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四一章.折磨!都能折磨!(4000字)
一本读|WwんW.『yb→du→.co
    事实上两大出版社之间的争斗与东野司确实没多大关系。

    毕竟他只是个自由漫画作者,这家实在待不下去了就去另一家就可以了。

    而且富士出版社与浦岛出版社都家大业大的,东野司不可能真去左右逢源,那样不止是不道德,而且还是把别人浦岛出版社当成弱智。

    真以为富士出版社来挖他的消息不会传到人家浦岛出版社耳边?

    天下怎么可能有不透风的墙嘛?

    整个出版社业界就这么大。

    所以与其等到这件事传到浦岛总编耳中,倒不如事先告诉浦岛出版社。

    不过东野司估计就算没挖墙脚这件事,浦岛出版社那边也会给自己提升待遇的,只是挖墙脚这件事催化了提升待遇这件事提前发生而已。

    东野司想通了这里面的原因,也就没有继续往这方面去思考了。

    毕竟对于他来讲,还有另一件事是十分重要的。

    东野司的目光尝试凝聚。

    随后在他视界之中逐渐出现了淡蓝色的系统页面。

    抛开姓名,身体素质,身体状态以及天赋这些不看,东野司的目光很快来到‘剩余知名点数’这一行来了。

    在‘剩余知名点数’这一行的末尾,东野司看见了一笔真正意义上的‘巨款’。

    剩余知名点数:1023561点。

    看着这一百多万知名点数,东野司吐了口气。

    这一百万多知名点数,是东野司这五个多月的努力成果。

    不得不说,知名点数确实很难积攒。

    那怕东野司设计出了熊本熊,《午夜凶铃》完美收官,《孤独的美食家》火热连载...这些也就只给东野司带来了一百多万的知名点数。

    而自从上次强化‘画味识形’后,东野司就再没有打开过系统页面,因此也一直没怎么关注系统的具体情况。

    系统就像是被他打入冷宫里面

    毕竟下一个绘画技能强化所需要的点数是——

    东野司的目光继续往下面走,视线来到绘画技能这一栏上面。

    绘画技能1:移情别意(欣赏者能从你饱满情绪的笔触中感受到画中人物的喜怒哀乐)

    绘画技能2:画味识形(欣赏者能透过你的作品闻到、品尝到作品世界中的气味、味道)。

    下一绘画技能:绘影绘色(欣赏者能透过你的作品身临其境,感受作品世界。)所需知名点数1000000点。

    是的,绘影绘色的知名点数需要一百万巨款来强化。

    “身临其境...”

    看着这一备注,东野司眉毛挑动。

    这个成语的意思他倒是挺清楚的。

    不过...只是一张画纸,难不成真能让人进入到画中的世界?

    而且照这个进度下去,自己以后岂不是画个东西都能像神笔马良那样,从画纸里飞出来?

    “怎么可能。”东野司把脑子里这些杂念全部丢出去,毫不犹豫便将一百万知名点数投入到下一个绘画技能之上。

    知名点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倾泻而空,东野司再度看过去的时候,剩余知名点数就只剩下两万的零头了。

    这玩意儿用的倒是很快。

    东野司摇摇头,接着再度看向技能栏。

    在画味识形、移情别意之下,又多了一条新的绘画技能。

    绘画技能3:绘影绘色(欣赏者能透过你的作品身临其境,感受作品世界。)

    这样也就差不多了...

    东野司挺满意地点头,随后瞥了眼第四个技能以及它的兑换条件。

    下一绘画技能:描音留声(欣赏着能透过你的作品听见来自作品世界的声音)所需知名点数5000000点。

    当东野司看见所需点数五百万点的时候,他就已经忍不住摇头了。

    只是换上一个一百万点的绘影绘色就花了他那么久的时间。

    这个五百万点真不知道要攒到猴年马月。

    而且现在最主要的是...

    东野司看向绘影绘色这一能力,沉吟一声。

    身临其境这个成语的意思并不难懂,东野司当然也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只不过一张纸就想让人有身临其境的效果...

