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八十六章 火神圣堂
一本读|WwんW.『yb→du→.co
    都不蠢,只一霎那间,所有人就都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玫瑰这边高兴坏了,没想到一向只会耍嘴皮子的老王也有这么恐怖的战力,可四周那些看台上的御兽圣堂弟子们,脸色就真的是好看不起来了。

    三比零?卧槽……

    之前曼加拉姆被玫瑰打了个三比零后,各种狡辩、各种遮掩的嘴脸,御兽圣堂这帮人还觉得挺有趣来着,可没想到同样的事儿竟然落到自己的头上,这就真的是有趣不起来了。

    “卑、卑鄙啊!”终于有按捺不住的御兽圣堂弟子愤而发声:“竟然用轰天雷!”

    “这也算胜利?这是用钱砸赢的啊!”

    “堂堂刀锋圣堂,大家追求的都是个人的极致力量,强大自身才是根本,有本事你自己打赢啊,可这个人、这个人简直是无耻下流!”

    “不算!我强烈建议重赛!这是作弊!”

    一石激起千层浪,原本安静的看台瞬间就起来了,所有人都在激动的叫嚣着、疯狂的吼着,要和玫瑰这些无耻的东西辩个清楚、争个明白!

    王峰倒是无所谓的欣赏着这些人的无能狂怒,唉,就是喜欢看这帮家伙想要干掉自己却又无能为力的样子。

    可下一秒,这些所有人就都被怼得没脾气了。

    “都给老娘闭嘴!”温妮插着腰站了出来,冲四周一声大吼。

    不得不说作为专业的魂兽师,李温妮还是相当有牌面的,二级火的魔熊非常有威慑力,作为魂兽师学院,这些圣堂弟子们还是保有一丝敬畏的,此时都转头看向她。

    只听温妮不屑的说道:“靠自己?那有种你们别用魂兽,别让魂兽用锤子、用武器啊,我们用轰天雷怎么了,不都一样的是武器?一群嘴炮垃圾!有本事你们也来用!”

    这还真是……就算这个世界其他所有人都说玫瑰圣堂胜之不武,可唯独御兽圣堂不能说这话,这特么是全魂兽师的圣堂啊,谁打架是靠的自己?

    看台上数百人一时间竟被怼得哑口无言,呆呆的看着从冰蜂上跳下去,站到队伍中间的王峰。

    只见老王看着温妮,想要默默温妮的头,这小丫头越来越懂事了,尤其是三观很正,跟自己越来越贴合,不枉费自己这么长时间的倾心传授,满意的点了点头:“时间刚刚好,还能赶得上魔轨列车!”

    玫瑰圣堂VS御兽圣堂,三比零!

    如果说第一次打曼加拉姆三比零时?那些疯狂信徒的各种嘴炮让这件事变成了一个笑话?那打御兽圣堂的第二个三比零,就值得所有人深思了。

    圣堂之光这次用了详细的大篇幅对这一战进行了报道?一方面这几场确实打得精彩许多?别说御兽圣堂不是那种藏着掖着的风格,单只是现场记者的观感?也有许多东西可写;另一方面,这三胜所衍生出来的、值得讨论的?值得后面那些圣堂注意的东西就太多了。

    李温妮?那个原本在所有人眼中高不成低不就,只是仗着家族背景才能在刀锋联盟意气风发的‘小魔头’,这次算是得到了正名。异化的蓝色魂火,不到鬼级就已经进阶变化的魂兽?这些都绝对是打破了圣堂弟子常规水准的东西?也是绝对实力的表现;再加上李家若有若无的背后推手,虎父无犬女,让温妮一下子就成了这两天刀锋联盟最具有话题性的人物之一。

    乌迪,一个原本名不见经传的兽人,也是此前各大圣堂攻击玫瑰弄虚作假时?刻意挑出来的反面攻击点,甚至一度有几大圣堂都在叫嚣‘有本事让那个男兽人也觉醒啊’?嘿!这特么还真觉醒了……一些原本保持中立、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吃瓜众,这时候在有心人的带动下全都掉转了口风?将尖锐的矛头深深插进那些保守圣堂的胸口:你们不是说坷拉在玫瑰觉醒是假的吗?现在乌迪也觉醒了,你们还有什么话要说?

