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七十章 梧桐生矣,于彼朝阳
一本读|WwんW.『yb→du→.co
    一个硕大的风雨区域笼罩了赤松子的土舍,诸位炼气士都被这股动静惊动,他们进入风雨界中,看到妘载的身边,土地翻滚,原本应该厚重平和的土德开始涌动无止。

    风雨之下,有一个巨大的太阳图腾,虚幻的散发着高温与热风。

    浑天星象在妘载的身边出现,而最让诸位炼气士们感到诡异的,就是星相之外,并没有被那个太阳图腾所照亮,而是漆黑一片,太阳图腾所能照亮与互相吸引的地方,仅仅只有妘载与浑天星相所存在与运行的区域。

    这个景色,就是妘载每次在进行“祝”的时候,所看到的那片景色。

    荒芜辽远的大地,孤独寂寥的太阳,以及微弱却又璀璨,恒定运转的,由火精与积阳之气变化来的浑天星象们。

    这就是祝中的世界,现在则是作为火德貌展现了出来。

    妘载自己都感到吃惊:“原来火德貌的体现,就是我进行祝时所看到的景色啊....”

    火德貌所体现的,就是妘载见到自己图腾时的景色,世间荒芜而缺少生机,巨大的太阳既是万物赞生之根源,亦像是一个巨大无比的怪物,碾碎了一切可能出现在精神世界中的杂草。

    所谓太阳,太者大也,言大而以为形容未尽;阳者光明也,营天功而明万物。

    但是,万物过犹不及,积沙可成沙暴,积水可成洪患,积阳自然就会成为旱灾,天地的灾害,不过是自然现象运转中的一环罢了,有些是自然的调节所导致发生,有些则是因为人与万物的活动而产生的变化。

    完全掌握火德的必要条件就是大巫?上一次第五次觉醒?赤松子简单的让妘载看到了自己的火德貌,而这一次?妘载则是要与火德貌建立真正的沟通和联系。

    第六次觉醒?也同样就是晋升大巫的过程。

    在妘载的精神影响下,火德貌开始有了改变?太阳图腾改变了自己的外在形态,变成了一轮散发着极高温度与光芒?让人根本不能直视的太阳。

    随后?在这片光芒之中,浑天星象都开始黯淡下去,四周的黑暗都消失无踪,太阳图腾在顺应妘载的意志?向着恒旸转变。

    恒旸者恒阳也?久情不雨,大旱成灾,而古代的占星家们认为,恒阳大旱象征着君王暴虐无道,因为阳者乃君之相也。

    而恒旸的一个可怕特征?就是阴气不能显化,这是气感乱天所导致的。

    于是?星象与影子都开始消失,世间的精怪与精灵们都不能靠近?而广大的元气在疯狂的涌动,围绕着那轮巨大的璀璨的?让世人根本不能直视的辉煌太阳而流动!

    同样的?妘载的身体渐渐被这些流动的乱气所覆盖?整个人都变得有些朦胧失真起来。

    “阳气盛而失度,倒是有些像帝榆罔的暴阳了。”

    “感觉到这些混乱涌动的元气了么,它们在被转化为积阳之气,但是这些积阳之气是混乱的,充盈着暴躁,而你只要懂得了五德的运转,就能去掌握这些元气,现在,试着使用火德貌来操纵这些元气与积阳之气,消除它的暴虐性。”

    赤松子评价着这一幕,连自己呼唤来封锁这片区域的风雨都被逼退了许多,不过突然而然的,妘载开始收敛那股力量,辉煌太阳的亮度开始下降,浑天的星象逐渐又能显露出一点点的星光了。

    但这一次的收敛,只是为了调整状态而已!

    紧跟着,太阳图腾爆发出比起刚才足足高了一倍有余的温度与辉煌,而妘载为中心点,地面开始迅速的凹陷下去。

    高温与高压。

    炼气士们看着这种变化,一个个都有些懵,不过很快也就专心致志的继续观看,毕竟太阳图腾的火德貌,数百年来都没有几个,在炎帝氏系已经不再拥有太阳眷顾的今天,能看到一个太阳图腾的变化,简直是......

    兄弟,这个时代能看到这个绝版的事情,我和你讲看到就是赚到啊!

    接下来的两天,妘载彻底成了一个高压锅,太阳的光辉在收缩、释放之间来回进行,就像是恒星的呼吸一样,而场地之中也是飞沙走石,大地凹陷,高空抛物.....

