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考核内容
一本读|WwんW.『yb→du→.co
    不过夏凡并没有直接离开茶楼,而是停在楼梯拐角处,一直等到店小二送来新点的卤牛肉,才叫住对方,将牛肉装进了自己的口袋。

    面对客官的古怪要求,小二倒也没有太多疑虑,毕竟他之前和魏无双同坐一桌,而后者依旧呆坐在自己的位子上。

    “打包”走牛肉后,夏凡才不紧不慢地出了茶楼——如此一来,连中午饭都省了下来。

    反正同乡亲口说过别客气,想吃什么自己点,而他也相信魏无双不会介意这一盘凭空消失的卤牛肉。

    老实说,他对这个年纪轻轻的少年评价并不坏,心性不差,在羞恼之余还能正视自己,这已是难得,何况家境还颇为殷实,若拉拢上以后在凤华县的日子必定好过许多。可惜他说的也都是实话,既然是因为家里的强迫而参加士考,那么完全没必要去冒那个险。

    师父曾反复叮嘱过他,对付邪异是一件严肃的事情,如果没有下定决心且做好万全的准备,绝对不要轻易介入其中。

    从便宜师父平时只处理些小鬼小魅,一遇到枢密府方士就避而远之的作风来看,他十有八九没有骗自己。

    待到下午,监考官终于将所有人召集到小镇中央,告知了此次考核的内容。

    其主题竟意外的简单,只要在限定时间内摘满一瓶灵火之源即可。

    所谓的灵火,则是民间泛称的“鬼火”,其源头晾晒研磨后可当做几种方术的释放药材,算是比较容易制得的东西。

    夏凡当然不会站出来说这现象应该叫磷火,燃烧的是磷化氢,产生自腐坏的人体骨骼——因为那些粉末确实可以引发一些神奇的现象,并且具有可重复性。而后者偏偏是科学实验中最重要的一则信条。

    他的常识在这里不起作用,或者说,在以另一种他不知道的形式运行着。

    正因为灵火不算稀罕,采集起来也十分容易,带上一把铲子往下挖便是,因此主考内容一出,人群中顿时响起了一阵骚动声。

    也无怪考生讶异,就算是普通人,只要胆子够大,都能轻易办到此事。

    监考官丝毫不理会大家的议论,径自揭开身边的红绸,露出了下方盖着一块告示牌与一张长桌。

    桌上摆放着一大堆瓷瓶,显然便是士考所要用到的容器。

    告示牌上的墨字则是对考核细则的进一步说明,但总体而言也十分简洁,仅有三条。

    「一、士考时间为七天,期间不得离开青山镇。」

    「二、禁止干涉村民的日常生活。」

    「三、不可谋害同期考生。」

    “违反以上任意一条规则的考生,将直接判定为不合格!”监考官大声说道,“那么,大启国第十期士考就此开始,祝各位考试顺利!”说罢转身即走,完全没有给大家解释的意思。

    “等等,七天?”众人顿时哗然。

    “一天就能搞定的事,为什么要留这么长的时间?”

    “那岂不是人人都能合格吗!”

    “管他的,先把瓶子拿了再说。”

    这句话像提醒了大家一般,场面一时变得极为混乱,排在前面的拿到瓶子不出去,后面的则挤不进来。甚至在推挤过程中,有好几个瓷瓶从桌边滑落,摔了个粉碎。尚未拿到的考生生怕自己因为没有瓶子而失去资格,推挤得更为用力,有人不慎摔倒,眼看着就要演变成一场踩踏。

    “都给我住手!”

    忽然,一个清脆的声音响彻全场。

    只见一名女子跃上长桌,拔出腰间的木剑,做出一个即将下劈的姿势,“谁再动一步,我就把这些瓶子全部敲碎!”

    骚动顿时为之一滞。

    甚至没人提出质疑——因为他们确实发现,规则中并没有不准破坏容器这一条。一旦她真那么做了,会不会犯众怒另说,他们没法完成考核却已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师妹,你这是在做什么?”

    倒是一名和女子穿着同样服饰的青年男子站出来焦急道。

    “当然是维持秩序啊。”女子露出一个好看的笑容,随后将剑朝人群中点了点,“那边那位,麻烦将摔倒的人扶起来!还有你,和你,都扶一下人!”

