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章 江湖
一本读|WwんW.『yb→du→.co
    反正闲着也没事,何况有一句话叫做:

    心里想到的食物,有空一定要去吃它。

    徐清现在就很有空。

    他穿了一身青衫道服出门,此时隔壁温玉春出来,他老实见礼道:“先生,你出门有什么需要我效劳的地方吗?”

    宦娘帮徐清处理杂务,温玉春感觉自己能帮先生做的事不多了,有种被冷落的感觉。

    现在看先生一个人出门,正是他的机会。

    正所谓有事弟子服其劳。

    他虽然不是先生承认的弟子,心里已经将先生当做最亲近的师长。

    徐清心想:“我去跟辛老伯交流感情,你去那里不是碍事吗?”

    他随口道:“不用了,玉春,这几日你无事便去葛府瞧瞧,一定要瞧仔细,后面我有事要询问你。”

    正好让温玉春去看看那字帖到底如何帮葛员外渡劫。

    温玉春得了徐清吩咐,喜不自禁道:“我这就去。”

    先生还是看重他的。

    徐清收了温玉春这份喜意所化的法力,感觉竟比从前的滋味要好一些。看来温玉春近来还是有些长进,精气更纯了。

    他其实不知。

    温玉春是被他吸取情绪最多的人,而且次数频繁。修行者少思少念,自然修行更容易。因为他的缘故,让温玉春俗虑更少,且温玉春从百鸟朝凤领悟了更多修行之妙,自然有所精进。

    徐清目送小温远去,颇有种吾家鸡仔快长成的感觉。

    徐清慢悠悠出城。

    到了城外,人烟减少许多,木鱼自告奋勇道:“老爷,你还是骑着我去山神庙吧,路我都记得清清楚楚。”

    作为坐骑,它自当勤勤恳恳。

    何况这正也是它表忠心的机会。

    徐清摆手道:“不必了。咱们就到处走走,看看沿途的风景。毕竟乘风而行,所见景致都太过匆匆。”

    木鱼恍然大悟道:“老爷是要游戏红尘,怪我没领悟到这一层,多嘴多舌了。不过老爷不想走了,一定要记得使唤小的。”

    它是老妖了,一看老爷的路线,就知老爷要去山神庙。

    那辛家老狐肯定对老爷没啥吸引力,不过老狐的女儿九儿,青春活泼,容颜俏丽,估计才是老爷去山神庙的目的。

    别看宦娘姑娘美若天仙,但是仙人的口味能和凡人一样吗?

    老爷是非常之仙。

    它年轻时也相信厉害的修行者清心寡欲,其实也是这样,不过也不会断情绝欲,总有些个人爱好。

    清凉寺的灵门大师,修行可够高了,平日说着四大皆空,还不是跟山下的一位姑娘偷偷生了个儿子。

    仙人仙人,总还有半边是人。

    老木鱼看得通透,不过却一个字不打算跟别人说,祸从口出啊。这是年纪大了,才知晓的道理。

    要是年轻的时候它就知道,还会沦落到现在这地步。

    妖的修行,总是说不完的血泪。

    它说这几句话,其实无关紧要,但可以在老爷面前露露脸,表表忠心。

    木鱼随后不再说话,免得搅扰老爷的兴致。

    徐清一路慢悠悠走进山里,在晌午前到了山神庙。

    庙里冷冷清清,徐清走进去喊了好几次,都没狐出来。

    徐清颇是惆怅,难不成老狐连夜搬家了。

    过了一会,一名容貌俏丽的少女拿着一枝酸果,哼着歌走进山神庙,她看见徐清,惊喜道:“徐仙长?”

    少女正是小狐九儿。

    她随即失望道:“你今天怎么没带琴来。”

    九儿绕着徐清走了一圈,期盼道:“琴不会在袖子里吧?”

    她听说道门有一种法术叫袖里乾坤,能装好多东西。

    徐清笑道:“别看了,我没带琴。你爹呢?”

    九儿道:“带着胡三出门治伤去了,可能晚上才回来吧。”

    徐清颇是遗憾,又道:“家里就你一个?”

    九儿道:“我们家也不在这里,只是偶尔住住。不过现在庙里就我和你。徐仙长,你没带琴,要不唱歌吧,我请你吃酸果。”

    徐清更是失望了,他轻咳道:“嗓子不舒服,对了,多谢你昨天的酒菜。”

    九儿自是失落,随即回道:“酒是十四娘酿制的,菜也是她做的,我就负责端盘子。”

    徐清心里一笑,他当然猜到不是九儿做的酒菜。原来昨晚那空灵清妙的姑娘叫十四娘。

    他问道:“十四娘啊,她也出去了吗?”