    先前在叫嚣此事的那些各大圣堂全都开始陷入了沉默?风向掉转?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只是一个兽人的觉醒,却让原本玫瑰和兽人勾结,蒙骗整个联盟的论调基础仿佛在一夜之间就轰然崩塌,再也立不住脚,玫瑰从原本的人人喊打、人人厌恶,突然之间就拥有了一批坚实的拥趸。

    毕竟九神的压力在那里,头脑清醒的人还是有的。

    当然,凡事有利就有弊,这事儿也并不完全是利好,玫瑰现在算是坐实了拥有让兽人觉醒的能力,不止是各地的兽人开始视极光城玫瑰圣堂为圣地,掀起一波移民热,连同兽人部族、各方势力也都对玫瑰的这份儿‘特异功能’眼馋万分。

    没人会再相信这只是个巧合而已,而如此重大的突破,在所有人眼里无疑都是一份儿巨大的利益蛋糕,事后必然会有人想方设法来瓜分的,但那就都是后话了,至少就目前而言,此事对玫瑰还是好处多多的,已经没有人再觉得玫瑰会解散,哪怕王峰他们最后输掉赌注,那也只不过是圣堂内部的权利斗争,替保守派赶走雷家,重新派人接掌玫瑰而已。

    此外,最具争议的还有另一个人,那就是玫瑰的队长王峰。

    十八只全副武装的冰蜂,高昂的战魔甲造价,加上轰天雷的配置,仿佛给联盟的魂兽师们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原来……魂兽还可以这样玩儿?

    坦白说,现在的刀锋联盟中,魂兽师的常规思路大多都是地面战,且都是集中全力去砸一头魂兽的个体战力培养,还真没哪个是玩儿群体空战的;这涉及的原因有很多,一来没人这样想过,二来飞行类魂兽稀少,另一方面,想要同时掌控多只魂兽,那对魂兽师的灵魂强度要求很高,要不然,就只能掌控很弱的魂兽。

    但老王完美的解决了这个问题,他那些冰蜂虽然都是虎巅,但毕竟是昆虫类,个体实力并不算强,因此有了群控的可能;同时昂贵的战魔甲和轰天雷等配置,也相当程度的弥补了冰蜂个体战力弱小、攻击力不足的问题。

    至于说钱,魂兽师们会缺钱吗?

    一夜之间,模仿之风盛行,魂兽市场上的虫类魂兽价格飙升,但这种风气没两天就停歇了,人们开始悲催的发现,想要给这些小东西设计完美的战魔甲可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儿,至少目前联盟中最好的几个铸造工坊都已经明确表示接不了单,如此精细的战魔甲,别说上面的符文设计方案,就单单只说那细致入微的铸造工艺,全联盟恐怕也没几个铸造大师能镌刻出来,更别说大批的批量订单了……

    而且即便是虫类魂兽,其实也很难同时操控七八只以上,数量既少、战力也堆上不去,那瞬间就变成毫无用处的鸡肋,让人望而生叹,对发明这套战术的王峰也是疑窦重重。

    那些战魔甲他到底是怎么弄来的?那些冰蜂他到底是弄来的……说到冰蜂,再联想到之前冰灵国冰蜂暴动时,王峰也正在那里,这联想空间就更大了!难道,当初冰灵国的冰蜂退去,和王峰也有关?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这种猜测是不可能得到证实的,也显然得不到主流舆论的认可,但毫无疑问的是,老王已经被无数人给推到了各种舆论的风口浪尖上,那叫一个家喻户晓、万众瞩目。

    你甭管人家用什么手段来战斗的,能打赢就是本事,毫无疑问,这绝不是一个只会放嘴炮的花架子,两场酣畅淋漓、毫发无伤的胜利也让所有人开始重新评估玫瑰的实力。

    难道,他们并不是在作秀,而是真有一路杀上天顶圣堂的想法?

    …………

    原本所有人眼中的一个玩笑,变成了现在正在不断往前推进的奇迹,所有的事儿仿佛都随之改变了。

    那些诋毁玫瑰圣堂的声音消失了大半,人们开始正视起这次挑战之路来,地下赌场中玫瑰的赔率也是一路飙升,连胜八场的赔率虽然变化不大,但最起码,下一站面对火神圣堂时,玫瑰的赔率已经几乎与之持平了,这还是在前期有大量资金注入火神赌池的前提下,事实上这一战,更多人看好的是玫瑰,毕竟就算火神圣堂,也不可能打排名靠近的御兽圣堂一个三比零。

    当然,火神也有火神的优势,一来却是排名确实比御兽圣堂更高,二来通过上一战,玫瑰的真正实力和底牌已经出得差不多了,火神肯定会安排出相应的应对方案和战略,不会再像御兽圣堂那样闷头吃哑巴亏了。

