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九十四章真面目
一本读|WwんW.『yb→du→.co
    夜色深沉。

    焦土上不断的传来好像野兽咆哮的风声,以及那些已经枯萎的树木的哗啦啦声响。

    在这般的昏暗之中,有着一队人马飞快的穿过了丛林,朝着远处飞掠而去。

    这些人,是无极堂的人。

    带队的人是自然是陆云。

    既然知道了魏公公的秘密,那么,必然是要做些什么的。

    陆云经过了半夜时间的深思熟虑,决定搞一次大的。

    首先,就是要把山河血运阵的阵法给改掉,将原本会落在太白墓里面的阵眼,改到别的地方。

    而这个地方,只有自己知道。

    到时候,整个江湖之人的汽运外加天地之间的能量汇聚,自己肯定能够再进一步。

    越过三品,进入二品!

    到时候,就足以在这大周朝呼风唤雨了!

    甚至,可以借着这个机会,再把魏公公给控制了。

    如此以来,慎行监也将落在自己的手心里。

    既然打定了主意,那便没有任何的耽搁,即刻开始行动。

    陆云按照自己的记忆,分析了整个山河血运阵的血杀以及枢纽,最终找到了一个最为合适的改变方法。

    那就是将其中两处山河血运阵的枢纽进行转意,将山河血运阵覆盖的范围人为的扩大,同时,再毁掉两处血杀,再别的地方建立血杀!

    这样,就能够把阵眼,转移到自己想要转移的地方。

    到时候,山河血运阵,就归自己了!

    “圣君,在这里!”

    一队魔教的人马在天地之间缓缓的行驶而过,很快,便是停在了一处碎裂的山体之下。

    这处山体的碎裂和其他的碎裂不同。

    这里和泰山坍塌而倒下的那个方位基本上风马牛不相及,基本上是正相反的位置。

    但是,这一座山体就是是碎裂了。

    很显然,是有着一切诡异的。

    “魏轩在这里布置了一处山河血运阵枢纽,按照我的记忆,这里必然有一处地下血池。”

    “只有容纳了足够数量的鲜血,这个枢纽才会发挥作用。”

    陆云的眉头微微的皱着,朝着四周扫过,略微观察了稍许以后,并没有看出来什么。

    迟疑了一下,他看向常雨?道?

    “想办法在这里弄出点鲜血来吧。”

    既然自己看不出血池的所在,那么便弄出一些鲜血来?让血池自己暴露。

    “是?主人。”

    常雨闻言,恭敬地拱了拱手?然后便是退了下去。

    他带着一队魔人离开了这里。

    以如今无极堂的力量,想要抓一些江湖人过来?根本就是轻而易举。

    不过半个时辰的功夫?便是见常雨押送着大概有数十名江湖人走了过来。

    “求求你们,别杀我!”

    “我愿意加入魔教!”

    “拜见圣君,拜见圣君,圣君万岁!”

    这些江湖人都是不入流的一些江湖门派?所以?他们不敢进入太白墓的最深处,只敢在太白墓的边缘游荡,想着碰碰运气。

    但是他们没有碰到运气,而是碰到了一队根本打不过的魔人。

    然后就是被带到了这里。

    这些人大部分都没有什么坚持,或者信念?一见到这种场景,就都是稀里哗啦的跪了下来?哀求之声此起彼伏。

    “真是一群废物。”

    陆云看着这些江湖人,忍不住的摇了摇头?眼瞳里也是浮现出了浓浓的不屑。

    这种江湖人,这种货色?就算是都投靠在魔教之下?也没有什么利用价值。

    无非就是充个人数罢了!

    但陆云现在不想凑人数?他只需要鲜血。

    “杀了!”

    自言自语的冷笑声落下,陆云对着常雨挥了挥手,下达了指令。

    “是!”

    常雨冷笑一声,对着那身后的一众魔人子弟们挥了挥手。

    杀!

    魔人弟子们纷纷呼啸而过,同时,常雨的身影也是化作了一道红色的血光,朝着那些有些惊慌失措的江湖人掠去。

    噗!噗!

    这种杀戮完全是一方面的,这些江湖人能够被抓到这里来,已经证明了他们没有反抗的余地,很快就是被杀了个干净。

    常雨把这些尸体扔到了这一片碎裂山体的四面八方,然后开始等待。

    鲜血流淌到了地面上,开始朝着焦土之内渗透,而随着这种渗透的同时,一些鲜血也是朝着东北方向流淌了出去。

    “在这里!”