    九儿道:“她去城里了。”

    徐清暗叫可惜,倒是错过了,他又问,“十四娘经常去城里?”

    九儿道:“十四娘一心想行善积德成仙呢,所以经常去城里做好事,许多人都认得她。”

    徐清不由欣喜,既然如此,事情倒是好办了。

    木鱼听到这些话,暗自感慨,“果然还是小瞧了老爷,昨晚老爷估计用了什么神通,看到辛家另一个女儿,心生喜欢。我还以为老爷是为这九儿姑娘来的,竟是错了。”

    九儿顿了顿,狐疑地看着徐清道:“徐仙长,你怎么老是问十四娘的事,莫非你见过她?”

    徐清脸不红心不跳道:“哎,我是见九儿姑娘这样漂亮,觉得十四娘肯定也与众不同,故而有些好奇。”

    九儿是个单纯的狐狸,她高兴道:“徐仙长也觉得我漂亮?老爹总是说我没有十四娘好看呢。而且他也不许我像十四娘那样可以随便下山。”

    徐清心道:“真的,这是你爹为你好。我看你这样,都怕你一下山就给人拐跑了。”

    徐清微笑道:“我想九儿姑娘和十四娘应该是各有各的好看,没法说谁更好看。”

    “这话我爱听,徐仙长,你喜欢吃酸果吗?要不要尝尝。”

    她欢喜不尽,徐清也收获了一些法力,不过比起十四娘还是差了许多。

    人家好意,拒绝也不好。

    徐清点头,道:“多谢了。”

    只尝了一口,徐清便颇为后悔,真的好酸。

    不过九儿却吃得津津有味。

    徐清尝了两口,道:“我来的时候吃得有些饱,现在吃不下了。多谢九儿姑娘的果子。”

    九儿不疑有他,可惜道:“这果子要新鲜才够味,却是不能给徐仙长打包带回去尝尝。”

    徐清笑道:“没关系。对了,你平日里还喜欢什么?”

    反正来都来了,从九儿身上也可以得到法力,徐清倒是不急着走。

    九儿道:“除了吃吃睡睡,就是在山里走走,摘点野果或者跟小松鼠、小青鹿它们玩,只是最近豺狼妖凶性大发,到处作恶,我也不敢离山神庙太远。”

    徐清心中一动,问道:“那只豺狼妖是一直在这片山里吗?”

    九儿点了点头,道:“是的啊,它以前可没现在这样凶,最近不知怎么了,到处伤人。不过十四娘伤过它一次,它一般不敢来山神庙。”

    徐清听着,倒是觉得豺狼妖也算是一头羊。

    不过山这么大,他也不好找,还是随缘吧。

    两人聊着天,忽然外面打雷了,不一会电闪雷鸣,风雨交加。

    九儿嘴唇发白,不一会变成一只纯白的小狐狸躲进徐清怀里,瑟瑟发抖。

    随后徐清听见外面有人在说话。

    “这天说变就变,现在也不好找豺狼妖了,咱们进庙里躲躲雨吧。”

    “好。”

    于是陆陆续续庙里有人进来。

    这些人服装并不相同,有老有少,来历不一。

    不过大部分都长手长脚,体格壮健,显然不是一般人物。

    徐清抱着九儿,倒是不欲惹是生非,只要这些人不来搅扰他就行。

    原本徐清靠着神龛一边坐着,位置不错。

    有人想过来强占,不过被身边的人拉扯住。

    原来这些都是江湖人。

    行走江湖的人,多有眼力见。

    知晓荒郊野外,向来有三种人不可轻易招惹。

    老人小孩和出家人。

    徐清是道士打扮,抱着一只白狐,摸不准来历前,正是不能轻易招惹的对象。

    没过多久,外面又进来一个道士。

    顿时众人的眼光被吸引住。

    平平常常一间荒废的山神庙,接连出现两个道士,着实有些耐人寻味。

    徐清看到对方,亦有些意外,这道士正是王如松。

    已经是第三次遇见了。

    王如松看见徐清,脸色一白,又看了外面,电闪雷鸣不止,只得赶紧找了个偏僻的角落坐下,始终不敢再瞧徐清。

    “这道士心中有鬼。”徐清暗自道。

    感谢帅帅的胜利v的200赏以及我最白、鱼入沧海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