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三十一章 纠结
一本读|WwんW.『yb→du→.co
    慕容昭阳一言难尽的看着慕容玄珏,有这么说话的吧,不会说话就不要说话了,聪慧的稚童不在少数,怎么就像他了,还有他当年的风采,这话说的,还真是没有一点储君形象呢!

    看着不说话的慕容昭阳,又看了一眼刚把小皇孙带来的人理顺的白玉落,慕容玄珏勾了勾唇角,垂下双眸遮住眼底的笑意,轻轻的说:“昭阳一路辛苦了,先和明珠一起去休息一下吧,有什么话我们明日再说!昭阳可好?”

    “七哥,你的伤还没有好利索,也早点休息吧,耀儿这孩子刚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半夜怕是会惊醒,七哥今晚最好陪着耀儿睡,这样他半夜醒来看见七哥便不会害怕了!”

    白玉落看了一眼被太子噎着了不想说话的慕容昭阳,对着嘴角上扬的太子轻轻的说道,这倒不是吓唬太子,小皇孙确实还小,到了陌生的地方身边没有亲近的人,肯定会害怕,可是太子忘了,这一路二十多天,小皇孙还不是和慕容昭阳这个不太熟悉的叔父一起,便是会惊醒,现在怕也已经习惯了!

    “那你们回去好好休息,耀儿这边,昭阳和明珠放心,有我呢!”慕容玄珏看着慕容昭阳一直变换的脸色,心情很是不错,自己这个小堂弟,天天挂着一张人畜无害,温润尔雅的笑脸,看了就累,现在这样多好,想笑就笑,想生气就生气!

    白玉落看了一眼现在脸上直冒黑气的夫君,又看了看故意逗弄自家夫君的大伯哥,有些心累的说:“我们这叔父和婶娘的自然放心,毕竟耀儿身边的是七哥,是他嫡亲的父亲!七哥,我们先回去了!”

    看着拉着慕容昭阳行礼告退的白玉落,慕容玄珏摸了摸下巴,小堂弟是挺好逗弄的,只是这个弟妹太护短,又牙尖嘴利不好对付,不过自家弟弟自己疼,不能逗弄太过,不然真生气了他还得去哄!

    回到院子里的两个人,白玉落看着还有些郁闷的慕容昭阳笑了起来,轻轻的说:“夫君这是这的生七哥的气了,还是因为七哥对你是真心当弟弟逗弄生气的?”

    “明珠,你说他现在是真心的!没有算计,那以后呢?以后登上帝位的时候,还会这样吗?”慕容昭阳有些迷茫的看着白玉落问,他看似无情,实际上不过是怕这真心是虚情假意罢了。

    慕容昭阳两世为人,最渴望的便是真情实意的感情,不管是亲情还是爱情,对他来说曾经都是渴望不可求的,这一世自小有父母宠着,后来遇到白玉落,慢慢的爱上这个自己娶回家的世子妃,但如果还有人真心的拿他当兄弟,他也是很喜欢很喜欢的!

    他只是怕,这份感情不像父母给他的亲情永不会改变,不像白玉落拿他当自己的命一样呵护,但他最怕的是这兄弟感情里面会掺杂着算计和虚情假意!

    白玉落轻轻的握着慕容昭阳的手说:“夫君,真也好,假也罢,夫君有父王母妃的疼爱,有我真心的在意,七哥若是真心那你当弟弟,我们就敬他如亲兄长,那如果是假的,夫君也不用在意,有父王母妃有我,没了这个兄长又如何!”

    “道理我都懂,只是挺纠结的,明珠,会不会觉得我太胆小,不敢迈出这一步,去看看别人的真心还是假意?”慕容昭阳有些纠结的说,他知道自己其实是渴望这种兄弟之间真心的感情的,只是身处皇家,太子又是储君,他不敢去相信,可是却又……

    白玉落的轻叹了一口气,轻轻的抱住慕容昭阳说:“夫君,我曾经也有这样的想法,当初夫君说要娶我的时候,我就想着,连爹娘都不喜欢的我,怎么会让你喜欢呢,后来父王母妃还有师傅对我的疼爱,每天就像做梦一样,怕梦醒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后来,还是夫君对我的疼爱,让我慢慢的习惯,习惯我也是可以让人疼着宠着,也是夫君捧在手心里的宝贝,后来我就想,不怕的,哪怕真的是在做梦,可也经历过被人喜欢被人疼爱的感觉了,夫君疼我,那我也就好好的宠着夫君就是,如果真是梦,醒来时我也不会后悔!”

    虽然白玉落说的很隐晦,但是慕容昭阳却是明白了她的意思,轻轻的抬起白玉落的脸,慕容昭阳温柔的看着她认真的说:“明珠,我们当初相遇时,哪怕我们大婚时,我确实没有心悦你,只是喜欢,就像喜欢家人喜欢妹妹那样的喜欢,可我知道那是因为你年纪小,我不能也不可以有别的心思!”

    “但是,明珠,和你相处却是我最放松最快乐的时候,你一天天的长大,变得越来越漂亮,越来越招人喜欢,我的心思也变了,就像男人心悦一个女郎那样,明珠,我一直觉得我很幸运,不管是有父王母妃还是你!”

    看着白玉落有些羞涩的模样,慕容昭阳深吸了一口气柔声的继续说:“明珠,我爱慕你,不是因为怜惜,不是因为你是我的世子妃,只为你,明珠,你呢?对我是因为上辈子的恩情,还是因为这辈子我是你的夫君!”

    “夫君?”

    看着白玉落不解的表情,慕容昭阳轻叹了一口气说:“明珠,如果没有上辈子,如果你没有嫁给我,你现在刚过及笄之年,如果没有嫁人,对着我,你会心悦我吗?”

    “可是夫君这些如果都不存在呀,如果没有上辈子,我不会接近你,也不敢接近你,如果没有嫁给你,我都不会嫁人的,夫君,你怎么会这样想?”白玉落有些不解的问。

    慕容昭阳皱了皱眉问:“明珠,我……”

    想了想,慕容昭阳还是没有说出心里想的话,不是不想说,而是突然觉得没意思,就像白玉落说的那样,没有那些如果,白玉落根本就不认识他,又怎么会心悦他!

    不管过程如何,现在白玉落嫁给了他,也最在意他,慕容昭阳想到这儿忍不住轻笑起来,他在纠结什么,只要结果是他想要的,又何必去在乎过程,更何况他们相识的过程也算不错不是!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