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两百六十六章 白金吐息
一本读|WwんW.『yb→du→.co
    得了辣椒后,最大的问题解决了。

    接下来是锅体、食材,还有木炭。

    本来么,方斗想要因繁就简,随便找口铁锅就行了。

    但没想到,空自若比他还讲究,弄来金锅、银锅、铜锅、铁锅、锡锅,还有其他不知名的合金锅。

    “总要多尝试几下,确定哪种锅口味最佳!”

    方斗想想有道理,前世用不锈钢,那是方便,单以导热性能来说,铁并不占优,也有用铜炉火锅。

    食材和木炭,更是空自若大手一挥,便滚滚而来。

    新鲜宰杀的牛羊肉,成片拖过来,还有各种挂着露水的新鲜果蔬。

    “毛肚呢?”

    方斗看着空荡荡的腹腔,忍不住质问。

    “下水也要?”

    空自若有些好奇,牛肚牛胃,清理不易,而且味道太大,通常都用重酱卤了,才能下口,一向是底层劳力最爱。

    “大叔,我跟你说,牛杂可是极品啊!”

    方斗说到这里,越发确定,空自若出身不凡,猪牛羊的下水,是底层百姓补充蛋白质的来源,他竟然没吃过。

    加上先前,他和农老头的对话,方斗略微有些猜出,此人应当和蜀中剑仙,有或多或少的联系。

    先前还是为了报餐一顿火锅,现在方斗想法变了,抓住这次机会,或许能得些许机缘。

    “那试试!”

    空自若又下令,让来人将牛肚收拾干净,切片装盘用冰块镇了。

    火锅开餐的地方,就定在方斗居住的小馆内。

    方斗带着空自若,来到白虎大街昴宿区的小馆时,对方有些惊讶。

    “你是释门中人?”

    方斗哈哈笑道,“混口饭吃,今天是和尚,明年或许是道士,后天又可以是读书人。”

    “大叔,你很在乎身份吗?”

    空自若笑着摇头,这般心大,看来不是三家中任何一家了。

    “东西都搬进去!”

    今天气候,格外寒冷,不多时已经开始飘落雪花,从小到大,几乎有半个巴掌大。

    方斗特地选定了凉亭,安放火锅木炭,旁边几个锅内,热汤翻滚,分别是牛骨清汤、番茄汤,还有飘了层厚厚红油的牛油汤。

    “大叔,先选那个锅底?”

    “咱们口味从淡到浓,可以吗?”

    空自若,正捧着个石臼,往里面添加辣椒、芝麻,捣弄的不亦乐乎,闻言抬头说道,“可以!”

    他自制好酱料,大半是通红的辣椒,挖了一勺送到嘴里,辣的满头是汗,“痛快!”

    方斗见了感叹,真是天生吃辣的,这才接触辣椒多久,都能空口当饭吃了。

    “方斗,你来教教我,这火锅怎么吃?”

    方斗给空自若介绍,“用筷子夹着,在热汤涮几下,就和余老三烫羊肉,火候到了就捞起来,开吃!”

    空自若当即会意,“这可太方便了!”

    火锅的‘自助’属性,很是合他胃口。

    片刻过后,空自若就吃得满头大汗,一口肉、一口辣酱,吃得满脸通红。

    旁边的果蔬,也不用下锅,待吃得口热了,随便扯几片塞入嘴里降降火。

    方斗也在闷头吃,阔别多年的火锅,第一口吃在嘴里,眼泪都快留下来了。

    这才是人过的日子嘛!

    他心里盘算着,趁此机会,总要弄些种子回去,还有番茄。

    二人坐在凉亭,对着漫天雪花吃火锅,从白天吃到黑夜,只见黑漆漆夜空下,仍旧大片洁白雪花落下。

    时间不知不觉飞逝,方斗和空自若吃得越发尽兴,耳边汤底翻滚的声音停了,一看原来牛骨汤已经熬干了。

    “试试番茄汤底!”

    略带红色的热汤翻滚,空自若尝了一口,酸甜开胃,连连点头,这个也不错。

    “还有毛肚,黄喉,鸭肠,这可都是好东西!”

    方斗匆匆一看,发现旁边还有好东西没动,急忙端到桌上放好。

    空自若微微皱眉,“这个能吃吗?”

    “能吃,保管你吃了忘不了,上瘾!”

    方斗夹起一片毛肚,片得飞薄,看上去呈半透明,在热汤涮了几下,见边角卷起就提起来。

    “呼呼!”

    方斗吹了热气,将毛肚嚼了几口眼下,“赞!”

    空自若见状,也尝试起来,入口是满眼泛光,爽脆可口,竟是别样风味。

    等方斗想来第二筷子时,却发现盘子早就空了。

    空自若胃口大开,将毛肚、黄喉、鸭肠等一扫而空,不知不觉,已经消灭半缸辣酱了。

    这里说的半缸,是用来装水装米的陶缸。

    方斗有些担心,“大叔,你还撑得住吗?”

    空自若脸色通红,“方斗啊,你这火锅,简直是人间美味,一定要传授给我!”

    “小事一桩!”

    方斗突然忍不住问道,“大叔,你身份不一般!”

    空自若眼神盯着方斗,“你看出来了!”

    “对!”

    方斗肯定说道,“你这么会吃,再加上余老三对你客客气气,我已经猜到了,你就是传说中的‘饕餮食客’!”

    空自若听完,乐呵呵笑道,“猜的没错!”

    “失敬,失敬,我敬你一杯!”

    二人觥筹交错,吃着火锅,喝着小酒,不知不觉,已经到了第二天清晨。

    眼看着盘杯都空了,这场火锅盛宴,到了收尾的时候。

    空自若开口了,“方斗,我生平好吃,却有些遗憾,没找到一生当中,拼命也要吃的美味。”

    “如今,总算找到了,就是你这个火锅!”

    “说罢,你要什么,才肯和我交换火锅的做法!”

    方斗笑着摆手,“火锅的做法简单,不值什么,大叔想学,我教你就是,不用什么!”

    空自若盯着他双眼,“这是你真心话?”

    “休想欲擒故纵,我混迹多年,人心早已看透了,一得一失的交易,才是最信得过!”

    方斗咬咬牙,“刚才听您和农前辈提及,说我肺气太弱,可否有解决的法子?”

    “这就对了!”

    空自若点了点头,“你修炼飞剑不得法,只修外法,不修内在,肺气太弱,若一直下去,最终将遭受反噬,或者咳血而死,或者肺部金化而亡,将来实力越强,后患越大。”

    “这也是旁门的通病,得不到完整的体系,修行起来总有隐患!”

    “我有一门白金吐息,切好能补上你的短板,用来交换火锅,你可答应?”

    答应,傻子才不答应呢!

    方斗喜出望外,乐呵呵答应了。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