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78 天上降魔主
一本读|WwんW.『yb→du→.co
    花拳,也算是内家名头不小的功夫了,除了那几大内家拳,剩下的多是各有长短,这花拳早年可是给那满清王公贵族当教习的,名头不小,起于雍正年间的“甘凤池”,论起来算是少林一脉。

    不成想,花拳门掌门如今竟然被日本人给活活打死了。

    苏鸿信面上神色不露喜怒,易筋缩骨后的模样更是平凡无奇,落人堆里,前脚看,后脚忘的那种,唯一有些不同寻常,让人胆颤心惊的,是这短发下的一双红眸,阴沉冷厉,只像是嵌进去了两颗红翡,又像是两汪深不见底的血泊。

    说起来,花拳门也算与他有些交情,当年王五被悬首城头,武林众人施法营救,这花拳门就在其中,苏鸿信记得清楚,何况,就算没交情,这日本人竟然敢这么做,那也得做好死的准备。而且,这些人声明不露,然一身武功却是极高,他得试试手。

    由那神色慌急的花拳门弟子在前面带路,二人一前一后,一路健步如飞,赶了十来分钟,才到这街角的一间武馆,门扇大开,里面哄吵连连,等他们走进去,只见地上已倒了四个人。

    “啊,大师兄,三师兄!”

    那求援的花拳门弟子一进去,顿时悲呼一声,虎目泛泪,朝地上的几具尸体连滚带爬的扑了过去。

    苏鸿信一眼扫过去,无一例外,全是一击毙命。

    院里除了花拳门的人还有另一帮人,这些人身穿黑衣短打,黑鞋白袜,却是在旁围观。苏鸿信瞧见他们彼此间打的手势,又听了几句黑话切口,原来是青帮的,而且看架势还是给“花拳门”帮拳的,地上就倒了个“青帮”的好手。

    “别他娘哭了!”

    许是被院里此起彼伏的哭嚷吵的心烦,苏鸿信皱眉朝花拳门的人喝了一句,他声如狮虎,只一开腔,所有喧闹立马被淹了下去,而后戾目一扫,斜斜落向不远处的东瀛浪人。

    脚下踱步,苏鸿信嘴里淡淡道:“哭有什么用,大丈夫顶天立地,输了,那就打回去,死了,那就杀回去,血债血偿,江湖路,说到底还不是一竖一横,斧劈刀砍流出来的只有血,哪有流泪的说法!”

    “你要替他们出头?和我比试?”

    那日本浪人说着蹩脚生硬的汉话,望着苏鸿信那双诡异的红瞳,面色微凛。

    他在打量苏鸿信的同时,苏鸿信也在打量他。

    望着眼前这日本浪人,苏鸿信没敢轻易动用他的眼睛,毕竟精武会里的那个日本人身上有些古怪,他不敢确定此人是不是也一样,但给他的感觉却几乎无二。

    面前这日本人脸色阴白无血,惨白惨白,只好似冷水里泡过一样,嘴唇乌黑,就他娘也能中了毒一样,浑身散发着一股阴邪之气。

    苏鸿信听的怪笑一声。

    “比试?嘿嘿,我只是想打死你!”

    杀心已露。

    一旁的青帮子弟眼见这般,不由相互望了一眼,饶是他们手眼通天,也不知道这上海何时有这么一号人物,名字还不知道,口气倒是大的惊人,只和那求援的花拳门弟子私底下一番交流,才听有人高声招呼道:“这位爷留神,对方乃是剑道高手,不过走的路数已是弃了兵器,练的是唐手,手刀端是厉害绝伦,专戳死穴要害!”

    哪怕得知苏鸿信是“精武会”来的好手,一群青帮弟子仍是是拿捏不准;无他,面相太年轻了,要知道功夫,那是用时间磨炼出来的,眼前这人他们听都没听过,就只看那一双手,细腻的连个拳茧都瞧不见,怕是这一上去就要步了几位师兄弟的后尘。

    苏鸿信像是瞧出了他们的心思,步伐一住,只停了一停,等脚再挪开,一干花拳门弟子和青帮的人全都下意识屏住了气息,眼神先是怔楞,旋即露出惊色,瞠目结舌,死死的盯着苏鸿信先前停顿的地方,只见那青石板的地面上,不知何时多了两只深凹进去的脚印,边缘光滑,无声无息。

    “小的们眼拙,这位爷多包涵,今儿要是能替咱们报了这杀师大仇,往后您要是有事儿,我们这些师兄弟甘愿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看了不到几秒,一群人全“扑通”给跪下了。

    苏鸿信没说什么,他只是做,步伐再动,已走到了那日本浪人的面前,二人相隔不过三四尺,近的都能感受到彼此的气息。

    “嗖!”

    却听一声破空,抖臂生风的异响凭空乍起,那日本浪人右臂已是化作一道匹练,立掌如刀,从苏鸿信面前劈过,快急如电,几乎贴着他鼻子过去的,恰逢叶落飘过。

    “噗”声之下,翠叶已成两半,断口平齐。

    瞧见这一手,苏鸿信不带表情的脸上慢慢生出一丝戾笑,咧嘴呲牙,笑的无声。

    “嗖!”

    又是一道匹练斩来。

    苏鸿信仍然不闪不避,眼睛渐渐眯起,只那匹练斩到面前的同时,“啪”,空气中但闻一声爆响,众目睽睽之下,全都看呆了;原来,苏鸿信不退反进,望去半步,这一手刀,不偏不倚,正好劈在了他肩颈之上,而他竟是不见任何反击,歪着的脑袋一点点回正,咧开的嘴越长越大。

    “嘿嘿嘿……哈哈哈……”

    一声声嚣狂桀骜的戾笑如狼嚎鬼叫般从喉咙里宣泄了出来。

    那日本人脸色一变,手刀猛的一变,一扣五指,贴着皮肉就要去擒苏鸿信的脖颈,同时欺身而上,左手同样也是化作手刀攻出,自下而上,直取苏鸿信咽喉。

    不料他攻势一出,苏鸿信双手也跟着齐齐出招,一手作虎爪掏心直扣对方右手,一手平举抵着下颚,挡下了对方的左手。

    眼见这变化来的突然,那日本人也跟着变招,结果就是二人双手两两互扣,可他却想错了一件事。

    眼见对方这般,苏鸿信同样欺身而上,他双手擒对方双手,浑身所藏大力尽展无余,倾泻而出,只把双臂往外一伸,那日本人立时惨呼一声,就觉得自己两条胳膊都快被撕扯下来一样,但真正让他变色的,却是面前人一张双臂朝他搂了过来。

    如老熊抱树,浑身筋骨噼啪作响,那摧枯拉朽的巨力,连地面都似沉下去一截,看的他亡魂皆冒,竟是不要命的奋力挣扎起来,双腿连扫带蹬,奈何落在苏鸿信的身上听着砰砰作响,可却像是没半点用处。

    “啊!”

    只在一声惊恐的嘶声怪叫下,他已被苏鸿信搂了个正着,一双胳膊如麻花一样从前拧到身后,被苏鸿信拦腰抱起,浑身骨裂之声不绝于耳,然后是七窍喷血,五脏尽化肉糜,在苏鸿信的怀里,化作一摊烂泥……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