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30:手办王高德
一本读|WwんW.『yb→du→.co
    高德呻吟着醒来,感觉全身酸痛,脑袋像裂成了八瓣,恨不得揭开头盖骨搅搅脑浆。

    看窗外天已蒙蒙发亮,他躺在办公室的行军床上,旁边刘小胖打着地铺,鼾声震天睡得正香。

    自己是啥时候回来的?

    高德艰辛的转动脑子,姚红绡、王子赫、孽魔喀扎斯,废矿场那场恶斗的记忆碎片汇聚起来,渐渐拼出清晰场景。直至仰头看到深坑之上的身影,再被眼前的紫光拉回视线,记忆到此为止。

    看来是那时候晕了过去,被王昆仑他们送回了驯象所大院。

    不不,还有什么……

    高德敲着额头,恍然大悟,模型!

    脑子顿时变得清灵,意念触到心底的怪异,恶魔模型裹着紫光又出现在眼前。

    这玩意到底是什么东西?

    高德疑惑的端详着模型,怀疑自己的能力不仅是超脱现实,还能把恶魔之魂扯出来做成手办。当然不是靠着自己的力量,应该是那个老妇人先消灭了孽魔,再被自己捡了漏,那时候他正好扯住了喀扎斯的无形触须。

    随着高德的审视,模型弥散出的紫光凝结成无数光丝,编织出几个震旦文字,像是个标签。

    “孽魔传令者喀扎斯/残缺”。

    高德有些失望,哪怕自己身怀特殊异能,披挂重甲手持爆雷枪,加上若干同样有异能的锦衣卫,对上这家伙依旧弱小得可怜。还以为这家伙必然是只强大孽魔,就算不是魔王也差不了多少,结果只有个传令者的头衔,就比无名杂兵高一线。

    他好奇的抬手触摸,手指穿透模型,却不是纯粹的投影。阴冷黏湿的感觉很清晰,跟孽魔侵入身心的无形触须完全一样。

    文字忽然散作缕缕紫光,透入手掌,吓得他赶紧缩手。不仅没躲开光丝,反而拖得模型也动了。

    高德感知抽离,自动进入超脱状态,升到头顶俯瞰自己。视野里多了面类似画中画,但很不稳定的影像。模糊的光影和噪音混杂在一起,既有类似城市的场景,也有形形色色的面目。

    这是孽魔的记忆?

    他没有深入影像,视野里还有其他东西。

    发了会呆,高德起身长吁短叹。

    他起身走向窗户,像是要开窗透气。

    迈了两步,骤然转身,右手多了把手枪,杵在空气里。

    噢的一声轻呼,矮小瘦弱的灰豆芽挤出空气,两手握着枪管,恼怒的嚷嚷:“干嘛捅我的嘴!”

    “不然呢?”高德嘁道:“等着你捅我的腰子割我的脑袋?”

    刚才他看到一团灰光,就在背后伸手可及的地方。还好认出了灰光是谁,不然就直接蹦起来开枪了。

    脸上还裹满绷带活像木乃伊的灰豆芽唉声叹气,“就知道瞒不过你,你果然是个怪物。”

    “你还是来杀我的对吧?”

    高德挪开枪口,悠悠的问:“一直没有动手,是觉得自己不会成功,还是觉得不该这么做呢,毛绒绒?”

    灰豆芽正是毛绒绒,她掏出腰间的匕首丢下,一副心如死灰的样子:“没有区别,求你只杀我,给我的姐妹留条命。”

    “王子赫……”

    “啥?”

    高德忽然说出这个人名,毛绒绒的反应并无异常,身上的灰光也没什么变化。

    “所以你的主人并不是只用揭发身份来胁迫你们做事?”

    看来她跟那个家伙没有直接关联,高德问,“那么你们任务失败,或者背叛的话,惩罚是什么?”

    “就是死而已,”毛绒绒变得坦然起来,“虽然会死得很难看,不过也算是解脱了。这个世界真不好玩,我早就不想继续下去了。”

    “真的吗?”

    高德哪可能被她骗住,她身上的灰光正在剧烈荡动,恶魔之力是跟情绪直接关联的。

    “当……当然……”

    毛绒绒转开头,不仅声音变得哽咽了,泪珠更一颗颗从眼眶里滑落。

    “谁特么想死啊!”