    这一战,五五开。

    从凡尔纳赶往火神圣堂,这是段不短的路程,几乎横跨了半个刀锋联盟的领地,从东边跑到了西边来。

    火神圣堂是依山为名的,座落在火神山,这是九天大陆最大的死火山,曾诞生过一位龙级的绝世强者,人称火神的炙工,他不但是九天大陆历史以来最强的火巫,还是刀锋联盟自至圣先师后,最伟大的铸造大师,亲手锻造过无数享誉大陆的上品魂器,被奉为刀锋联盟的铸造祖师。

    如此名望的人物,却没有在这火神山和城市中留下宛若城市名片般的巨大雕像,据说这是火神炙工自己的意思,用他老人家的话来说,铸造了一辈子,不想死了后变成被别人铸造……哪怕只是一尊雕像。

    老王对此深表认同,这位火神的想法简直和当初自己在海港上瞧见克罗地亚斯的雕像时一模一样,活着的时候为国为民,死了还要被人消费、还要帮你们守港口,哪里说理儿去?这么看起来,这位火神老人家似乎也是位妙人啊。

    巍峨的火山雄壮威武,虽是死火山,但热能仍在,山尖上的火山口上空能看到寥寥氤氲蒸腾的气流,宛若那种沙漠中的热浪,在炙烤着这整片天地。

    刚进入火神山范围,气温就已经在迅速升高,现在本就是夏季,大家穿着已经算是比较凉爽了,但阿西八还是忍不住解开了上衣扣子,坦然的露出了二师兄那肥囊囊的胸和肚皮,看得温妮有点气不打一处来,这男人可以解扣子,女人解什么?

    更可气的是,旁边还有个更碍眼的王峰,舒舒服服的靠在座椅上,享受着旁边玛佩尔用一叠资料当扇子扇出的清风,然后美美的喝着冰镇的饮料……也没瞧见这家伙去叫乘务员,真不知道他这冰块是从哪里变来的。

    温妮不停的拉着衣领的领口自己扇风,虽然她也能让范特西和乌迪来扇风,但这种事儿,强迫别人哪有别人自愿来得舒服?她可不像王峰,居然能捡到玛佩尔这种满眼逆来顺受的小迷妹。

    现在是越看越不顺眼,忍不住就想给王峰搅合了:“玛佩尔,你快别管那家伙了,你自己扇呗!你看你这满头大汗的,背心都快湿透了!”

    “没事儿。”玛佩尔温和的笑了笑,一滴晶莹的热汗顺着她略带点婴儿肥的下巴滑落下去,在那尖端处颤巍巍的汇聚,最后掉进被薄衫遮挡的深邃山渊中,却也还是让她甘之若饴:“我不热。”

    卧槽……胸都快他妈泡水发涨了,你还不热!

    面对这种,温妮简直是没法说,只能恶狠狠的瞪着王峰,然后把半杯橙汁递过去,凶神恶煞的说道:“再给我来点冰!”

    老王懒洋洋的拉过旁边自制的冰桶看了看,这火神山附近实在是太热了,居然全都已经化掉:“哎哟,都化了,这天儿可真够热的。”

    但这显然难不倒老王,他随手一挥,一只肥肥的冰蜂嗡嗡嗡嗡的飞了出来,大家都恍然大悟,原来王峰的冰块是靠这家伙变出来的。

    温妮撇了撇嘴,正想以魂兽师的身份,狠狠的吐槽两句王峰虐待魂待小动物之类,却见那冰蜂飞到了杯子上方,掉转头,崛起那肥大的冰蜂屁股,对准温妮的杯子。

    温妮突然就想到了什么,然后她的眸子猛然一凝、脸色猛然一僵!

    只见那冰蜂摆好姿势后,全身猛一哆嗦,屁股一阵颤动,它没动用战魔甲的符文,不是冰锥,而是一大坨白色的东西从屁股尾针上射了出来,滑进温妮的橙汁儿杯子里。

    噗通~~

    冰蜂舒坦的抖擞了一下屁股,下方则是一大坨白冰沉底,激起橙汁荡漾,一股寒气瞬间浸透了整个杯子,着实是让人感觉清凉爽透,却也让温妮如坠冰窟,她艰难的转头看向王峰:“你刚才那一大桶冰块,都是这么做的?”

