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23:除了力量我一无所有(求收藏推荐)
一本读|WwんW.『yb→du→.co
    无终宫乾明殿的后殿,女皇揉了揉眉心,又拿起一份奏章。即便是只手灭国的圣者,长时间高强度的脑力劳动也让她有些疲惫。

    “吕适行,这不是白天被打烂了屁股的那家伙吗?”

    女皇翻开奏章,只看了两行,绝丽脸蛋就揪成一团,还发出了牙酸至极的嘶嘶声。

    “好恶心……”

    她把奏章丢给侍立在旁的上官晴:“这家伙怎么可以这么恶心?挨了三十板子,还给我谢恩,说我比他祖奶奶都仁爱慈祥,玛德是拐着弯的骂我么?”

    上官晴抿嘴暗笑,能把粗口说得这么自然却又毫不影响形象的,只有这位女皇陛下了。

    现在的上官晴很开心,她总算让女皇打消了让她做丞相的荒诞想法,得到了内廷司礼监秉笔的职位,帮女皇处理奏章文书。司礼监有了女秉笔这事也挺荒诞的,跟女丞相比就算不了什么了。而且抢的是内侍太监的职位,跟文官没有冲突,应该有益于女皇稳定朝堂。

    “吕侍郎是在向陛下示诚,”这份奏章她一看就明白,“他愿意出任右都御史了。”

    “这人啥毛病?“

    女皇没想明白,”白天我让他当他不干,还当场数落我这不对那不对。先说我穿衣服太随便轻慢臣下,再说让臣子直接看到我的脸会起轻亵之心,要我以后开朝会垂帘听政!不打他三十大板,他恐怕连我进殿先迈那只脚都要叨叨!“

    “他之前是礼部侍郎,就当他是被书虫蛀坏了脑子的呆子吧,结果又上了这么一份……跪舔的奏章。这个人呀,虚伪到了这种程度,真是不折不扣的君子。”

    上官晴苦笑,“君子”这个词在女皇的辞典里只比十恶不赦差一截了。

    她转到案前跪下:“此人是奴婢推荐的,陛下该治奴婢的罪。”

    “起来起来,我只是发发牢骚而已,又没怪罪谁,”女皇摆着手说:“臣子哪能只按小人君子分呢,那不是幼稚得可笑。”

    女皇的疑问还没解决:“你说说,这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上官晴仍然跪着,娓娓道来:“陛下该知道,文臣们对陛下坐上皇位还有很大抵触,告病告老的一大堆,剩下的也在观望。这时候谁升迁了都会被同僚侧目相看,认为是贪恋权位的佞幸小人。”

    说到这女皇插嘴:“小人好呀,勤勤恳恳做事不好吗?呃……你继续。”

    “奴婢这样的人能为陛下效劳已是荣幸,又何须在意名位,”上官晴服侍女皇的一个挑战就是得习惯随时被女皇打断,“但这些文臣情况不一样,他们能够跻身朝堂,靠的是苦读诗书十数年,或者是世代门庭祖荫。他们是拿诗书文才和父祖恩荫在陛下这里换得名利权财,为陛下牧养天下。他们有自己的一套……荣辱道理,若是背离了这套道理,会被他人耻笑排挤,到时自处都很难,又如何做事呢?”

    女皇又打断了她:“君子同气连枝嘛,对我的忠诚自然不那么绝对。”

    上官晴自顾自的继续:“吕侍郎就是有这样的顾虑,所以在朝会上顶撞陛下,惹得陛下打他的板子,以示自己并不是逢迎陛下的佞臣。而后再向陛下示忠,就有底气向其他人说,他接受升迁不是贪图陛下恩赐的高位,而是为了江山社稷和黎民百姓。”

    女皇托着白玉般的下颌,怔怔出了会神,恍然拍桌子,“这不就是骗廷杖吗!”

    “骗廷杖……”上官晴由衷的赞叹,“这个说法既精炼又鲜活,无比绝妙。”

    “那当然,是……”

    女皇眉飞色舞差点说漏了什么,还好及时改口:“只要是骗廷杖的家伙,都不可重用!”

    上官晴暗暗叹气,不好多说,起身要帮女皇拟复,女皇却又改了主意:“连你推荐的人都不可用,满朝臣子怕是没几个能用了。”

    治理天下终究不是像刑天守护天庙那么简单,可以一心无我啊。上官晴感慨着,同时为自己也怀着些私念而羞愧。

    “小晴你说得对,这时候我也没什么可挑的,先捡着愿意从我的用吧,”女皇显得很无奈,“朝堂先得稳下来,不然天下人都以为大明要垮台了。人心乱了,队伍就不好带了。”

    不等上官晴反应,女皇又跳脱的想到下一步。“可人人都像这个吕适行一样,在我这骗一通廷杖,把我当傻子玩,这能忍?”

    “这样吧!”

    女皇挥手说:“明天开朝会,把要用的那些人统统先打三十板子,批量处理!”