    陆云看向东北方的时候,那里的一名魔人弟子也是大声喊道。

    咻!

    一眨眼的功夫,陆云已经是来到了那人所在的位置,低头看过去,只见那人所指的方向有着一个红色的漩涡转动。

    这个漩涡大概有人的脸那么大,一边旋转着,一边释放着红色的光晕,而那些鲜血,则是从四面八方流淌过来,进入了这个光晕之内。

    光晕慢慢的收缩,扩张,好像是呼吸一样,有些玄妙。

    “命人把这里包围,不允许任何人靠近!”

    “把这里给我挖开,我要毁掉里面的血池。”

    陆云对着跟随过来的常雨等人吩咐道。

    “是!”

    很快,便是有魔人凑了过来,开始用刀剑围绕着这处漩涡挖掘,大概挖出了有一丈深的时候,一个人的刀剑突然咯噔了一下。

    很快,随着那个洞口的不断扩大,人们便是看到了地底之下埋着的那处血池。

    这个血池大概有方圆三五丈,面积并不是很大,但是却很深。

    整个血池是用精钢所铸造的,表面雕刻着各种玄妙的纹路,这些纹路陆云也很熟悉,是山河血运阵里面的蓄血纹。

    它们能够主动感应到鲜血的存在,然后将其吸收。

    刚刚陆云就是按照这个,找到了血池所在。

    “把这个东西弄出来,再把这里填埋好,然后放到我指定的位置。”

    陆云一边打量着蓄血池,一边低声吩咐。

    常雨带着一众魔人开始忙碌,随着一阵吆喝之声传出,魔人们用绳子分别拴住了巨大的蓄血池的四周铜角,然后用力的搬了出来。

    大家都是修行之人,齐心合力的情况下,搬运一个蓄血池,并没有什么压力。

    人们就这么抬着蓄血池,慢慢的朝着远处走去。

    而蓄血池原本的地方,陆云又是让魔人弟子将其给填平了,做出的样子,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般。

    “留着人在这里看守,一旦发生任何事情,都要及时汇报!”

    陆云原本想要带着一众人离开,但是,又想到了一些事情,便对白狐吩咐道。

    他担心的是慎行监的人前来检查。

    这也不是不可能!

    “是!”

    白狐点了点头,道,

    “我会派魔人盯着。”

    接下来,陆云又是带着人们去寻找第二处血池。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第二次寻找起来也熟练了很多,不久之后,又是有着一座血池被从地底深处挖掘了出来,并搬向了远处。

    到此为止,两处枢纽已经是被彻底的改变位置。

    这时候天色已经慢慢的亮了。

    明媚的阳光从天空之上倾洒下来,照耀在了这一片焦土之上,给人们一些暖洋洋的感觉。

    风也似乎比昨晚上变的温和了一些。

    忙碌了一晚上的魔人弟子们在常雨的安排下开始休息,陆云则是和白狐商量着如何改变血杀的位置。

    血杀,是在太白墓之内的。

    想要毁掉原本的血杀,就意味着要进入太白墓里。

    但建立新的血杀的事情,却是要在太白墓外面安排的。

    这两件事情都至关重要,陆云正在思考着人手的分配。

    “主人,建立新血杀的事情,其实相对来说比较容易的,奴婢觉的,可以让常雨带着人负责。”

    “以无极堂现在的情况,如果暴露了的话,也正好能够吸引不少的江湖人是去攻击他们,正好,杀之,做血杀!”

    白狐目光里带着冷冽,盯着陆云,娇滴滴的说道。

    虽然这个声音娇媚的让人浑身发热,但是里面蕴含着的森然意味,却是格外的浓郁。

    让人遍体生寒。

    “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

    陆云并没有认为这个办法有任何的不妥,相反,他很赞同。

    以无极堂的恶名来吸引江湖名门正派,绝佳!

    “但是,那些名门正派,很有可能会视而不见!”

    不过,这时候,一直保持着沉默的苏戎,却是突然说道,

    “所有的人都在盯着太白墓,想要从里面找到太玄经,就算他们知道了魔人在外面活动,恐怕也不会出手!”

    “这些名门正派的家伙们,在真正的诱惑面前,可从来都分得清主次!”

