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5,任五七目击神光,苏神秀天杀破法
一本读|WwんW.『yb→du→.co
    苏神秀跟赵王孙一个参悟揣摩功法,一个构思筹划拉拢人员,一时间两个人都安静了下来。

    台上的斗剑依然进行着。

    很快这一轮的斗剑就进行完了,只剩下了103人了。

    没说的,继续开始下一轮。

    到了这一轮斗剑的时候,进行的就没有那么快了。

    因为走到这一步的是剑阁最为精华的一部分神窍弟子了,除了几个特别强的任之外,其他人都在伯仲之间,所以要分出胜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

    四大弟子威名赫赫,大家都知道他们实力强劲,基本上预订了四个名额。

    但是要知道可是有五个名额的,而且还有十个机动名额,所以参加斗剑的人都使出了浑身解数,各种允许的手段和心机层出不穷。

    有人准备了虎狼丹药,有人购买了高阶飞剑,有人为此进行了几个月的苦修等等,总之为了能够获得剑碑参悟的机会,是各显神通。

    因此,这一轮的斗剑就无比精彩了,在斗剑台上有的突然法力暴涨,趁对手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剑把对手轰飞出去。

    有的人斗着斗着剑,手中飞剑威力突然暴涨,拽起几十丈长的剑光,把对手给斩出台外,

    而有的人则是稳扎稳打,剑术滴水不露,一点一点的取得优势,最后把对手逼的毫无还手之力。

    再如前几轮那样干脆利落解决对手的凤毛麟角。

    除去四大弟子之外,就只有苏神秀了。

    轮到苏神秀上台的时候,他的对手眼中一丝畏惧,心中则暗自埋怨,大呼晦气,自己运气太差了,居然碰上这个煞星了。

    是的,苏神秀在剑阁弟子心目中的形象就是个煞星,因为苏神秀都是一剑解决对手,根本不给人家展示剑术的机会,

    虽说,即便这些人展示了剑术,也不一定可以获得一个机动名额,可是你不让人家展示,那就肯定是不能获得了啊。

    所以,剑阁弟子都不愿意碰上苏神秀。

    苏神秀自然不知道这人怎么想的,也不在乎他怎么想,等到主持者一说开始,直接还是一剑。

    天河剑带起数十丈的剑光,将这弟子活生生的给轰出了斗剑台之外。

    依然还是那么干脆利落,依然还是那么酷。

    不过,虽然苏神秀一剑把人轰飞,但是那弟子却没有受什么伤,足以看出苏神秀对于力度的把握已经达到了一种随心所欲的高深境界。

    苏神秀施施然飞下台,无视周围无数人复杂的目光,回到原地继续开始揣摩无量真经。

    这其中就属任五七的目光最为复杂难名,本来他还是有十足的自信可以教训一下苏神秀的。

    可是,看到苏神秀这一轮的表现依然这么强悍,即便是以任五七这等自负的人,也开始有些迟疑起来。

    因为,苏神秀的对手虽然是被苏神秀一剑砍飞,看似不堪一击。

    实际上这个弟子还是有些威名的,此人名为郑照,在神窍境之中起码也能排进前二十名去。

    可是,依然不是苏神秀的一剑之敌。

    任五七自忖自己倒也是能够一剑把郑照击败,可是也做不到像苏神秀这样闲庭信步一般轻松。

    不过,任五七毕竟是个人物,很快就把这个念头从脑海之中斩掉,重新坚定了心念,不,我是最强的,不管是谁,我都可以赢。

    重新坚定了心念的任五七,感觉神魂一清,隐隐间似乎神魂修为都略有增长,不禁心中一喜。

    他知道,这是自己斩掉了一些杂念,从而使得神魂修为更强了。

    因此,任五七就更加自信了,不由的用一种挑衅和居高临下的目光看向了苏神秀。

    苏神秀此时神魂修为已经非常强大,即便是在揣摩无量真经,也敏锐的察觉到了这道不善的眼光。

    苏神秀十分疑惑的顺着这道目光看过去,一看是任五七。

    任五七看到苏神秀发现了自己,眼神也不闪躲,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而后便在目光之中加入了神魂之力,再度朝着苏神秀看了过来。

    加了神魂之力的目光这就是攻击了,名为目击。

    这是修仙界中一种攻击方式,虽然不常见但也不稀有,只要神魂之力足够强大,也可以形成强力的攻击效果。

    最为著名的就是西游记中那个蜈蚣精了,已经练成了神通,通体皆眼,各有金光,搞得孙猴子都有些束手无策,可想而知这攻击手段的强大。

    任五七虽然远远不如那蜈蚣精,但是此人也是天赋异禀,机缘匪浅,双眼曾经被一种神水洗过,因此他这一道神光攻击过来,不仅无形无质无色,而且威力也是不俗。

    要是换成其他人,说不定就要被这任五七给阴了。

    但是苏神秀神魂之力何等强大,超过所有的神窍境修行者,所以苏神秀虽然用肉眼也没有看到这道神光,但是神识确是感觉到了。

    因此,苏神秀也不客气,立刻观想天杀星,而后把无穷的杀意和着神魂之力贯注在眼中,同样发出了一道神光迎向任五七的那道神光。

    瞬息之间,两道神光相撞,空气中发出了一声几不可闻的噗声。

    而后,便看到任五七脸色一白,眼睛一红,血丝暴涨,很显然,任五七吃亏了。

    被苏神秀的天杀杀意和神魂之力给伤到了,当然苏神秀并没有下狠手,毕竟在这么多大能的眼皮子底下,还是收敛一点好,给这家伙一个教训就行了,免得他老是自我感觉良好。

    虽然苏神秀没有下狠手,但是任五七也不是太好过,花费了好一会功夫这才平息了沸腾的识海,眼睛之中的血色也淡了下去,脸色重新恢复了红润。

    只不过,此时他再看苏神秀的时候,再无先前的挑衅和居高临下,只有满满的忌惮和恨意。

    当然,他是再不敢用目击之术了,只是单纯的看而已。

    苏神秀给了任五七一道回击以后,就不再去管他了,因为任五七还不太被他放在心上,不值得过多浪费时间,还不如多揣摩一会无量真经来的有意思。

    而且,苏神秀发现以此时自己的实力,对付神窍境的修行者,有一种大人欺负小孩的感觉。

    这感觉,嗯,确实是相当的不错,但是偶尔来一次两次调剂一下心情还行,干多了就没啥意思了。

    所以,苏神秀无视了任五七,继续揣摩自己的修行去了。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