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09章 洞天福地征兆
一本读|WwんW.『yb→du→.co
    昆吾刀整体形似唐刀。

    刀身赤红。

    刀的两面都有从头贯穿到刀尖,像是水痕一样的流水纹路。

    晋安双手接过义先生递来的昆吾刀。

    镪!

    晋安手指一弹刀身,发出坚似钢,韧似金的脆声,刀鸣清脆悦耳而又悠长连绵不绝,具有极佳的坚韧。

    刀身曲线流畅优美,厚薄均匀,通体赤色。

    晋安看着手里的昆吾刀,越看越是喜爱,这刀放在江湖上,那就是能削铁如泥的绝世神兵。他也算是对玩刀多多少少有些心得了,眼力与见识早已养刁,要不然也不会至今还没找到件称手的兵器。

    “据说一口真正的好刀,看刀千锤百炼是否达到大师水准,看刀的重量与锻打是否均匀和极致入微,刀尖是可以立放在桌子上而静止不动,不会歪倒的。”

    晋安见猎心喜尝试,昆吾刀果然能刀尖立在石桌上而不倒,晋安忍不住连说好刀好刀好刀。

    “义先生、钟前辈,代我谢过你家夫人送的昆吾刀,等下两位前辈临走前,顺便也带一篮冬枣给你们夫人。这昆吾刀的心意我晋安收下了。”

    捧着手里的昆吾刀,晋安是越看越爱不释手。

    义先生和钟老三相识一眼,哈哈大笑,看来还是咱们夫人最厉害,对晋安公子的喜爱这么了若指掌。

    “老道我也送你们家夫人一篮冬枣,老道我至今还没感谢她在昌县数次救老道我一命的大恩呢。”老道士插嘴说道。

    “削剑也送师娘一篮冬枣。”削剑已经起身去摘枣树上的冬枣。

    “!”

    咩——

    最后还是羊舍里的贪嘴羊,把义先生、钟老三从惊愕中惊醒,只有老道士一副见怪不怪的捻须笑出声:“看来羊兄弟也想送一篮冬枣。”

    义先生和钟老三啧啧称奇看着道观里的三人一羊,这五脏道观果真是人杰地灵的地方。

    接下来,义先生又为晋安详细介绍起昆吾刀。

    玉被读书人视作君子。

    昆吾之剑可以切玉,可以斩天下读书人和君子。

    唯有胸怀正气与道义的人才能发挥出昆吾剑的锋利。

    虽然昆吾刀并非是上古神话里的昆吾剑,只是件残缺品兵器,但义先生和老道士都郑重说,这昆吾刀有一种气势,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从古至今,只要是带着不凡故事打造出来的兵器,都会或多或少有一些特殊之处,如果不好好善待,最终会有不详的事发生,让主人无疾而终。

    义先生和老道士都是精通命理,望气的人,如果连他们二人都同时这么说,这事就不能轻视了。

    说完昆吾刀,随后,义先生开始为晋安解读起《阴阳青囊经》和《葬经》上的内容。

    这两本古书在义先生手里收藏这么多年,有不少的个人领悟与独到见解,能带晋安更快入门。

    连老道士也听得津津有味,举一反三,彼此推导、演练古人的风水经义,让晋安在旁获益良多。

    都说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义先生跟钟老三在五脏道观一直逗留到五更天才起身告辞离开。

    期间也谈到一些洞天福地的事,让晋安更加了解洞天福地。

    只不过,阳间套上枷锁太久了,洞天福地已经有太长时间未现世,现在世人对于洞天福地的事都知之甚少,只能通过一些古籍里了解到零星半点。所以连义先生和钟老三,其实也知道得不多。

    当送走义先生和钟老三,道观三人重新回到后院时,刚才义先生和钟老三吃过的一篮子冬枣上,插着三根线香,而那一篮子的冬枣就跟发霉了一样,变得灰扑扑,干瘪发霉,失去了果子的光泽和水分。

