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五十八章 劫争
一本读|WwんW.『yb→du→.co
    “嘿!看看,你收的好徒弟!”

    东域,灵山。

    佛殿之中,欢喜古佛狠狠地将手中的经书顿在桌面上。

    不远处,佛子端坐在莲台上,沉默不语。

    他只是静静地凝视着那本经书,良久之后,忽的绽放出欣慰笑容。

    “他是个好孩子,如今也作出好大事情来了。”

    听得佛子感慨,欢喜古佛只是冷冷一笑。

    “依我看,他可比你有魄力的多,佛门传承到今天,你还在想着求来生入灭证道,可是求到最后,佛门却眼见得愈发式微了!

    你讲来生,你那弟子讲今生;你讲顿,他讲渐;一智这孩子早生百十年,可没你这破门逃路之佛子的甚么事儿了!”

    听得欢喜古佛这般尖酸刻薄之语,原地里,佛子却不曾动怒,反而淡然一笑。

    “古佛这是还在埋怨小僧?若是觉得我那弟子是个好投奔的去处,古佛大可离东域而走,过两界山,横穿中土,往西土投奔他去,何苦在小僧面前说这些?”

    闻言,眼见得欢喜古佛只是冷冷地哼了一声,却到底没有再说些甚么。

    好是沉默了一会儿,才见欢喜古佛收敛了怒容,颇为平静的开口道。

    “北疆剑祖那一剑,说是斩在牌匾上,实在说,却是悬于一智这孩子的头顶,他在西土声势越大,这柄剑斩下来的速度就越快!今日动怒,说来也不是冲着你来的,只是想着无计可施,反而无端触雷霆,本座看到这佛经的第一个念头,就是他离死已然不远了……”

    话音落时,佛子竟也是一番长声叹息。

    他抿了抿嘴,又无奈的摇了摇头。

    “古佛,小僧欣慰之余,又何尝不是同样的心境啊!留他在西土,一是因着我师徒二人心念不合,二是因为佛法东传实乃起死回生之险路,向死而生何来通衢?不愿让他遭灾受难,谁知他竟作出了这般好大事情出来……”

    说到此处,佛子一时间,已然失语。

    很是短暂的沉默,佛子脸上七情上面,说不出的复杂。

    他似是做出了甚么异常艰难的决定一样。

    “古佛,这些时日,吾佛门一二经典,可曾修整完好了?”

    欢喜古佛点点头。

    “吾门根本底蕴没有动,寻了诸部经典,已然改的完好顺畅了。”

    “那……”说话间,佛子的神情陡然变得果决起来,“事不宜迟,开灵山之门,使佛法东传妖族罢!”

    话音落时,佛子已然在莲台上撩袍端带站起身来。

    一时间,宽敞的佛殿之中,似有凛冽狂风席卷。

    鎏金佛霞以灵山为源,朝着大半个东土蔓延而去。

    “此一番,还要麻烦古佛一件事。”

    欢喜古佛偏头看来。

    “佛子请讲。”

    “往两界山而去,该动小僧昔年留下的暗子了,最好能冲阵,杀出一段隘口来,引禅修归佛!哪怕最后只有一个人来,也请古佛能好生将他护送到灵山。”

    “佛子可要想好,这尘世间,老衲能出手的机会却不多,不说天上,恼了那剑祖,或那雷宗祖师,老衲也好,这灵山也罢,恐怕左右都讨不得好。”

    “小僧已然想得明白,天上的神仙仍旧迟疑着不肯落子,可我偏要硬开劫争,甭管彼辈想或者不想,这一局,他们都得应下!这无量劫运第二场的主,小僧一人做了!”

    话音落时,似是天机感应,又似是此一番已然势不可挡。

    无端的,东土天穹之上,怒云激荡,一时间,引动鎏金佛霞冲霄而起,随即布开三千里庆云,稳稳地悬在了灵山之巅。

    缓步走到佛殿门外。

    凛冽狂风卷动着佛子的袈裟猎猎作响,佛子抬头望天,罕有的,神情颇显狷狂。

    “天下大劫,且看一看,谁先寻到这一场的胜负手!”

    ……

    岳霆仙山,承道殿。

    元道老真人目光洞彻虚空,遥望着那三千里广袤庆云。

    隐约之间,似是有无边气运席卷而来,要往中土冲撞。

    正此时,忽地见元道老真人伸出剑指,接连点在道袍云纹禁制的九处源头。

    随即,便见气机勾连之间,老真人似是以一人之力,将整个山门的气运镇压,纵然无边气运席卷冲撞而来,五雷仙宗气运庆云却巍然不动,安坐泰山。

    随即,一道灵光兜转,便见安文子掌教拱手,立在元道老真人身侧。

    “祖师。”

    “嗯,此一番,佛门小儿辈好大的魄力啊!”

    “那祖师,吾宗如何应对?”

    “不应对就是最好的应对,仙乡的诸仙迟迟不肯落子,求得便是万全之局,若是这等局面,咱们往里面掺一脚,说是历劫而行,实则都是捡便宜的事儿。

    如今彼辈小儿擅开劫争,这便是一番乱局,这里边的凶险,便是老朽一时间也说不清楚,最好还是不去,正瑜那孩子不是在两界山么,正主有了,看戏就成。

    再说回来,宗安也好,元易也罢,这俩孩子好像都在天门峰闭关?人都闭关了,想都不用想定然是修法的紧要事,两代亲传首席都无暇赴劫运,吾宗自是无力掺和乱局。”

    话说到这里,安文子掌教已然笑了起来。

    “正如祖师所言,宗安与元易,如今具在天门峰闭关,正是修法紧要时刻,万万不可轻易打扰,故而弟子请命,欲将吾宗镇教道器悬于天门峰之上,行禁闭事,教此峰许进不许出!”

    闻言,元道老真人老神在在的点点头。

    “善!为弟子故,合该如此。”

    话音落时,又见安文子掌教低下头来,附在老真人耳边,悄声说了一句。

    老真人又颇为宽慰的点了点头。

    “这会儿一动不如一静,先盯紧了,待劫运开启之后,你亲自去,将之带回宗门,交到老朽手上,不可假手旁人!”

    “是,谨遵祖师法旨。”

    ……

    太华仙宗,主峰道殿。

    空荡荡的道殿中,掌教鸿信真人面北而立。

    他站在香炉前,将手中黄表纸擎在香烛上燃起。

    袅袅灰烟似是直通九霄。

    真人的声音疲惫且含混。

    “不肖弟子奉表祖师,盖此为非常之时局……”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