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六十七章 帝俊布局,十大神系!
一本读|WwんW.『yb→du→.co
    “迟早有一天,我要把共工这厮头都给捶爆!”

    羲和撂下了狠话,常羲在一旁连连点头,进行附和,坚定支持自己的姐姐。

    之所以是“迟早”……那,自然是因为,她们两个现在的修为水平,是真滴打不过共工,打不过龙祖。

    因此,仇嘛……只能以后再报了。

    “好好好……”帝俊微笑,“到时候,我会帮你们的。”

    “哦。”羲和满意的颔首。

    而后,她脸上泛起一丝愁容。

    “俊,我们的孩子,他的情况……”

    羲和欲言又止,“你的战略上就不提了。”

    “关键上是储君大位,涉入大局太深,我怕……”

    “别担心。”帝俊眸光深邃,“我都准备好了。”

    “真的吗?”将为母亲,羲和罕见的在这方面忧愁起来,“虽然我们遮遮掩掩了那么久……可到了现在,不得不见光,那时……”

    “呵。”帝俊失笑,“难为你主动操心到这件事上,看来我这些年的努力很有效果嘛。”

    “嗯?嗯!”羲和瞬间眯起了眼,“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

    “好好好……我不开玩笑,我认真下来。”帝俊嘴角勾起,“我认真了,你们两个,也能认真吗?”

    “……”羲和与常羲皆是一愣,互相看了看,忽然间感觉到气氛变得凝重了,似乎她们将要真正触碰帝俊棋局的隐秘。

    眼下,这位妖族天皇看似轻描淡写的询问,实则是在下着最后的通牒,索要一个承诺。

    仿佛是看出了天后与天妃的犹疑,帝俊含笑道,“我呢,不在乎你们之前究竟做过什么事,跟某个不愿意透露真实姓名的后土有地下暗线联系,是否有泄露过怎样的情报。”

    “这点小事上,我都可以不计较——毕竟那些情报不过是小伎俩罢了,不关乎大局。”

    “倒是现在……你们做为孩子的母亲,无论如何都绕不过去了,有的事情我必须要告诉你们,这是对你们的尊重。”

    “当然了,我尊重你们,同时也希望你们尊重一下这段感情,考虑一下孩子的未来……我不会让你们难做,当双面间谍,只需要你们——保持沉默!”

    “只要你们沉默了。”

    “我们的孩子,必然有最好的下场结果!”

    帝俊许诺。

    “无论这场大劫,是妖胜,还是巫赢,亦或者……是人族笑到最后!”

    天皇说的斩钉截铁。

    “我们凭什么相信你?”

    羲和冷静反问。

    “因为……这个!”

    帝俊平静的伸出一只手,在他掌心上有一枚古朴玄奥的印玺悬浮,气息让两位女神的瞳孔收缩到了极致。

    她们死死盯着印玺,近乎呻吟般,一字一顿的念了出来,“白……帝?!”

    “等等!”

    常羲震惊,“白帝少昊,不是东华吗?”

    “哦?你是说这样吗?”帝俊微笑,印玺上的气息就变化,笼罩上了东华的气息,将真实的本质掩藏。

    这完美的互通和掩护……

    套娃实锤了!

    这种情况,给两位女神带去无与伦比的冲击。

    她们也是聪明人,一下子就想到了很多。

    “嘶……”

    羲和很不淑女的倒抽了一口冷气,眼睛眯了起来,“明修暗度?!”

    “你们是一伙的?”

    羲和眼角抽搐,感觉这个世界太梦幻了。

    这算什么?

    互相偷家吗?

    比如说她们姐妹,看似是天后、天妃,实则……

    然后天皇帝俊,看起来只是单纯的妖族天皇,实际上……

    “太一知道吗?”常羲从震惊中回过神来,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他自然知道。”帝俊道。

    “他没说什么?”

    “我是他哥,他能说什么?”

    “嗯,很好。”羲和麻木的点点头,“天庭四位妖皇,三个有问题,剩下一个听哥哥的话。”

    “这很好,好的离谱。”

    羲和努力平静的语气,只是……

    她疯狂跳动的眼角表明,内心一点也不平静!

    这个时代,太尼玛荒唐和离谱了!

    天后掐指一算。

    好嘛。

    天道鸿钧以为是巫妖大战,实际上……

    人族振臂一挥,瞬间巫妖的高层就都到了旗下,战旗一展,伐天!

    道祖要哭的啊!

