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因为无知
一本读|WwんW.『yb→du→.co
    “夏兄,你怎么看?”见他不作反应,魏无双忍不住问道。

    夏凡微微一笑,“我在想,与其胡乱猜测,不如问一问知道的人。”

    “啊?谁会知道?”

    他抬起手,朝店小二招了招,“小二,麻烦过来下!”

    “嘿,来咧!”

    夏凡把头一偏,“看,知道的人来了。”

    魏无双不由得张大嘴,一脸讶异道,“你觉得……这茶馆的小二能知道士考的内幕?”

    “其实我一开始就很奇怪,为什么一个建在半山腰的偏僻村子,中心处会有旅店和茶楼?”他放下茶杯,将自己心中的疑惑缓缓道出,“既不靠近大城,又没处在交通要道上,如果不是举行士考,谁会没事跑到这里来打店投宿?纯赔本的买卖,这天下应该没人愿意做才是。”

    “呃……”魏无双也愣住了,“你说得好像确实有道理。”

    “看这青砖地板,少说也有几十年了,不太像临时砌出来的。这店子之所以能维持这么久不倒,必定是有其他收入来源支撑着。而不在乎账面盈亏,愿意把钱投在这种地方的,你猜会是谁?”

    “莫非……是负责举办士考的枢密府?可就算如此,跟店小二又有什么关系?”魏无双依旧不解。

    “科考只需要一张卷子一支笔,武考只需要一块空地和武器,两者基本都不限地点,那士考呢,总不至于随便找个地方都行吧?否则枢密府也不会大费心机的把大家召集到这个偏远小镇里来了。”夏凡循循善诱道,“毕竟从办公和行政成本上来讲,去大城市总是最优选项,这也是为何两考最后一试皆定在京畿的原因。”

    “行政……成本?”同乡艰难的重复道。

    “咳,不必在意用词,你理解成举办一次所需要的开销与获利之差就行。”他伸出两根手指,“总之,以上不难推断出两点,能举行士考的考场具有一定特殊性,数量应该不会太多;而要维持这样的考场,则需要源源不断的供给银钱。”

    “枢密府虽然极其重要,却也不能胡乱花钱,他们长期维持着青山镇不倒,必然不会只是为了这一次考试。换而言之,这里应该举行过多次士考了。”夏凡最后下定论道,“如果店小二是当地人,那么他应该也经历过类似的阵仗。”

    魏无双一时说不出话来。

    “二位客官,不知有何吩咐?”谈论间,店小二也来到了他们桌前。

    夏凡先点了份卤牛肉,接着话题一转,装作不经意的模样问道,“对了,你在这茶馆待了多久了?”

    “回客官,我小时候就在这儿跑腿了,少说也有十几年呐。”小二热情地答道。

    “平时的生意应该没这么火爆吧?”

    “您说得没错,上一次这么忙大概还是五六年前。”

    “那时候来的也是像我们这样的人?”魏无双连忙追问。

    对方笑了笑,却没有立刻回答。

    夏凡恍然,看来这是经验丰富啊……他咳嗽两声,指了指腰间。

    魏无双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他从腰包里掏出半角银子,放在桌上。

    小二顿时眉开眼笑,用袖子微微一扫收下银子,“应该差不多吧。我记得他们谈论的话题也都是士考啊咒法啊之类,当然具体的我也不太明白。”

    魏无双顿时激动起来,“那你知道他们考核的内容吗?”

    对方再次闭嘴。

    这回不需要提示,同乡已经将另一个银角推到了他手中。

    “老实说,不太清楚。”小二乐道,“他们说的那些东西,我可不敢去碰。而且那群人大多是深夜活动,还专门往后山里钻,大家连避开都来不及,又哪会凑上去问个究竟啊。要说镇里有人知道的话,大概也就那几个老猎户吧,据说当时有人请当他们当向导,一晚上就挣了十多两银子。”

    魏无双正准备再套腰包时,夏凡却按住了他,“行了,你去忙吧。”

    “好嘞!”店小二应道。

    “等等,我还想……”

    “看看周围。”夏凡打断了魏无双的话。

    后者这时才发现已经有好几桌人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尽管他们仍装作吃吃喝喝的模样,但扫过来的目光明显变频繁了许多。

    “小二,这边这边!”见店小二转身,立刻有一桌人喊了起来。

    “看吧,没必要把钱都花在这上面。”夏凡捏起一粒花生扔进嘴里,“既然其他人愿意掏这笔钱,还是把机会让给他们好,只要我们能确定这里不是第一次举行士考,那么问谁都差不多。何况我们能想到这一点,枢密府也一定能想到,监考官不禁止我们和当地人交流,那么必定有不提前泄题的把握。问多了,反而有可能对我们不利。”

    魏无双皱眉思索了下,才猛地抬起头,“你是指——钱银?”