    她终于爆发了:“我还想吃好吃的,想玩好玩的,想抱着你用过的那种大枪,把害我们的混账打成肉酱!我还想活下去,活到生一堆小豆芽!为什么非得死啊!”

    她抹了抹泪水,又笑出了声,笑得很凄凉。“我真是没用啊,哭有什么用?那家伙给我们种了什么魔虫,不按时吃药我们的脑子会被虫子吃掉。”

    她烦躁的挥手在头上扫着:“别摸我的头!我已经二十岁了不是小孩……咦?”

    高德的左手并没有落在她头上,而是悬在上面。

    他本来想摸的,可手还没落下,紫光就从手掌里溢出,再拉出喀扎斯的……手办。

    裹住手办的紫光缕缕伸展,侵入毛绒绒的脑袋,高德赶紧凝神观察,同时沉喝:“别动!”

    毛绒绒身上的灰光随着紫光的游动放大了若干倍,显出编织细密的丛丛光丝。光丝深处,一条暗红光虫蠕动着,似乎要逃离紫光。

    紫光在灰光缝隙间穿梭,层层缚住光虫,把它从灰光里往外拉。几缕紫光还在往深处探索,有如饥渴之蛇,想找到更多食物。

    见毛绒绒身体发抖两眼翻白,高德下意识阻止,那些紫光居然就乖乖停下了。

    还好,这个手办终究是受自己控制的。

    指挥着紫光把暗红虫子拉出来,一离开毛绒绒的脑袋,虫子骤然膨胀,像是要爆炸的样子。不等高德反应,紫光如吸管般从虫子身上抽出股股红光,直至手办蒙上淡淡血色。

    虫子化作点点光尘消散,不像是实物,和手办一样该是恶魔之力的具现。手办上的红光也渐渐褪去,高德心说自己这收获真是不小,居然多了个可以精细操纵恶魔之力,而且是别人的恶魔之力的工具。

    意念一动,手办缩回左手,这只是个形式。手办其实是藏在自己魂魄中的,乐意的话他可以从嘴里、脸上、脚上,总之身体任何地方“吐出”这个手办。

    这次手掌实实落在毛绒绒的脑袋上,灰色的发丝手感挺不错,毛绒绒的。

    “好了,”高德说:“那只虫子被我解决了,你不会死了。等会我再清理其他人的虫子。”

    毛绒绒眨眨眼清醒过来,捧着脑袋转起了圈。转了好几圈,她兴奋的叫道:“真的……”

    高德竖起手指比了个噤声的手势,灰豆芽压低声音:“真的没了!”

    她抬头看高德,忽然退了一步,浅蓝眼瞳里满是畏惧。

    “你……到底是什么人?”她怯怯的问。

    “活人、男人、震旦人。”高德没好气的说:“随你选。”

    毛绒绒表情变换了好一会,定格为某种认命了的释然。

    她怀疑的看着高德:“你没顺便往我脑子里放点什么东西吗?”

    “没有……”

    “真的没有?”

    “好吧放了把勺子,想吃豆花的时候就打开搅搅,趁热吃。”

    “你在骂我脑袋里全是豆腐渣吗?”

    “应该还有豆腐皮吧。”

    “除了吃你就不会其他骂人的脏话了么?”

    两人压着嗓子嘀咕了会,毛绒绒问:“之前的约定还作数不?”

    “当然,”高德其实不是很在意她的去留,当初的许诺与其说是照着传统给驯象所招揽人才,不如说是随手拉她们一把。

    魔子的事情能圆满了结,一半靠自己一半靠运气。过了这个关口,他只想带着驯象所继续苟下去,挣退休金的初心可没变。

    “那么……”

    毛绒绒爪手爪脚的拱手,学着王昆仑那些人说话:“卑职就是百户大人的属下啦!卑职先告退了,等养好了伤,任由大人差遣!”

    娇小身影隐入空气,在高德的视野中,灰光穿窗而去。

    “呀喝——!”

    楼下响起欢畅的呼喊,高德确信接着会是酣畅的哭声。

    真是有趣的小家伙……

    高德已然忘了毛绒绒报过年龄,还在嘀咕,这家伙以为她当官了么?就算进了驯象所,也不过是没有编制的番子,只能自称“小人”,可没资格叫“卑职”。

    “百户大人醒了啊……”

    有资格自称“卑职”的家伙在地板上坐起,揉着眼睛嘀咕,然后一蹦而起,夺门而出,尖着嗓子大叫:“百户大人醒啦——!”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