    上官晴噗嗤笑出了声,女皇也跟着呵呵笑了。

    女皇的确不懂朝政,也没学过帝王权术,但不是笨蛋。

    “骂他一通,告诉他再跟我玩这种小把戏,直接打死!让他给我好好当官!”女皇又揉起了眉心,“我忍,就算是这种人我也忍!”

    上官晴躬身应是,听到熟悉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拿着奏章到一旁的书桌忙碌起来。

    “陛下!”

    穿着素白银凤服,头戴凤钗纱帽,柔美中又显英气的少女进了后殿,正是内廷总管远坂爱。

    “刚刚接到暗中投告,说三日后御门大典上有人要作乱!”

    远坂爱隔着书桌跟女皇低语,上官晴还是听到了,吓得手中毛笔一歪,刚写的东西全部作废,还好只是草稿。

    “作乱?”

    女皇的柳叶眉竖起,又缓缓落下,淡然笑道:“我还以为这偌大的中京,真没一个人敢站出来造我的反呢,原来是准备搞个大的。”

    远坂爱沉声说:“可能有魔子推动此事,陛下调一队候补刑天给我,今夜我就去把所有人拿下!”

    女皇歪着头托着下颌想了会,摇头说:“让他们跳出来,正好可以让天下人看看,他们的女皇凭什么能手持泰阿,稳坐社稷。”

    上官晴的笔又是一歪,新拿的纸又作废了。

    远坂爱却没吃惊,只是有些犹豫:“就怕出意外……“

    女皇异常自信:“我们加一块,还有候补刑天在,会出什么意外?”

    远坂爱居然就点头了,上官晴再忍不住,扑到女皇书桌前跪下:“陛下,使不得啊!奴婢听闻太祖有秘训,不可让民人知晓异能者的存在,更不可泄露混沌恶魔的威胁,否则必有大祸!”

    女皇跟远坂爱对视一眼,后者无奈的叹道:“上官秉笔,这些事情早就不是秘密了,连你都知道,还有什么好隐瞒的。”

    “奴婢经常接触官宦才知道这些事情,”上官晴生出浓浓的无力感,像是在跟另一个世界的人对话:“一般民人并不知情啊。”

    “官宦……在这个世界算什么啊,”女皇摊手,“官宦和民人就是一类人,就是凡人。至于太祖爷爷的秘训,这都上千年了,他老人家哪能料到千年后的事情。如果他知道他的四十五代曾孙女会当皇帝,他肯定会在秘训里加上一条,大明绝对不许有女皇。”

    “可是……”上官晴有种世界大变就在此时的急迫感,压得她都顾不上考虑惹恼了女皇会有什么后果。“可是据奴婢所知,混沌就是人心汇聚而成的。如果异能者和恶魔的事情公之于众,惊惧与绝望充塞天下,势必会混沌暴起,恶魔丛生,天下大乱啊。”

    女皇淡然笑道:“惊惧是会有的,不过天下人就此绝望嘛,未必哦,大家还会知道有我在啊。”

    远坂爱也有些不确定了,暗暗传讯,“要不要谨慎一些,先找人商量下?”

    “姑奶奶在暗中查访那只孽魔的魔子,小猫咪不会管这些凡尘俗事,”女皇舔了舔嘴唇,看似沉默,其实也是用传讯回应,“他么……这些事情他还是别接触的好。我想早点让天下安定下来,不然丽回不了家。”

    当着上官晴的面说完悄悄话,女皇才开口,“要说天下大乱,现在不是已经乱了吗?那些臣子是怎么说的?牝鸡司晨啊,结果呢?”

    上官晴呆了呆,随即面红耳赤,觉得自己太唐突了。分明什么都不知道,却自以为是的劝谏女皇。

    老太子死在社稷之座上时,大明其实就已经乱了。如果没有女皇挺身而出,泰阿空悬,社稷无人,天下会如何简直不敢想象。

    但女皇很难,内阁大学士全体告老告病,朝臣们大半抵触女皇,愿意效忠女皇的都得挖空心思惺惺作态,还有只孽魔的魔子潜伏在中京随时会搞出大乱子。女皇不得不像当初坐上社稷之座那样,靠力量慑服所有人,太祖秘训什么的,已经顾不得了。

    正要磕头请罪,一股柔和的力量将她托起。等升到半空,才如梦初醒的惊呼出声。

    “小晴啊,你要明白,”女皇悠悠的说:“大明历代皇帝都不是凡人,你的女皇更强,更懂得怎么对付恶魔。所以不要担心,你专心思考凡人的事情就行了。”

    女皇瘫进椅子里,看着神色严肃的远坂爱,又深深叹气:“话又说回来,除了这样的力量,我其实一无所有,只能用力量解决问题。“

    “陛——陛下——!”

    上官晴在殿堂半空飞来飞去,衣衫猎猎,发丝飞舞,如飞天仙女一般。

    “快放下我啊陛下!我要吐了!”

    西城南面,驯象所的地下密室里,尤三通趴在地上,哇啦哇啦大吐特吐。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