    “我凭什么听你的?”有人不忿道。

    “嗯?”少女将手中的剑下压了几分。

    压力瞬间转移到了抗议者身上,在众人的灼灼目光下,被点名的考生乖乖朝跌倒者伸出了手。

    “很好!其他的,一个个上前,到我这儿领瓶子!放心,这桌子后面还有好几箱瓶子,数量绝对够。师兄师弟们别愣在那儿,过来帮我一把。”

    简单几句话,就将一场可能的踩踏消弭得无影无踪。

    被挤在人群中动弹不得的夏凡总算能缓过气来,他一边顺着人流向前,一边好奇的望向那名女子——她看上去个头不高,顶多十五六岁,面容仍未脱去稚气,却已经有了美人的底子。特别是一双大眼睛显得格外灵动,宛如一捧清泉。

    而她穿着的那身锦袍,也同样引人注目。淡蓝色的布料一看便知价值不菲,双肩位置还各绣着一对羽毛花饰,其纹路根根毕现,仿佛跟真的一样。再看看那些和她身穿同样服饰的考生,便知道这伙人正是魏无双口中的“世家弟子”。

    “他们是……幽州洛家的人?”

    “朱雀双羽,应该错不了。”

    听到身边的人低声议论,夏凡忍不住插话道,“嘿,这位兄台,洛家名气很大吗?”

    “你连洛家都没听说过吗?”那人怀疑地看了他一眼。“人家可是士考大户,每次都有合格者对他们而言根本不算什么,前三名基本会有洛家一个名额。”

    “对了,我之前还听说,洛家这代天才弟子颇多,其中一名女孩更是天赋卓绝,说的莫非就是她?”另一人接话道。

    “不会吧……这举动也太莽撞了点,不像是天才所为。你没看到她师兄也对此举极为不满吗?”

    “的确,如果她不是洛家的人,这次士考就算到此为止了。”

    “呵,得罪了那么多人,就算她是世家弟子,接下来几天也不一定能安然无恙。”

    夏凡倒对这说法不以为然,对方之所以能瞬间控制住场面,跟她的身份毫无关系。关键在于她抓住了考生们的命门,才能以四两拨千斤之势,用短短几句话将众人震慑得动弹不得。

    哪怕换成一个普通人,只要注意到了这其中的关键,亦能做到这一点。

    有了维持秩序的人,场内的流动反而变快了,不一会儿,排在后面的夏凡便领到了自己的瓷瓶。

    而这时那名少女也早已下了桌子,被她的师兄叫到了一边。

    从两人的神情看,似乎有些争执,不过男子脸上更多的并非恼怒,而是担忧。

    远远经过他们身旁时,夏凡还听到了几句对话,显然两人并未刻意压低声音。

    “……你应该清楚,参加士考的不止我们一家……”

    “斐家、方家都在看着我们,还有宫里的人……”

    “师兄,我知道的。”

    “那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我们都会进入枢密府……而枢密府最大的职责,就是维持这世道的秩序,提前适应下也没什么不好的。何况——”说到这里时,她偏过头来,像是知道夏凡能听到这番话一般,朝他笑了笑,“那时候我们正处于旋涡中心,一味袖手旁观的话,说不定也会被混乱所波及到喔。”

    看来小姑娘五感也挺敏锐嘛。

    夏凡在她善于洞悉的评价后面又加了一条。

    你们既然不压低音量,那我自然也不算偷听——回了个理直气壮的微笑后,他将注意力重新移到了考试内容上。

    手中的这个瓷瓶呈纯白色,底部有枢密府的烧印,应该是为士考专门准备的,其个头差不多有矿泉水瓶大小,想要把它装满显然需要不少骨粉——不对,灵火之源。考虑到参加此次士考的人数在四百左右,那灵火之源的总量便有些惊人了,如果没有一大片墓地还真不好搞定。

    问题在于,青山镇就这么点大,哪怕把居民都埋了,估计也凑不出士考所需的数目来。

    当然,既然是考试,那么一部分被淘汰也是正常。看来考核首先检验的,应该是考生的信息搜集能力了。

    夏凡也注意到,在大部分参考者还在质疑考试内容的时候,已经有一小撮人悄无声息的离开了中央区域。恐怕这些人已经意识到,谁能先找到青山镇的灵火地,谁就能抢占先机——而询问当地人,或是请他们带路,都是上佳的选择。

    不过思索片刻后,他最终还是选择先去旅店。

    如果士考只有一天,那么他肯定也跟着这一小撮人去了,可偏偏监考官给了七天时间。换句话说,接下来的食宿很可能都得由他们自己解决,而那间规模不大的旅店怎么看都不够给所有人住的,能塞下一百个就算不错了。由此可见,客房必定是稀缺资源,大多数考生估计都得住到外面的那些破屋子里去。

    作为一个流浪经验丰富的“过来人”,夏凡深知一间舒适的房子和一个仅能遮风挡雨之所有多大差别。若说蚊虫骚扰只是让人无心睡眠的话,那么各种毒虫和蛇就是实实在在的威胁了。况且他们如今身处于半山腰上,周围又被森林覆盖,昼夜温度和湿度完全可能由于一场大雨而变得截然不同。万一染上风寒,别说坚持完成士考了,就连活着回去都是件难事。

    因此他决定先租间屋子住下来再说。