    东野司也并没有瞎想太久,他只是取了画漫画专用的G笔,又拉出一张原稿纸,开始在上面动工。

    与其在那里考虑,倒不如实际动手更能了解。

    他画的正是《胜者即是正义》。

    不过这一次,他并没画什么古美门研介颜艺一类的画面。

    这个画面很正经,是黛真知子与古美门研介信念产生冲突时,古美门研介对她所说的话语。

    黛真知子表情涨得通红,面对古美门研介的论驳,她显得软弱无力。

    但就算这样,她还是不依不饶,一脸认真:“法律就是为了让正直的人得到幸福而存在的!并不是那么不洁的东西!”

    对此,古美门研介只是伸出一根手指,语气轻佻,目光向上:

    “还真是正直的论调,真知子小姐。但是——如果正直就能得到幸福,那也太轻松了。”

    他语气一顿,接着双眼看向黛真知子:“一个人的幸福总是建立在另一个人的不幸之上。”

    古美门研介走近黛真知子,看着她说不出话来的模样,讥讽地嘲笑:“这世上不是踩在别人头上就是被踩,而被踩的,永远都是像你们这样的白痴,这就是现实。”

    女主角黛真知子面孔微变,她很想反驳,但却完全说不出话来。

    画面到这里也就结束了。

    如果按照东野司之前的绘画技能,这里读者就只能感受到古美门研介讥讽嘲笑的心情,以及黛真知子沉重却又完全反驳不了的心情。

    但是...

    “居然能够这样么?”

    东野司看着这张随手画出的画面,神色之间有些不可思议。

    在他的注视之下,整个画面仿佛很有动感地在移动着。

    就好像东野司真看见了古美门研介与黛真知子争吵的画面一样。

    不...甚至不止是这样。

    东野司恍惚地抬起头。

    就好像他就搬了一张板凳,坐在房间内,而古美门研介与黛真知子则在自己面前激烈地辩论一样。

    这种感觉不像是在观看电影,而是在‘体验’画中的事物一样。

    “难不成...?”

    想到这里,东野司又攥住G笔,扯出第二张稿纸,开始画起来。

    这次他没有画《胜者即是正义》。

    画面上就只是普通的游客正在坐过山车的场景。

    但也就是这个场景...却仿佛真让东野司体验到了实际上坐过山车的‘体验’。

    是的!自己仿佛真正经历了画上所发生的事情一样。

    “如果真是这样...”东野司心头一动,决定换一个方法来画《胜者即是正义》。

    他很快便动手画好了第一话中坪仓被法庭审判的一幕。

    被诬蔑有罪,低着头,心若死灰,紧紧抿住嘴唇的坪仓,旁边是为他辩护脱罪的古美门研介...

    东野司这次再度看过去——

    周围的一切都发生了变化。

    “这是...?”东野司看着手上冰冷的镣铐,又转而看向四周。

    法庭。

    他现在正处于法庭之中。

    “请加油!坪仓先生!”旁边传来了微弱的加油声。

    东野司转而看去。

    正是漫画中的黛真知子在为他加油鼓劲。

    “果然是这样。”

    东野司恍惚回神,四周又变回了原本的模样。

    回想起刚才那种恐怖的代入感,东野司也是暗自点头。

    不得不说,这一百万知名点数画得完全不冤枉!

    这种好似整个人都进入漫画中的代入感,简直就让人欲罢不能。

    特别是当你作为犯人的角度接受审判,而主角古美门研介则在为你拼死脱罪。那种迫切希望他打赢官司,自己得到脱罪的解脱心理感受...简直就是一绝!

    “这就是《胜者即是正义》的创作方式...”

    东野司握紧了G笔。

    是的,他终于知道怎么继续折磨亲爱的日本友人了。

    从现在开始。

    每一个看过《胜者即是正义》的读者,都将成为东野司笔下的挂上了镣铐的罪犯。

    而古美门研介...则是他们脱罪的唯一方式。

    这种稻草之上,命悬一线的感觉!再加上《胜者即是正义》中新潮的思想...被脱罪时的畅快感觉!简直不要太好!

    当然,考虑到《胜者即是正义》中有些剧情并没有冤罪。

    东野司也会将视点放在古美门研介或者黛真知子身上。

    让读者们体验一把当律师以及当美女的感觉。

    代入角色之中!让读者跟着角色一起体验各种事件。

    这就是绘影绘色的用法!