    “十两银子不算少,却也绝不算多。”夏凡点头道。按照粮食购买力来换算,这个时代的一两银子,差不多在五百元左右。十两现银对他和便宜师父来说是一笔掏不出的巨款,但对大家族弟子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为什么进入小镇前只能携带这个数目,恐怕也跟考试有一定的关系。刚才那人不是提到了吗?请个当地向导就花去十几两银子,这已是好几个人凑钱才够着的数目。”

    “这……倒是我没想到的地方。”魏无双半天才叹出一口气来,“不知兄台的尊师是哪位高人?”

    “高人?”夏凡脑海中不禁浮现出了便宜师父的形象——一个逢人就说你印堂发黑,我能替你消灾解难的中年大叔形象,“连士考的参考费都凑不齐,还需要弟子自己先垫着,你是不是对高人有什么误解?”

    “但兄台的见识实在让我叹为观止,我从小混迹商铺,自认对钱财颇为敏感,可比起你还是差了许多。”魏无双佩服道,“如果不是尊师的原因,那么你之前一定闯荡过很多地方。”

    夏凡不禁想笑,他跟着便宜师父确实在不少地方待过,但那绝不是闯荡,而是漫无目的的流浪。

    算上两世经历的话,那就更多了。

    只是他自然不会把这些告诉对方。

    另外,令夏凡察觉出异样的地方并不止茶馆一处。

    比如当地人的反应。

    青山镇的居民最多也就一两百人,而考生则足足有四百之多,如果一大群外人涌入这片封闭之地,必然会带来抵触和防备。但他逛了一圈后发现,当地人的表现也太自然了点,该干嘛干嘛,甚至还会和考生打招呼,就好像……早已习惯这样的事一般。

    “你家是开商铺的?”

    “大碗粮铺就是我家的店面。”魏无双答道。

    “噗,”夏凡差点被呛到,这不是凤华县生意最好的那家粮铺吗?而且店家还会偶尔发放一些救济粥,师父就经常去占便宜。能在启国开粮店的,就算不是世家门阀,那也不是普通的商人小贩了。

    “兄台见过?”

    没见过才怪,那可是县里最中心的位置了。夏凡白了他一眼,心中已将对方划入了资产阶级敌人一栏,“嗯,算是。”

    “嘿嘿,等士考结束,我一定请夏兄在凤华县好好吃一顿。”

    “不,有这一顿就够了。”夏凡站起身,朝他拱了拱手,“多谢。”

    “……等,等下,”魏无双一时没反应过来,“你不愿意和我——”

    “合作吗?”他摇摇头,“你其实有一点说得没错,那些门派和世家弟子优势远大于散户,就算能通过士考,名次估计也不会太高。因此对于你而言,最好的选择是故意失败——进不进枢密府对你影响都不大,而因为考核落选,你老爹应该也无话可说。回到凤华县,你还是家里的二少爷,一辈子衣食无忧,至少比分配到某个城镇,最终死于某次邪异要强得多。”

    “所以快点回家吧——”夏凡说到这里挥挥手,“当一个生活平淡乏味的富二代不好吗?”

    他看得出来,魏无双并没有必须通过士考的决心。

    后者的脸明显涨红起来。

    有那么一瞬间,他以为对方会恼羞成怒,破口大骂,但最终魏无双竟生生忍了下来。

    这可不常见,夏凡暗暗称赞了一声——十五六岁到成年这段年龄的男孩,最看重的就是面子,啥都能丢,唯面子不能丢,说白了就是爱逞强,喜欢钻牛角尖。然而对方却在不服气之余,正视了自己的内心。

    过了半刻,魏无双才开口道,“那你呢?你和我一样难以取到好名次,难道你就不怕吗?”

    “谁说的,我可在乎自己的命了。”

    “那为什么……”

    “因为无知吧。”夏凡轻轻叹气。

    “无知?”魏无双满脸的惊讶,他实在无法把眼前这人和无知联系在一起。

    因为对这个新世界一无所知,才会想要近一步去了解。夏凡清楚,心中的违和感正是来自于现实与常识的对立,来自于陌生环境的反馈。如果他这一生只是普通人也就罢了,可他偏偏具有天赋,为便宜师父还债不过是个引子,就算没有出这档子事,他也迟早会走出这一步。作为管理一切异象的枢密府,无疑是一个理想的平台。

    何况对于接受过系统教育的他而言,求知解惑已成为了一种刻入灵魂的本能。

    不过这些就算说出来,这世上的人大概也无法了解吧。

    他摆摆手,转身朝外走去。

    一年之期已到,二目小小再次归来!

    新书背景东方奇幻,架空历史。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