说着话的庄海洋,也伸手引领老人进入内卫队员临时搭建的桌椅前。或许觉得祭司看到庄海洋,明显觉得有些不对劲,村子很多人都闻讯赶了过来。

    可真正令村民震惊跟好奇的,或许还是他们得知,庄海洋一行带了两头仅限传说的白狼。对很多草原人而言,他们也很崇拜狼,甚至有些部落将狼视为部落图腾。

    而狼群之中,以白狼为尊为贵。每头白狼,往往都意味着是狼王的存在,甚至白狼还有种种神异。这令饱受狼群苦恼的牧民,也迫切希望得到白狼的庇护。

    先前已经得到祭司交待的巴托,也适时阻拦道:“别打扰祭司!那人,身份恐怕很尊贵。能得到两头白狼守护的人,你们觉得会简单吗?”

    随着他说出这番话,村中汉子也渐渐平静了下来。相应的,随行的内卫队员,得到庄海洋的示意,却依然表现的很淡定。只要村里人不过来,他们也不会轻举妄动。

    邀请老祭司落座后,庄海洋也笑着道:“借宿贵宝地,晚辈就请老先生喝杯茶吧!”

    “多谢先生!”

    说着话的庄海洋,取出妻子准备好的自制茶叶,给眼前的老祭司泡了一杯绿茶。待茶水入口,老祭司也显得极其震惊。可庄海洋,却依然淡淡一笑。

    说道:“这茶是我自采自炒的,味道还不错吧?”

    面对这样的询问,老祭司苦笑道:“老朽喝了半辈子的茶,这样高贵的茶,还真从未喝过,多谢先生赐茶!请恕老朽冒昧,不知先生此番来我沙石村所为何事?”

    “我是从西陇那边过来的!沿途也经过很多牧场,来荒漠草原也是为其独特风景而来。至于说来你们村子,也是受你们村民所邀。如若不然,我还不知这地方还有村子!”

    “是老朽孟浪了!”

    “无妨!事实上,看到老先生那一刻,我才明白这个村子为何能延续至今。在很多人看来,荒漠草原根本不适宜居住。但对一些人而言,却也故土难离。

    此番虽是旅行,却也是为考察投资而来。在我看来,如果荒漠草原的情况得不到改善,恐怕不久的将来,这里也会沦为沙漠,真正成为一块不毛之地。”

    “投资?先生是做什么的?”

    “跟你们从事的行业差不多!只不过,我做的种类比较多,并非单纯的放牧。在南洲、在东北、在冀省、在西陇都有我的牧场跟农场。

    至于其它的,那怕我说的再详细,恐怕老先生也未必知道。我只想简单说一句,虽然我不知道,你们村子为何会存在至今。但我想说的是,我并不是坏人。

    事实上,只要我现在打一个电话,你们盟里的领导跟高官,相信都会第一时间赶过来。只不过,我也不喜欢被人打扰,才想边游玩边考察一些适宜投资的地方。

    在我看来,这片荒漠草原,如果能将其打造成优质牧场或草场,相信也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至少我认为,老先生应该不介意村里人,过上更好的生活吧?”

    “那是自然!看来先生真是贵客!你那些手下,想必都是部队出来的吧?”

    “老先生好眼力!一家人出来玩,要是身边没点人手,终归不方便嘛!”

    喝着茶闲聊了一番,庄海洋也没过多刺探村子的秘密。事实上,这个村子存在至今,还能拥有一位草原几乎失传,真正拥有修为的祭司,确实极其罕见。

    想到曾经听闻的一些传说,庄海洋从老祭司的名字上,也猜想到一些事。只是在他看来,寻找别人终身守护的秘密,那是一件极其不人道的事。

    为避免发生什么误会,庄海洋才眼老祭司讲了一下自己一行人的来意。如果他没猜错,曾经恐怕也有人,来这片荒漠草原,寻找过某种属于老祭司终身守护的秘密。

    或许感受到庄海洋的真诚,老祭司也稍稍放下戒心。可更多的,还是他心里清楚,如果庄海洋真要对他或村子做些什么,恐怕他也无力阻拦啊!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