    而且有了绘影绘色,《孤独的美食家》也能更加折磨日本友人们的胃袋了。

    他们之前还只是能感受到味道,闻到气味。

    但现在他们却能够‘体验’到井之头五郎吃饭时的感受——这不就是更加折磨吗?

    要知道他们虽然能体验到井之头五郎吃饭时的感受,但他们本身还是什么都没有吃到的,肚子还是空空的。

    “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东野司心满意足了。

    这个新的绘画技能确实是折磨人专用利器,东野司甚至都觉得这有些残忍了。

    不过残忍一些也好。

    毕竟有些读者就是这样的,表面上看起来很不耐烦,觉得《午夜凶铃》实在太恐怖了。

    但其实他们私底下,每一卷《午夜凶铃》都不会漏下。

    或许这就是许多人的本质吧,都有点小傲娇。

    “接下来就继续工作吧。”东野司又抬起G笔,沾了沾墨水后,继续埋头画着。

    明天是周六,今天熬晚一些也没问题。

    今晚至少得摸出三张《胜者即是正义》的原稿出来。

    ......

    而在东野司奋笔疾书的时候,另一边——

    “这个游戏玩腻了啊。”高桥由美放下手柄,侧头看向旁边的藤原葵:“阿葵,你去取新的游戏卡带好不好啊?我今天刚买的,放在客厅忘记拿上来了。”

    “自己去拿。”藤原葵头也不回,手上的动作也没有停下来。

    高桥由美这货其实就是自己的游戏人物死掉了,又没多的命了,只能在旁边看她玩游戏,所以才会说出这种话来的。

    她之前就上了好几次当,这次坚决不能再被这个蠢蛋骗了。

    “哎——?”高桥由美拉长了声音,刚想继续对藤原葵说什么话,但很快就被另一边的声音打断了。

    “那个...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帮忙去拿。”

    正靠在桌面的近卫凉花放下手中的漫画,小心翼翼地举起手。

    此时的她刚洗完澡,蜷着可爱的脚趾,两条大腿往前交叠在一起,头发湿漉漉的,身上透着洗发露的香气,水汪汪的大眼睛仿佛也被洗得更加干净,透着深邃澄澈的色彩来。

    “好啊好啊,凉花真好。”高桥由美抱着近卫凉花,脑袋贴着她的胸蹭。

    这软软的,像是两个水袋,真舒服啊...

    “不、不用这样啦,由美。”近卫凉花面色红红的。

    “要的要的,表达一下感谢的情绪...哎?”高桥由美话说到一半就停下来了,她看见了近卫凉花放下的漫画:“这不是上一期的《青叶》吗?《孤独的美食家》凉花你不是都看了好多遍了吗?怎么还在看?”

    是啊...

    近卫凉花最近也喜欢上了看漫画,而且特别喜欢看东野司《孤独的美食家》。

    不过...就算再喜欢看,这也太夸张了。

    印象里面近卫凉花好像都买了四五本《青叶》了,而且都是同一期。

    再加上近卫凉花翻漫画的频率...《孤独的美食家》这一话至少被她翻了二三十遍。

    “没有啦...”被戳到柔软地方的近卫凉花脸色更红了,她把《青叶》往后面藏了藏,又解释着:“其实还有其他好看的漫画的...不止是他的...”

    这个‘他的’,就算是高桥由美都知道是在说东野司。

    于是高桥由美的表情一下子就变得微妙起来,她贼兮兮地抱紧了近卫凉花,嘿嘿地问她:“说起来凉花到底打算什么时候想对东野老师表白啊?再这样下去指不定那天东野老师就被哪个偷腥的给摸走了。”

    偷腥的,也就是偷腥猫的意思。日语里就是把有女朋友的男人钓走的意思。

    “我也觉得,如果凉花你要下手就尽快下手比较好。”

    听了这个话题,藤原葵也放下了手柄,看向近卫凉花。

    好看的男人灵魂不一定有趣,有趣的灵魂又不一定好看。

    像东野司这样好看又有趣的男人是真的少。

    再加上本来近卫凉花就喜欢东野司,这是她们都看得出来的事情。

    那当然得让近卫凉花尽快出手。

    近卫凉花本来还想反驳两声的,但听见藤原葵都突然这么说了,也只能嘿嘿地干笑两声,然后摸了摸脑袋。

    她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呀。

    。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