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二十七章 有去无回?
一本读|WwんW.『yb→du→.co
    叶正明双眼定定的看着面前的大哥,似是想把他给看透,看明白一般。

    那专注的目光,即使叶正德脸皮够厚,也感觉有些不自在了,他咳嗽了两声:“二弟,你觉得如何?”

    面对询问,叶正明终于开口了:“大哥说得很有道理......”

    叶正德脸上浮现出一丝振奋,还没来得及再说啥,就听叶正明又说道:“可这方子关乎到,我们一家上下的生计。”

    “你说的这法子,我没法同意!实在不行,我就去服这力役,往日里又不是没去过?不就是辛苦点儿吗?我能吃得了苦!”

    “二弟,你糊涂啊,这方子难道比你的性命更重要?你当那力役是好去的?”

    叶正德看着他激动的说道:“人家有心整你,你若是不解决此事,只怕是有去无回啊!”

    叶正明沉默几息,说道:“大哥,我相信这世上还有公道在,就算是县令大人,也不能罔顾人命!”

    “你....你.....你脑袋这是被驴踢了?你真要为个方子,不顾自己的性命?”叶正德满心满眼的不解。

    在他想来,只要他和二弟说明白,其中的厉害关系,方子到手不就是板上钉钉的事儿吗?

    没想到得到的竟是这样的答案!

    叶正明很干脆的点头:“大哥,你不用再说了,我已经想明白了,这方子是蓁儿费心想出来的,我身为他的父亲,咋能用孩子的方子?”

    叶正德指着他,气的半天说不出话来,目光突然看向另一侧的邢氏。

    果断转移了目标:“二弟妹,你难道就任由二弟范糊涂?三郎和花儿都还小呢,难不成你想让他们没了父亲?”

    邢氏闻言先是瞥了身侧的女儿一眼,得了女儿的眼神示意,装作犹豫了一下。

    这才应道:“这事儿,实在是太过突然,你让我们好好想想,我之后会好好劝劝他的!”

    叶正德情绪稍缓,心头虽然急切,可他也知道,这事儿不是急就能成的,二弟性子一向轴,估摸着也就只有二弟妹能说动他了。

    想到这里,他点点头,一副为他们着急的模样说道:“二弟妹你可要快着些,时间不等人呐。”

    “大哥你放心,事关我夫君的性命,我怎么敢马虎?”邢氏点头应道。

    叶正德没得到肯定的答复,心里有些不得劲儿,但二弟妹好歹松了口,他就算是返回县城,也勉强可以交代过去。

    他从凳子上站起,走出屋门时,又不放心的扭头冲邢氏叮嘱了一句:“二弟妹,一定要尽快啊!”

    不然他这边可不好向县丞大人交代呐。

    当然,这话他只是在心里念叨念叨,没有说出来。

    邢氏送走了他,转身回屋,立刻就冲叶蓁问道:“蓁儿,刚刚娘应对的咋样?没让他瞧出不对来吧?”

    她话音落下,屋里的叶正明也突然回过神来,一脸期待的看着女儿问道:“还有我,蓁儿,我刚刚表现的咋样?装的像不像?”

    叶蓁笑了,果断点头回道:“非常不错,娘表现的最自然,父亲应对的虽有小瑕疵,但是瑕不掩瑜,我看大伯父应该没有起疑!”

    “那就好,那就好。”

    邢氏拍了拍胸口,重又在凳子上坐下,吁出一口气,但她很快想起了什么。

    脸上浮现出一抹忧色:“蓁儿,娘看你大伯父那模样,咱们怕是拖不了太久了啊。”

    “万一他恼羞成怒,又做出啥事儿来.......咱们要怎么办?”

    “还有,周郎君他真有法子能解决这事儿吗?万一他也没办法呢?难道咱们真要交出这方子不成?”

    虽说大半年时间,他们家靠着卖脂粉,已经攒下近一万两银子的巨款。

    就算交出方子,不能继续做这个买卖,他们一家之后也不用再愁吃喝了。

    可谁又会嫌钱多?

    毕竟这方子,可是能一辈辈传下去,保证她的子孙后辈,能够衣食无忧的传家宝呐。

    更何况,她实在是不想看到大哥得意的嘴脸,不想让他得逞!

    这方子是她女儿的!凭什么大哥要踩着他们家往上爬?

    叶蓁看着母亲脸上的忧色,伸手握住了她的手,安慰道:“娘,您放心,咱们能拖多久拖多久!”

    “春林铺子是周郎君的心血,他不会任由大伯父夺了这方子的,周家在县城经营多年,也算有些底蕴,他肯定能有法子解决!”

    嗯,就算他解决不了,他背后不还有洛郎君和穆郎君呢吗?

    就是不知道远在京兆的他们,能不能及时得到信儿?想到这里,叶蓁心头不自觉地也生出一丝忧虑。

    她想了想,又说道:“娘,万一.....我是说万一,周郎君没能及时解决这事儿,咱们也别吃这眼前亏。”

    “就把方子交给他吧,和父亲的性命相比,方子算不得什么!”

    “蓁儿.....”旁边的叶父满脸感动,就差热泪盈眶了。

    但还没等他说点儿啥,就见叶蓁脸上,露出一抹如狐狸般狡黠的微笑:“当然,交出去的方子,肯定是有问题的!”

    这话一出,邢氏和叶正明都愣住了:“蓁儿,你的意思是说,给个假方子?”

    叶蓁摇摇头:“当然不是,不管大伯父身后的人是谁,肯定都不是简单的人,找几个人问问方子还是很容易的。”

    “我给的方子,不过是做法更复杂些,短时间内想要做出成品,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儿。”

    “当然,这是最坏的打算,咱们还是盼着周郎君能在半月内,解决这事儿吧!”

    .............

    叶正德这边,他从叶家出来后,没有耽搁一点时间,连老宅都没去,坐上马车就又往县城赶去。

    总算是在天黑前,进了县衙后院。

    书房中,孙县城听完叶正德的汇报,脸色虽看不出什么,可说话的声音,却明显变冷了几分:“考虑几日?你可说清楚了?”

    叶正德小心的组织着语言:“说清楚了,说清楚了,大人,我二弟那人性子倔。”

    “他们一家的生计可都靠着这脂粉方子呢,咱们总要给他时间缓缓啊。”

    “您放心,只要他不傻,最后肯定会同意的!没人敢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呐。”

    “这事儿你给我上点儿心,若是办成此事,叶书吏你的位置......”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