    “你说的很对。”

    陆云对苏戎意见很是认可,同样的,刚刚他也想到了这种可能。

    他正思考,该如何让这些名门正派离开太白墓!

    除非是比太玄经还要更有吸引力的东西?

    “我需要柳秋絮和迦叶和尚的配合。”

    陆云很快便是想到了办法,他低声吩咐道,

    “我们也进入太白墓。”

    “是!”

    陆云并没有说怎么样让柳秋絮和迦叶和尚配合,白狐和苏戎也根本没问,两人都是点了点头,然后跟在了陆云的身后。

    “主人!”

    常雨发现了三人的动向,急忙是赶了过来。

    “你带着人,在我告诉你的位置做好引君入瓮的准备,血杀陆续开启的时候,我也会把太白墓里面的名门正派给想办法带出来,送到你的面前!”

    “杀光,明白吗?”

    “明白!”

    常雨点了点头。

    经过在焦土上的这些历练,常雨的本事又提升了不少,再加上实力已经突破了四品悟道境界,他做事的底气也比之前足了不少。

    脸上没有任何的忌惮。

    “我们走!”

    陆云对着白狐和苏戎笑了笑,带着他们离开了这里。

    逐渐的走出了魔人的视线,陆云并没有立刻进入泰山,而是停在了一处比较隐蔽的荒林之中。

    “主人?”

    白狐和苏戎都是有些疑惑。

    “进入太白墓以后,我需要以真面目示人,所以,要提前让你知道。”

    陆云转头,看向了苏戎。

    然后,在后者紧张的注视之下,缓缓的摘下了黑色的鬼面具。

    “你……主……”

    苏戎看着那张熟悉的脸庞,突然之间有种惊雷滚滚的感觉。

    陆云,那个震雷宫的天赋异禀,忠义正直之人?

    就连自己,都一直对这个家伙钦佩不已!

    怎么竟然是……魔教的圣君?

    是用血生种控制了自己的那个人?

    “你……”

    恍惚了一瞬间,苏戎的面色变的难堪无比,甚至还有些发紫,她用力的抱住了脑袋,这身子也是忍不住的颤抖了起来。

    这一刻,血生种带来的强大作用,驱使着她要给陆云跪下。

    但是,她的灵魂深处,仅存的一些理智,以及因为看清楚了陆云的真面目,而带来的愤怒和怨毒,又让她僵持了下来。

    “是你……一直都是你!”

    “徐莽元的那件事,也是你……”

    苏戎是探案所的人,当年也是探案所里的佼佼者,很快便是想明白了很多的事情。

    包括当初陆云来找自己,告诉自己外面的事情,最终让自己发疯一般的去找徐家复仇!

    自己自爆了本印!

    等等。

    好像很多的事情,都和陆云有关!

    包括暗夜阁!

    “你还要控制暗夜阁的人?!”

    “你……好阴险!”

    苏戎仅存的一些理智,让她紧紧的咬住了牙关,而那面庞上的神色,也是变的更加的难堪,一双眸子里,也迸射出了浓郁的血丝。

    “混蛋……我要杀……杀……”

    更让苏戎无法接受的,是陆云利用自己,和那么多人,做那种事情?!

    这家伙,根本就没有把自己当作一个人!

    她这一刻,真的想杀了陆云!

    但是,在血生种的强大作用下,她死死的盯着陆云,那最后两个字,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跪下!”

    陆云一直就这么看着苏戎,看着后者的表情。

    这是他早就预料到的。

    他并没有在意。

    同时,他也想看看,当自己的真正面目暴露的时候,血生种能不能把对方心里升腾起的那些怨恨和不甘给压制住!

    如果不能,他会在现在就杀掉了苏戎,以绝后患!

    然后,以后对付徐莽生,常雨等人的时候,还会再小心一些!

    不要轻易暴露自己得真面目!

    而如果能,那就意味着,被种下血生种的人,即便是知道了真相,也会依旧做自己的奴隶。

    他就可以更加的肆无忌惮了!

    “跪下!”

    苏戎似乎依旧有些僵持,膝盖微微的弯曲下了一些,但并没有真的跪下。

    陆云又是低声喊了一句。

    “啊……”

    苏戎的眼睛彻底的被血红所充满,双手抱着脑袋,发出了痛苦的哀嚎!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