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5章烛龙
一本读|WwんW.『yb→du→.co
    阴与阳,化作旋转的双鱼,衔尾蛇一般,在虚空中交织!灿灿黑白大光,彼此交融,其威莫测,道韵盖世无双,自虚无中来,往冥冥中去。

    道韵相合,千秋万古间,有无边大道共鸣,东王公立足黑白双鱼的交界处,一身之所在,若阴阳割昏晓,滔滔神光迸溅,淌落开来,超然而恐怖。

    阴阳演绎,包罗万象,似乾坤万物,都在其中,东王公心中沉吟着,难以拿定主意。

    眼下做出的选择,必定影响深远,这如何能让东王公轻易间就下定决心?

    在冥冥中不可知之地,就见古今岁月都像是在滔滔生变,莫测不可见的至高大道在暴走,时间长河中翻涌的水浪,化作千百丈高的巨大水墙,此起彼伏间,横推上下四方。

    不知有多少古史,因此而更迭,万古悠悠,苍茫无尽的岁月,出现惊人变化。

    时空的上游,在不断裂变,源头处出现意外,此后无量纪元,都将变得跟以往古老纪元中记载的浩瀚古史发生根本性差别。

    只是迷雾笼罩,这一段古史,似不可见,不为人知,纵使未来有至高凌驾这一段岁月,依旧是枉然。

    无边时空上游,岁月的源头,有一尊庞大的巨兽,盘踞在河流之中,镇守背后惊天大秘。

    “轰!”陡然间,那一只巨兽睁开独目,无边神光浩荡天地,流转不休,那独目中带着惊疑之色。

    “未来的至高!”话语沉沉,却透着一种决绝之意,“这不是你该来的时代!”

    恍惚间,时间长河中,有一尊至高,浑身沐浴灿灿玄黄气,那玄黄气遮天蔽日,笼罩其身,使得那一尊至高,若在迷雾中,不见本来真面目。

    “烛龙,你是这一段岁月的镇守者,就是不知,这背后究竟隐藏有怎样的大秘。”

    “你等为烛九阴所造,却又有所不同。”

    “以时光为食,你这一族,得天独厚。”

    至高的话语悠悠传来,让烛龙感觉到一种极致的恐怖,就见烛龙周身,沐浴无穷神光,在其身后,出现一座门户。

    “众妙之门!”

    “可惜不能阻我!”就见那至高一步踏出,而后挥拳,一拳砸出,万道轰鸣,千秋万古间都有无量伟力迸溅开来。

    “咔嚓!”璀璨的光华中,有无穷飞仙光雨洒落,那一拳像是横跨了悠悠万界,轰在了众妙之门上。

    那众妙之门浑身晶莹,有无边白光流转,淌落,而一拳砸过,就如翡翠白玉般,有一丝丝渗人的裂缝乍然而现。

    那一拳,像是打穿了某种冥冥中的桎梏,彻底撕裂了枷锁,与此同时,烛龙身上,血水横流,看起来分外凄惨。

    很显然,那一座众妙之门,与烛龙有着很紧密的联系。

    “拦不住我,看在烛九阴的面子上,你若退去,姑且就饶你一命。”

    “这一方岁月,是禁忌,就算是至高,也不能随意洞察。”自烛龙口中,艰难的说出话来。

    “我可不是随意洞察,而是专门过来刨根究底的。”

    那至高轻笑,“我看到了古今岁月中,有惊天变数出现,未来改道,若不证大罗,对这一切,或许是懵懂无知,但跳出水面,才能看出这种诡异的场面,悠悠万古,彻底成空,旧有的河道,彻底干涸,有新的河道出现,这是何等诡异之事!”

    那至高喟叹,却惹得烛龙冰冷的话语传来,“正因如此,但凡好奇心重的,就算为大罗,也都夭折了,道友要做这其中的一员吗?”

    “道友难道没有感到奇怪吗?古往今来多少至高,可到头来,唯有道友孑然一身而来?”

    那至高一听,心中陡然一沉,再看四方上下,似乎真有些不同,“轰!”最璀璨的大光,洋洋洒洒,在天地间流转。

    而后天地像是被切割成一块块,成为无尽独立的空间,每一处空间中,都能见到一座众妙之门,有一只烛龙镇守。

    烛龙独目中,透着一丝丝诡异之色,均是向着那一尊至高望来。

    “嗯?”那一尊至高眸子中露出一丝疑惑之色,就见身上神光迸发,若一丝丝一缕缕玄黄气垂落,厚重千钧,压塌万古。

    那神光无量,通天彻地,照耀古今岁月,那一尊至高借此伟力,彻底洞彻根源,而后话语中带着一丝惊叹之意。

    “有人施展惊天手段,将无尽时空叠加在一起,这一方岁月,被人为定格,时间成线,一去不返,无法回头吗?”

    对于普通生灵来说,时间当然是一往无前的,而对于至高而言,时间成环,过去未来并非不可逆。

    “果真有大隐秘,我更加好奇了。”

    这自然不能让那一尊至高束手,只见至高挥拳,这一次,神光冲霄而起,若滔滔水浪,横压而下,纵有无尽时空,又能如何?所有阻碍,皆是成空。

    那伟力无量,席卷一切,而后眼前万象变化,都彻底消失不见,一拳砸去,打穿了一切,无尽迷雾都是崩散,烛龙再不可见,像是被打崩了。

    透过黑暗幽寂的煌煌虚空,可见日月悬空,光芒四散,群星灿灿,星光无垠,而后又见月华丝丝缕缕垂落,在这其中,浩瀚的纯阳气通天彻地,贯穿茫茫苍宇。

    纯阳气中,有大道伟力,倾泻开来,横推三千界般,翻涌中,惊涛拍岸,似引得无穷大界成住坏空,轮回往生。

    而后又见得一种太阴法理,丝丝缕缕滋生,在无边纯阳中,无比显眼。

    “恰好是这个时间点。”

    “阴阳交汇,是走纯阳无极,还是阴阳大道?”

    那至高眸子中像是有无穷神焰迸溅,每一点火星,都烧塌一方浩瀚虚空,穷究本源,勘破天地至理,要彻底看穿这背后的隐秘。

    “咔嚓!”就见这时,浩瀚的时间长河中,原本在至高伟力激荡下,一切清晰可见,却有迷雾汹涌而来。

    那迷雾来的突兀,似无中生有,在那至高未曾反应过来之前,居然就这样出现了。

    这看似寻常,背后代表着的含义,却是十分恐怖的,那至高微惊,再次望去,就见天地幽幽,似冥冥中可见一双淡漠的眸子,透着无情高远之意。

    “不只是烛龙在镇守?”

    至高略微有些失神,就见一斧劈开水火,混沌气肆意宣泄,有可怕的伟力,肆虐不休。

    那是天地间最为极致的光,璀璨夺目,切割万物,至刚至强,无比锋锐。

    “盘古亲守这一段岁月!”

    至高怕了,有心想逃,却有大浪卷来,天地翻覆,任至高再如何折腾,都无从躲避,只能被那浩瀚伟力卷向不可知的岁月支流中,这里有神光迸起,一切复原。

    烛龙盘踞,众妙之门渐渐虚淡,恍若一切都不曾发生过,但这等大事,古今岁月中但凡矗立绝巅之上的存在,自然看到了,心中悚然,什么好奇之念,都给掐灭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