    神化的现象发生,但是因为恒旸的火德,所以让诸位炼气士惊叹不已的景色,就这样出现了。

    如果没有赤松子在镇压,绝对会出现赤地千里的大场面,妘载此时真的与赤水女子献无异了,只要恒旸火德一出,便堪称移动天灾。

    赤松子面色纠结,他感觉自己制造出了一个生化怪物似的,看来以后这山海间的各种记录上,要多妘载的名字了……

    ……

    另外一边。

    两只小黄鸡来到风雨区域的边上,咕咕和焦子都感觉到里面的力量在呼唤自己,但是咕咕很疑惑。

    这股气息,这不像是麻麻载的气息啊!

    这感觉太差劲了!

    麻麻载才不会这么暴虐!

    麻麻载才不会这么……这么……

    反正就不是麻麻载的感觉!

    咕咕皱起了眉头,头上三根鸡毛竖的笔直。

    虽然这股力量确实和咕咕有共鸣,但是咕咕很讨厌这股力量。

    咕咕看向焦子。

    焦子你怎么看?

    然而焦子此时已经痴了,彻底化身为痴汉,盯着里面,感觉那股气息……

    一股想要破坏的欲望逐渐开始压制不住!

    焦子开始喷火,然后和丧尸一样乱晃,疯狂的扭着屁股要冲进狂风暴雨之中!

    而此时,正义的咕咕出手了!

    咕咕撞翻了乱喷火的焦子,而焦子的画风逐渐抽搐……

    逐渐失去理智.JPG

    焦子对咕咕使用了百万吨拳击!

    咕咕使用了飞沙脚!

    焦子的命中率大幅度下降了!

    焦子没有打中咕咕,而咕咕则是一个过肩摔把焦子撩倒,然后骑到焦子的身上,开始重拳出击!

    咕咕对着焦子的脸,使劲的扇巴掌(翅膀)!

    左边五下右边六下!

    咕咕使用了连环巴掌!

    效果拔群!

    “咕叽叽!”

    快清醒过来,焦焦!

    ……

    风雨区域内的妘载也感觉到外面有两股力量在扭打,恒旸的火德一直被妘载控制,因为是人身神的缘故,图腾不会失控。

    不过妘载感觉,似乎还有别的原因。

    他自己和太阳图腾之间的关系本来就很微妙,而太阳图腾的出现,其中的一个原因,肯定是穿越前的铀矿自爆。

    万物都有熔点,有的熔点高,有的熔点低。

    太阳的温度可以融化万物。

    “载啊,控制住恒旸的火德,这种火德暴躁,需要强大的精神才能驾驭……”

    “不,老师,我感觉很好。天道之数,至则反,盛则衰。炎炎之火,灭期近矣。”

    赤松子听到这句话,首先就是一愣,随后面色微惊。

    世间的诸般事务发展,都遵循着物极必反、盛极则衰的内在规律,看似熊熊燃烧着的烈焰,光辉如是,势力如是,其实,离熄灭之期已经近了。

    “载,你在说什么?”

    妘载此时心灵沟通了太阳图腾!

    人身之神,虽然妘载早就和太阳图腾融为一体,甚至部族人民的祈祷他都能接收道,但是这一次,妘载的精神和太阳图腾的联系越发深入之后,所看到的东西,也不同了。

    太阳图腾没有智慧,它只有一种冥冥无上的古老意志,这种意志不是人的精神意志,而是自然相貌的体现。

    妘载的精神融入成为自然。

    于是耳中听到了声音,万物灭尽,在恒旸之中哀嚎不已,逐渐走向无声的寂静。

    太阳的光芒不仅会催生万物,还会灭亡万物。

    “天地赋命,生必有死;草木春秋,亦枯亦荣。”

    妘载的声音逐渐飘渺起来,赤松子感觉到状态不对劲,正准备插手,却被一个人阻止了!

    那是一个蒙面的,消除了自己气息的炼气士,他还带着方相氏驱鬼的面具。

    “此时,正是他要得到蜕变的时候!炎帝一脉以神农生万物的青阳为开始,以榆罔灭万物的暴阳而结束,体现的正是自然的天理。”

    “人与天地之间是有联系的……我听说这就叫天行有常。”

    赤松子愣了半天,忽是梦醒一般大吃一惊!

    “你是谁!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而且你怎么会知道我徒弟教我的骚话?”

    据梁,无庄,北门成,妸荷甘几人也恍如梦醒,这个诡异的炼气士突然出现,他们都没有察觉!

