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一十七章 分支
一本读|WwんW.『yb→du→.co
    送走了一群隐形的守护者,冯雪看着越发漆黑的天空,临近黎明,夜色却越发的深邃,就在这个时候,冯雪的耳边忽然响起了骰子的声音。

    “骨碌碌……”

    冯雪听到这声音,想也不想立刻打开角色面板,随后就看到了上面的一行行文字

    大妖连夜造访了其他兵工厂,确认没有问题之后,终于回过头来思考这次的事情,进行一个福缘判定。

    福缘:5765成功

    虽然大妖想要找人族泄愤,但是理智告诉他,自己还有着重要的使命,于是他决定先把这边的事情告知??,这将会花费1d6天的时间。

    暗投……1d61

    大妖将会在?天后回到浮玉山。

    ……

    “……”冯雪来来回回把面板上呈现出的文字读了好几遍,然后叹了口气。

    首先,吕林他们应该是安全的,毕竟现在大妖应该已经不在浮玉山了,但相对的,大妖回归的时间是暗投,因此是未知的。

    而出于对自己运气的不信任,冯雪觉得还是按着1天后就回来的情况去准备吧。

    相比于这个期限,冯雪更在意的反而是前后描述中的一些关键点。

    首先,从他回来到现在过去不到六个时辰,大妖却检查了其他兵工厂,这意味着浮玉山周边应该不止一个这样由化形程度极高的妖族组成的打铁村落,再加上自己随便找了一个就碰到大妖,其他村子里很可能也有大妖坐镇。

    哪怕只有三个兵工厂,那也是三名大妖,再加上数万杂兵,想想都觉得头大。

    而在这之后,提到了大妖身上肩负着“使命”,这毫无疑问的说明了大妖并不是个人行为,不是一个或者几个想要建立妖国的野生大妖跑出来攒家底,而是有组织有计划的巨大阴谋。

    再后面说的汇报,更是意味着,大妖之上,还有一个存在作为统领,这个存在也许是拥有某种高贵血脉的顶级大妖,又或者,干脆是一位金仙?而在这个存在上面,又是否还有更高层的存在?

    这些东西想一想就让冯雪感到有些目眩,总觉得自己无意间又捅了个大篓子。

    不过反过来想想,妖族的大计划,虽然不知道究竟涉及多大的事情,但让大妖都觉得肩负重任,连怒火都不敢发泄就匆匆离去的使命,怎么想也不是一城一池的得失。

    就像人族全族,在凡间活跃的长生境恐怕也不过两手之数。而其他在漫长岁月中积攒出来的长生高手,基本都在山门、福地中追寻着“道”的痕迹。

    不是说人族修士无情,只是成仙这条路实在是过于漫长,真正修得长生的人族,无一不是十几岁就开始静心修行,潜心练气,等到长生有望,少说也有五六百岁了,这时候凡间认识的人都死干净了,自然也谈不上有什么感情,有需要的时候知会一声,哪怕是出于种族大义,他们也会出手相助,但想让他们常驻人间,这却是极不现实的。噺⒏⑴祌文全文最快んττρs:/м.χ八㈠zщ.còм/

    说句不好听的,人族现在超越长生境的打手,有九成以上,都是挂靠过来的外族。

    哪怕蜕凡境修士靠着法器、法术和一些神道层面上的援助,能够力敌大妖级别的妖怪,但那终究需要大量准备,比起这些,人族抵抗外族入侵更常用的,还是用气运去抗说白了就是拿人命削对方的运。

    这也是为什么火云洞中一直以来都在以各种方式研究提升人族低端战斗力的方法,然而至今为止,成熟的体系只有阴差无常、功德金身、三皇法器等聊聊几项。

    阴差无常战斗力达到了长生之下的天花板,黑白一组便能压制大妖,但也只是围困有余,杀伐不足。

    功德金身以天道功德为引,人道功德锻体,万劫不磨,万法不侵,实力直达金仙上层,但消耗甚大,凭个人几乎不可能积攒如此功德,如今也只是作为人族底牌,若是到了生死存亡之刻,伏羲便可逆转功德池,以人族数十万年之积累,硬生生灌出上百个金仙级战力。

    至于三皇法器,常态便可对大妖形成压制,完全催动可斩大妖,并短时间内压制妖王金仙,如今已经在各大城市的三皇庙普及,只是需要长时间蕴养,受十年香火,也不过能够全力催动两刻钟而已,更多的还是作为镇压之用。

    比起以上三者,冯雪的练气士之法有机会成为第四,也是最容易普及的一套,只是如今刚刚达到炼气化神,战斗力方面也就是明心境左右,法力方面还有不如,想要达到火云洞中期待的水准,恐怕还要更进一步才行。

    ……

    冯雪在城门口踱着步子,直到天色渐白,方才抬起头来,先是给“隐形的守护者”们发去一条信息,让他们留意那个光头大妖是否出现,然后便一头钻进了办公室。

    “小师叔,你今天起的好早!”看到冯雪,整理着文件的徐琴立刻抬起头打了个招呼,她昨晚一夜没睡,不过在修士的体制下,倒是没显现出什么困倦之色。

    “嗯。”冯雪应了一声,没有废话,而是拿了一张纸开始打起了草稿。

    虽然他可以凭借意念在纸上打字,但是有些东西,还是要手写出来才更有感觉。

    其实冯雪现在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要写点什么,只是这种时候,却又不得不写。

    金手指投出来的情报不好直接说,冯雪犹豫了一下,用吕林他们做了一层掩饰,然后又找了几个还算说得过去的论据组成一个证据链,这才让整篇报告变得有了那么一点说服力。

    “希望大佬们看到是我写的,能够重视一点吧。”冯雪把稿纸放在一旁,又修改、润色了一遍,这才拿起纸来,默默嘟囔着。

    “小师叔写了什么?”徐琴看到冯雪慎重的将一张写满文字的纸装进信封,又用三皇法印盖上封漆,立刻递出话头。

    冯雪闻言,却是摇摇头道:

    “我之前把思路整理了一下,发现这次的事情不太对,所以写了一份报告,打算送到火云洞去……”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