    “那不然呢?”老王乐呵呵的说道:“我又不是冰巫,喂喂喂,别过河拆桥啊,刚才就你吃得最多!”

    我尼玛……温妮只感觉肚子里瞬间翻江倒海,坦白说,她是个很好吃的姑娘,天上飞的、地下跑的,但凡是能吃的,就没有逃脱过温妮的小嘴,但是、但是她不吃翔啊!

    “王、王……呕!”温妮一口酸水就直接出来了,小眼通红:“老娘一定会杀了你的!”

    魔轨列车在距离火神山很远的地方就已经停了下来,主要是火神山真的太热了,老王估摸着这温度大概常年都在平均三十五度以上,现在是夏季,更是维持在四十几度左右,如此高温,又时刻烈阳高照,铺设的符文轨道确实不宜靠得太近,否则经年累月下是很容易损坏的。

    车站修建得很大气也很宽敞,内外都是一片繁华,在这里下车的乘客相当多,将这诺大的车站愣是挤得人挨着人、接踵摩肩,毕竟火神山除了是刀锋联盟最有名的铸造圣地之外,也是著名的旅游圣地,这里的温泉在整个九天大陆都相当有名,据说蕴含着火神山的某种神秘能量,经常浸泡,能提高火属性方面的能力,是自然的馈赠,非但为火神山培养了一代代的火属性天赋者,也让许多人慕名而来,感受这温泉的神奇。

    这里显然是火巫的大本营,当年霍克兰院长能跑来这边呆足两年,帮助火神圣堂建立符文院固然是一方面原因,另一方面也正是因为贪恋这温泉的舒爽,让当年的老霍都是有点乐不思蜀了。

    大概是因为有霍克兰这层关系,不同于之前的曼加拉姆和御兽圣堂,火神圣堂来车站接人的导师显得相当客气,不但叫了几个兽人帮忙拧包,还带着老王战队众人体验了一把火神山特有的缆索车,那缆索从山脚一直连接到半山腰上,穿过整座火城。

    从缆车窗户上往外望时,毕竟是山城,整座城市环山而建,地势一路拔高,起伏不平,导致城市中的大街小巷也是错综复杂、蜿蜒盘绕,就像是那种缠绞在一起的混乱线圈儿,看得人头晕眼花。和曼加拉姆那种直直规划的整齐单元城市比起来,这简直就是走的两个极端,也难怪会有缆索车这样的东西应运而生,否则要是来个外地人钻进这座城市里的那些弯弯绕绕里,不迷路迷他个三五天才怪了。

    “战斗安排在明天,火神圣堂方面已经给你们安排好了食宿等事,不用操心。”那位火神圣堂的导师和大家坐在一起,脸上带着微微的笑意:“当然,我们尊重你们的意思,如果你们觉得不太适应这里的环境,也可以把战斗时间往后推移一点,三五天甚至一个星期都可以。”

    前两场都是下车就开打,这里突然换了个接待风格,众人还真有点不太适应,老王摆了摆手说道:“不用麻烦了,既然安排了明天,那就明天吧。”

    那导师点了点头,缆车内一时无话。

    这缆车上得并不算慢,但毕竟要去到半山腰的火神圣堂,还是需要不少时间的。

    乌迪和坷拉没有走过太多人类城市,就更别说火神山这样独特的地方了,此时在缆车窗户上探头探脑的看了一阵,似乎是瞧见了城中几个大型的温泉浴场,两人看得有些眼热,但想起自己的兽人身份,却又不禁微微有些耸然无味。

    人类的这种娱乐场所,一向都是不允许兽人进入的,何况温泉这类‘高档’的东西,连兽人自己都觉得跳下去的话会脏了整池子水,就更别说在这种事儿上向来都有洁癖的人类了。

    可没想到旁边那火神圣堂的导师似乎是看出了他们的想法,微笑着说道:“除了几个特殊的以外,火城的大部分温泉都并不禁止兽人进入,当然,一般都会把兽人和人类得池子区分开,也有少数混浴的……你们如果感兴趣,可以自己去玩玩,当然,我个人并不建议,毕竟火神山真正最好的温泉都在火神圣堂中,而作为接受火神圣堂招待的来宾,你们可以直接去申请使用。”

    听了这话,不止是乌迪和坷拉,连其他人也都有点诧异,居然还有兽人和人类可以混浴的地方?这特么的……这风格比玫瑰都奔放啊,这真是那个在圣堂之光上利用兽人入校来攻击玫瑰的火神圣堂吗?

    还是,有什么阴谋?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