    “你是谁……”

    不知名的炼气士(装作大惊):“那是什么,这个时候,天上居然有豚在飞!”

    北门成等人(转头):“哪呢?”

    等他们再转头回来,那个诡异的炼气士已经不见了!

    几个人都是猛吸热气!

    “我在做梦?刚刚确实有个人吧?”

    “天上怎么会有猪在飞啊,这个家伙骗人啊。”

    “哈哈一群傻子,我就不一样了,他说天上有猪,我就看地上……”

    不过,就是这短暂的干扰,让妘载完成了蜕变。

    妘载的生机开始消散,人的性命寄托在天地之间,赤松子瞪大了眼睛,也顾不得许多了,立刻跳下去救人!

    卧槽就升个级砸还重开人生了呢!徒弟别死啊,师父不经吓!

    不过没有等赤松子心脏病突发,太阳图腾已经以最快的速度发生了变化!

    妘载的身上,有光影交错,太阳的亮度与颜色也在发生不同的变化,赤松子停下了脚步,而北门成看出了东西!

    “赤松子!这个太阳图腾,正在衍化一整天的路程!从汤谷起,一路所停留的山川,直至虞渊昧谷!”

    北门成说的不错,太阳图腾确实是在衍生一整天的变化,而赤松子也感觉到恒旸之中还有一股力量,而此时他顿时明白了!

    妘载之所以出现和性格特征不符合的火德,是因为帝榆罔的影响!

    那如此说来……

    赤松子瞪大了眼睛!

    当太阳图腾完成一整天的变化时,坠入昧谷死去。

    于是一切都黯淡了,妘载仿佛也死去一般,天地之间寒风凌冽。

    但是很快,衍化的过程很快。

    恒旸的一天至此死去,余留了新的火种。

    新的一天开始了。

    在赤松子的注视中,黑暗的太阳开始从边缘出现一丝光芒。

    太阳重新从汤谷升起!

    妘载的生机也恢复了,事实上也并不是死了。

    “老师还记得节气里面的惊蛰么?”

    妘载睁开眼睛,背对黎明,赤松子愣了一下。

    “很多动物有个特性叫做冬眠……”

    太阳并不是生物,但是却影响着万物的一切。

    妘载张开手,神化的现象再一次发生,一株植物破开土地,在短时间内,迅速的成长壮大!

    它接纳天地的变化,迎接着岁月的曙光,犹如饥渴的人遇到了江河,它在一顷刻之间就有三次变化。

    “太阳的变化,在宏观尺度上,同样是生死,衰老的巨大恒星发生爆炸,诞生出无数的新星……”

    妘载还在诉说,但是声音很小,赤松子听见了,听不明白。

    再看小树。

    太阳每高升一尺,这株树便长高一丈。

    它忽然就长开了,长大了,然后庇护了妘载,光芒洒满它的枝干!

    凤凰鸣矣,于彼高冈!

    梧桐生矣,于彼朝阳!

    (凤凰和鸣,歌声飘飞山岗;梧桐疯长,身披灿烂朝阳!)

    干旱的的土地重新充满生机,凹陷的土地中长出郁郁苍苍的参天大树,花朵与草木发满山野,这一次,天空中的太阳,散发出温暖的光芒!

    万物回春!

    妘载展现出自己的火德之貌,此时此刻,真正晋升为大巫!

    赤松子都惊呆了。

    象征着天灾的恒旸;

    象征着万物诞生的朝阳!

    万物灭,于是,万物生!

    两种火德貌!

    而此时,在公田附近的五色老母鸡,忽然感觉到时代在召唤。

    同样,两只小鸡中,咕咕感觉到麻麻载散发出了熟悉得气息……

    咕咕顿时舒服了!

    对啊,这个气息才是麻麻载呢!

    而被咕咕揍得脸肿的焦子也清醒过来了。

    咕咕表示,焦焦,已经不用再战斗了。

    焦子也表示道理我都懂,但我的脸为什么这么肿?“”

    ……

    【敷浅原在大江南,在洵山南,其中有洪州之国,有赤方民,曰载,是太阳之所化也,视为昼,面向北则万物灭,向南则万物生。】

    【黄帝命容光为缙云,炎帝生容光,号缙云,缙云生伯陵,伯陵娶吴权之子女阿,生鼓、延、殳。】

    【殳生大望,大望生方山,方山生乃明,乃明生翁濛,翁濛生不息,不息降高氏之山,居羜之野,是为赤方之祖。】

    ……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