    义先生和钟老三今晚来的并非是活人。

    这就是为什么晋安刚才劝二人慢点吃,还说没人会跟他们抢。

    夏天的特点是昼长夜短。

    五更天其实已经快要拂晓,离天亮差不多了,在送走二人,收拾了下后院,天边尽头已经出现第一道鱼肚白。

    晋安跃上屋顶,开始新一天的食气,修炼他的五脏仙庙。

    ……

    今天吃的是韭菜馅小笼包。

    最近因为天地生机蓬勃,韭菜疯长大降价,所以晋安打算改改伙食,今天早餐吃韭菜馅小笼包。

    还是老样子。

    晋安给道观对面棺材铺里的林叔,也顺路买了一笼小笼包。

    “晋安道长,最近你要多加小心,我听几位同行聊起,这几天一些地方的死人非常容易起煞,已经发生好几起刚死多久还没过完头七的人,直接在灵堂里起尸伤人,现在衙门照顾不到的乡下地方,开始变得有些不太平。”

    林叔一见面就脸色很严肃,告诫晋安最近要多加小心。

    今天还真是个多事之秋,晋安才刚回到道观,刚吃完早餐,正要打算回厢房里继续修炼,突然,有几名衙役疾步匆匆的跑到五脏道观,一开口就是要找晋安。

    “我就是,不知几位官差找我有什么事?”晋安目露疑惑。

    那几位衙役气喘吁吁的急声说道:“是府尹大人和都尉让小的来五脏道观,请晋安道长到衙门,说是有重大案情探讨。”

    “我们几个弟兄,一共分开两路,我们来五脏道观请晋安道长,还有一路弟兄是去白龙寺请住持去了。”

    “晋安道长,此事万分紧急,府尹大人和都尉将军说让我们无论如何都要请到晋安道长和白龙寺住持到府衙一趟!都尉将军说,说,这事十万火急,可能关乎府城百姓的生死存亡!”

    那几位衙役气喘吁吁说完后,紧张看着面前身穿五色道袍的年轻道长。

    目光期望。

    紧张。

    担心晋安去府衙晚了一步,他们这些跑腿的小差役回去后交不了差。

    晋安倒是没有思忖太久,说:“好,我跟你们走一趟。”

    对于府衙。

    晋安一点都不陌生。

    上次下阴邑江除龙王时,府尹大人在这里设宴办英雄大会,他还在这里怒砸过酒杯呢。

    府衙大致可分为公堂、办公区域、内堂三部分,府尹大人和都尉将军接待晋安的地方,是在内堂。

    穿过长廊、假山,晋安跟随衙役来到内堂,发现白龙寺住持和几位面生的老和尚已经比他先到。

    五脏道观地处偏远,离府衙有些距离,所以一来一回多耽搁了些时间。

    “阿弥陀佛。”

    “晋安道长来了。”

    白龙寺住持和几位老和尚都对晋安双手合十客客气气说道。

    “见过住持,见过几位大师。”晋安没有自视过高的托大,同样是客气回礼,双手抱了个阴阳道揖。

    此时,府尹大人和都尉将军也在场,那对哭丧人兄弟也在场。

    “晋安道长你也来了。”那对哭丧人欣喜说道。

    晋安微笑抱拳说道:“哈哈,你们兄弟俩如今气色不错,看来跟着都尉,都尉并没有在伙食上亏待过你们兄弟。你们也不要不好意思,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谁都想要有个好的出身,人之常情。”

    “见过都尉。”

    “见过府尹大人。”

    晋安又朝府尹和都尉抱拳行礼道。

    “不知说是十万火急案情,是什么大案?”晋安问出了心中疑问。

    府尹大人面色很凝重,说他是文弱读书人,这事让武官的都尉来说。

    都尉脸上表情很郑重,一对眉头都快要拧成川字了:“今日之所以这么着急请来几位,实在是这事干系重大,尸体在旁边的厢房里,几位随我来。”

    尸体?

    是什么样的死人,让都尉和府尹大人都这么慎重对待,就连哭丧人兄弟俩处理不了?

    那是间临时收拾出来的停尸房。

    房内家具简陋,里面的东西基本都已被临时清空,房里停放着几具盖着白布的尸体。

    那些盖着白布的尸体,是放在木凳拼搭的临时板床上的,床下撒了一圈石灰粉用来吸收阴气。

    这些细节做得倒是没什么可挑剔的。

    接下来,由都尉亲自去掀开死人身上的白布,这几人都是脸上表情狰狞,惊恐,脸色铁青,像是生前看到了什么大恐怖场景。

    这几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最小者是个还不到十岁的稚童,看他们五官有几分相像,应该是一家就口人被满门灭了。

    但他们的死因。

    并不是被吓死的。

    而是死于身上几个血琳琳的血洞。

    “阿弥陀佛,这是邪尸杀人?”