    “我明白你在想什么……”帝俊瞅了羲和一眼,老夫老妻了,对方想什么,大抵都能猜到,此刻有些失笑,“那种情况不可能的。”

    “别的不说,伏羲第一个跳反。”

    “女娲还是太嫩了。”

    “造反就造反嘛,放在心里便好,为什么要大大咧咧的喊出来?”

    “让伏羲知道——哦,原来你是这样的妹妹,证道盘古就是为了回家把我给收拾了,好自己当家作主,颠倒家庭地位关系?”

    “不给两顿社会毒打,对得起大娲皇的宏伟志向吗?”

    “你看……伏羲掉链子了。”

    “然后呢,是苍龙。”

    帝俊微微一笑,“到那时,他能不发飙吗?”

    “本以为,能一边肉体上化妖为龙,一边精神让人人如龙,追逐盘古的成就……”

    “结果现在到好。”

    “两边的高层一团结,瞬间没他事了。”

    “龙祖还不得气炸了——小丑竟是我自己?”

    “跳反!必须跳反!”

    帝俊哂笑着,“羲和,常羲,你们觉得——当初庖栖被女娲坑了一手,当上了风后,为什么会扶持起龙师系统吗?”

    “这里面,很值得玩味呐!”

    天皇意味深长,“虽然我不是伏羲,未必能洞察他所有的心思……但是大致的,还是能猜测一二的。”

    “一方面,是龙师的确好用;另一方面,未尝没有点别的想法……一旦有某些不好的发展,他们直接就跳过了互信结盟的阶段,站到一起了!”

    “最后,就是我。”

    帝俊叹了一口气,脸上挂上了惆怅的样子,“你知道吗?我其实并非一开始就是白帝……我是半路上车的。”

    “我本心是不想上车——做为天皇,本纪元还有盘古的希望,哪怕希望稍微小了点。”

    “白帝?难度就太大了!”

    “我虽然上了这车,但本能不想看到人族太顺利的,放水是不可能放水的……”

    “唔……我看你们的表情困惑?”

    “是在好奇,我为什么最后掺合进去了吗?”

    “自然是因为……你们和孩子啊!”帝俊深情的道,“尤其是孩子们。”

    “他们做为我的孩子,天然被无数的目光视线聚焦……他们的实力又还很弱。”

    “稍微大点的风浪,都经受不起。”

    “这个时候,如果能有另外的身份存在……一旦事有不谐,换过身份,照样享受荣华富贵,难道不好吗?”

    “而……有谁能想到?”

    “妖族天皇,跟人族白帝,竟然会是同一个人?”

    “不管时代落幕,是妖族笑到最后,还是人族笑到最后,我们的孩子混的都不差了。”

    帝俊语气中,是满溢而出的关心关怀,与他平日里表现出的铁血无情帝皇形象差太远了,让羲和与常羲一时都愣怔了。

    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

    帝俊,身为一族之皇,升起这样的私心,为了照顾自己的子女,不惜跟人族方面串通一气,接过橄榄枝——他先前说是对待人族的战略不会放水,可若到了重要时刻,真的手上不会犹豫一下吗?

    这一犹豫,或许便是一线的生死之机!

    羲和与常羲愣住了,她们彼此对视,都有些茫然。

    思路有些乱,她们要捋捋。

    等捋顺了,她们看着帝俊的目光都不同了……相比以往,复杂太多,也温柔的太多。

    “你……”羲和贝齿轻咬下唇,“辛苦了。”

    千言万语,浓缩成这简单的几个字。

    “不辛苦不辛苦……”帝俊负手而立,背负在身后的那一只手,比划了一个“计划通”的手势,宣泄着内心的兴奋,表面上则依旧是暖男好丈夫的姿态,“为了你们和孩子,我吃点亏、受点委屈,又算得了什么?”

    “只是,我如此一番苦心……希望你们能接受,不要辜负了。”

    天皇轻叹。

    “嗯……唔……”羲和纠结着眉毛,内心仿若在天人交战。

    半晌后,她轻叹一声。

    “我……今天什么都没有听见,也什么都不知道。”

    “对吧?妹妹?”

    羲和询问着常羲。

    “是的,我也一样。”常羲点点头,做出忧愁叹息的模样,“生孩子,可是一个苦功呢……我们全程恍惚迷离,一切事情,全凭陛下主持了。”

    一对姐妹,达成了共识,给了让帝俊满意的答案。

    现在能“糊涂一时”,在某件事上装聋作哑……那以后,还怕不能把整个人都给争取过来?

    ‘呵!’

    ‘当年的媒人,是女娲来着……’

    ‘啧。’

    ‘娲皇妙计定天下,赔了闺蜜又折兵!’

    帝俊心底的小人狂笑着。

    一边暗笑,一边他脸色正经。

    “你们能理解我就好……也不枉我费尽心思,给我们的孩子另外设计包装好别的身份。”

    “唉。”帝俊慨叹一声,“我虽然掌握白帝的权柄,可直接册封他们为帝子不妥,那样太醒目。”

    “好在,安排成为白帝麾下的几个大部落、氏族的统御领袖,却不是难事。”

    “彼时。”

    “自建国度,自成神系,互相掩护,真假身份错乱……纵然天庭败亡,好歹还是能混下去的,不至于人人喊打。”

    帝俊目光柔和,“羲和,你看……这些行吗?”

    他手一翻,便出现了一卷名单。

    羲和接过,一个个照着念。

    “中容。”

    “司幽。”

    “白民。”

    “黑齿。”

    “三身。”

    “儋耳。”

    “牛黎。”

    “季厘。”

    “晏龙。”

    “契。”

    羲和念完,神情动容。

    别的不说,这绝对是下了苦功的。

    “十大神系!”帝俊嘴角微勾,“这是我给孩子安排的未来之一。”

    “天庭储君的路如果走不通,就这么混……怎么说,也不会让他太惨。”

    “而他若是争气。”

    “到时候,未尝不能凭依此,做出一番大事业!”

    “毕竟,这比我当初刚开局的时候,可是好上太多了。”

    帝俊对自己的孩子有所期望。

    好歹是他的种,怎么能差?

    “儿子安排好了,女儿呢?”常羲举手提问。

    “女儿?女儿就好办了。”帝俊哈哈一笑,“直接就可以是人族‘现在’的白帝女儿,没有谁会去追究。”

    “呃……东华……”常羲犹豫着提醒。

    “放心。”帝俊摇头,“这点小事,他会给我一个面子的。”

    “你们的联系这么紧密的吗?”羲和莫名叹息一声,想起巫族的某场重要会议。

    在会议上面,祖巫们的打算,可是要让东华当出头鸟,跟帝俊这位天皇对着干呐!

    现在到好!

    这两个是一伙的!

    “我跟东华的关系,怎么说呢?”帝俊微微沉吟,“算是立场相对的知己吧。”

    “互相能理解,可该下手的时候,却也不会手软就是了。”

    “白帝这身份,其实本该是他。”

    “只是他另有想法,中途下车,而我半道上车,就坐那位置上了。”

    “到最后。”

    “一个有名无实,一个有实无名。”

    “互相遮掩,冒名顶替……也算是各取所需了。”

    “大局上,互不妥协。”

    “可一些小事……像是我这想要给女儿留条后路?”

    “东华是能给我做好的。”

    “名义上,他多了个亲女儿。”

    “实际上,多了一个干女儿。”

    “帝女,谁会特意去欺负?”

    帝俊摇头。

    常羲听着,却是先皱起眉头,而后又舒展开了。

    “好了,我也给你们解释清楚了。”

    帝俊弹指一点,白帝印玺巨震,“我这就施展手段,瞒天过海,为我们的孩子埋下一条路!”

    他双手张开,人族和妖族的气运于此刻都被调动了。

    妖族很多,因为他是皇,调动天经地义。

    人族很少,只因见不得光,得瞒着那一位人族圣母。

    不过,他要的也不多,一点足矣。

    浩瀚的妖族气运,环绕在外,掩护着核心的一点人族气运光辉……这样的气象,覆盖在羲和与常羲的身上。

    偷天换日,瞒天过海!

    “陛下,你的把握大呢?”

    羲和问道。

    “放心!”帝俊保证,“否则,我何必大动干戈?为了你们的生产,连周天星斗大阵都调动了。”

    “此地时空,已经被切割在常理之外!”

    “除了我们这当事人,没有谁能探查到真相……他们只能看到,我愿意给他们看到的结果。”

    “种种所为,正是为了这一刻,瞒天过海啊!”

    天皇谋而后动。

    他从来不会做无意义的事情。

    若非事关重大,如何会号令天河水军、转动周天星斗大阵呢?

    也正是因此。

    他对打上门的苍龙……感官实在不怎么好。

    。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