    白龙寺住持经验丰富,一眼就看出了这几具尸体的不对劲。

    都尉点头:“不错,住持是怎么一眼看出来的?”

    白龙寺住持来到这一家人是尸体前,目露怜悯与慈悲:“通常来说,人死后,会有魂魄不愿离开,依旧徘徊在尸体边不肯离去。”

    “但这几具尸体,我都没有看到魂魄弥留。”

    “所以只有一种可能,有死人起煞变成煞尸害人,吸人魂魄,害死了这一家五口人。”

    都尉面色凝重点头:“不错,这一家五口人,正是死于邪尸之手,而且这邪尸也已经被擅于跟死人打交道的哭丧人兄弟共同诛杀。”

    都尉边说边掀开最后一张床上的白布,白布下是一具面目狰狞,并不是什么太厉害的普通邪尸。

    邪尸身上衣物还没腐烂,看着还很完整,估计是才刚死没多久的死人,按理来说并不是什么大来头的邪尸。

    晋安和白龙寺住持都疑惑不解看向都尉、府尹大人,既然真凶已经伏诛,杀人的邪尸也已经找到,为什么还突然这么紧急找到他们?说是十万火急?

    “住持、晋安道长,这事没你们想得那么简单。”说话的是哭丧人里的大哥,哥哥手持打魂棒,头戴尖长帽,写着“你可来了”。

    “这邪尸本身不是什么太厉害的阴煞邪祟,真正让我们担忧的是,他是白天钻出坟堆杀的人。”

    “这遇害的一家五口,是今早刚遇害的,这几日五谷丰收,原本这一家五口是想去给祖先上坟,祈福明年继续粮食丰收。结果这一家五口上山扫墓没多久,就被进山砍柴的樵夫发现全都遇害。”

    “所以,我们想请本地本事最高强的住持和晋安道长,一起来看看这起白天就闹邪凶是什么原因?我们兄弟俩入行这么多年,还从没碰过能在白天烈日当头,出现行凶的阴煞邪祟……”

    别说哭丧人兄弟俩没见过能无视太阳,大白天就出现的邪祟。

    晋安昨晚没见到义先生和钟老三前,他也不信有什么邪祟能在白天出现。

    “阳间枷锁挣脱,洞天福地开启,随着洞天福地里有蓬勃生机泄露,阳间开始逐渐诞生各种天地异象……”晋安严肃皱眉。

    “先是空间异象,出现不同寻常的人体碎块,比如一半人体被洞天福地空间法则吞噬,一半人体依旧还活生生留在阳间不死;接着是天地草木疯长,隆冬开夏花,春稻结金穗,枣树一夜结果;然后是民间灵异频发;最后个才是最凶险的,晴天闹灵异!”

    “越到最后,越说明洞天福地开启在即,当出现有邪祟怪尸在白天出现害人时,三日内必定有通道开启!”

    以上这些话。

    都是昨晚义先生和钟老三告诉晋安的。

    ……

    当晋安走出府衙,被府衙马车送回五脏道观时,已是过了午时后。

    “小兄弟,府尹和都尉突然这么急着找你发生了什么大事吗?”老道士原本正在房里专注画着二郎真君敕水符,他看到晋安回来,放下手里符纸出来。

    晋安没有隐瞒,把在府衙的事说了一遍。

    “老道,你那边准备多少二郎真君敕水符了?最后一个天地异象出现,通道将在三日内必定开启,我们要开始做好准备了。”

    “这次将是千年来第一次开启通天福地,许多古籍记载都已丢失,谁都不知道这洞天福地是怎么开启?以什么方式开启?是在白天开启还是晚上开启?目前唯一知道的线索就是跟‘雨泽世界’有关!”

    听到晋安问自己画了多少二郎真君敕水符,老道士嘿嘿一笑,那张老脸颇有些自得,笑得如一朵老菊在盛夏灿烂绽放。

    老道士朝晋安得意招手。

    带晋安去他房里看大宝贝。

    logo;in1903081bqg1: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